李君把刘诗雯送回到住处,李君一进到房间,就开刘诗雯的玩笑:“要不要我帮你放洗澡水?”言语中充满调侃的意思。刘诗雯说:“你还好意思提,那次吓得我腿都抽筋了,看见底下飘着一条黑色的东西还带花纹,你在外面还说那些吓人的话,你怎么那么坏啊”。又想起那时候,脸上不由得起了两朵红云。李君看着刘诗雯大波浪的卷发掩着左边的脸颊,长长的睫毛下的丹凤眼低垂,脸上的红晕让刘诗雯看着分外的妖娆,忍不住的把刘诗雯抱在怀里,刘诗雯象征性的反抗一下,就像个小猫一样的顺从,缩在李君的胸前,任由他抱着自己,心如鹿跳。李君搂着刘诗雯柔软的腰肢,刘诗雯感受着李君的男人的气息,两个希望就这么抱着,时间再也不要过去。不用在面对那么多的烦恼。

  李君有些迷醉,他暂时忘却了那该送的外卖,该演的小提琴,欠下的债务,这些在这一刻,都忘记了。他闭着眼睛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和温暖,让一直以来紧绷的神经放松。多年以后他才知道这个味道,是一种叫家的味道,而为了找回这种味道,他却需要历经千辛万苦。

  “差不多就行了,你们还要这样多久”。两个人一听到有人说话,赶忙的放开,原来是徐琳站在门口,鄙夷的看着他们两个。“你们亲热门也不关,真是可以”。刘诗雯听着徐琳说的难听,就跑过去要挠徐琳的痒痒,徐琳最怕痒,急忙弯腰躲避,两女的闹作一团。最后徐琳大叫啊哈哈别闹了,我投降哈哈别....刘诗雯这才罢手。

  “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敲门”。刘诗雯问道。

  “我来半天了,看着你们抱的那么起劲,也不忍心打扰你们,还让我们海选男朋友让我们空忙一场,唉原来正神早已在身边,还瞒着我们”。其实徐琳也就刚到,去故意说成是到了半天的样子。

  “看你还说,我挠你”刘诗雯被她说的不好意思,就作势要挠徐琳的痒痒。徐琳急忙跑到沙发上拿个靠垫护在胸前。看到刘诗雯不再进攻了,才对着李君说:“你是那个秧歌队的,怎么把我们家小文整的像只猫一样温顺,是哪路神仙,快从实招来.”李君看着徐琳柔弱的样子却要学做山大王,感到有些好笑。就冲徐琳笑了笑,给徐琳拿了鸡尾酒,给刘诗雯拿了可乐。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想起了一个笑。就对徐琳说:“一只公鸡下了个蛋,过一会去找却不见了,你猜这蛋去哪里了”。

  徐琳是冰雪聪明的,只楞了一下,就很快反应过来,原来李君是绕着弯子在骂自己多管闲事,还偷看人家亲热。“你真嚣张,你知道得罪了女友的闺蜜是很麻烦的。”说着还抱着刘诗雯,表示她们关系很亲密。刘诗雯只是吃吃的笑。徐琳看着刘诗雯不帮自己,不由感叹,“已有情郎,闺蜜扔过墙,原来是一点都不是说谎的”。

  刘诗雯说:“你林妹妹是个出名的才女,怎么也有落下风的时候呢”

  又说,“你这么晚了还过来,有什么事情吗”“我看见你一天没见了,就想你了呗,没想到自己风流快活,却让我在外面吃风。”

  “云心让咱们去他们的招待会,你又不喜欢去,只好我们自己去了”刘诗雯说。“那招待会有什么可去的,你就是喜欢热闹,本姑娘还是喜欢清静一些的好。”又问那个招待会好玩吗?刘诗雯看了看李君,眼中满是骄傲的意思,先是摇摇头,又是点点头。徐琳看刘诗雯又是摇头又是点头,有些一头雾水,说:“到底是好玩还是不好玩,你倒是说话啊,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眼睛里还涂了蜜似的看着这个人,我想吐,呕呕”。装作要吐的样子。

  刘诗雯说:“说不好玩呢,是因为确实没什么劲,说好玩呢是发现了一个艺术家。”说着指指李君,男朋友有才华,自己有面子当然要给男朋友给抬高一些。

  徐琳张大了嘴:“艺术家?就他?,他不是就打麻将很厉害吗,难道在招待会上打麻将打成了艺术家?”刘诗雯有意的让李君露脸,因为这个徐琳家的背景也是很硬的,她不愿自己的男朋友被别人看低,就对李君说:“给林妹妹也看看你的本事,她的眼光可高的很”。李君摆摆手,表示没有小提琴,没法演。刘诗雯说:“在车里呢,下午的时候你走的急把小提琴也给带了出来了没还给人家啊”于是李君到外面车里取了小提琴,给二位美女要演奏一个包场的独奏。

  刘诗雯却站起身来,拿了红酒,给三人都倒了一杯,他们坐在沙发上看着李君的演奏。李君一曲演奏完毕,徐琳拍着手说:“难怪小文这么高的眼光,一百多人里面谁也看不上,原来是早就已经收了房了,倒是瞒得我们好苦。徐琳说的难听,刘诗雯也不以为忤,甜甜的看着李君笑,李君喝了点红酒润了润嗓子说:“也别太崇拜我,我就是一卑微的沙尘”。

  刘诗雯想起了徐琳家的背景,就问徐琳:“有没有办法很快能够赚到一大笔钱”。徐琳夸张的看了看刘诗雯:“你不是要结婚吧,这太快了”刘诗雯说不是,是有别的用途。“什么用途,你手里有那么多钱还不够吗”。刘诗雯说:“远远不够,差的很多很多”这下惊着了徐琳:“到底什么事情啊,要这么多。”“你别管了,反正有用”。徐林说:“你知道的,我对赚钱什么的不感兴趣,要不早就听我们家老爷子去接他的班了。”又说,“我可以问问,但是我对这个真不感兴趣,也不一定问的到。”“只要你去问就好了,你们那么大的家业,问这个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刘诗雯就给徐琳戴高帽子。

  5看正1版;章节上酷*@匠网%

  徐琳夸张的看着刘诗雯:“这个女人中毒已深,不可药救了,爱情的力量真的这么大?”说完还摇头。刘诗雯搂着徐琳,什么时候你也是我老公,他直排第二,你做大他做小,行了吧?”徐琳也知道刘诗雯开玩笑,对着李君说:“你是做小的,要叫我姐姐的,给姐姐倒酒去”。李君不跟着他们胡闹,帮她们都倒了酒。就说天不早了,自己先回去了。刘诗雯心疼他,就说:“车你开着吧”,说着把车钥匙给了李君。

  李君走了以后,徐琳看着刘诗雯说:“你不是一时昏了头吧,他的情况你了解吗,别到时候出点什么事情不好收拾”。刘诗雯知道她担心自己被骗,是好心,现在的人心险恶,自己也听说过好多人做局,很有耐心,一个局可以做好几年,直到你上套为止。刘诗雯对徐琳说,他爸爸以前和你爸爸他们应该是做同一行的,你可以帮我问一下,他爸爸叫李虎恩,徐琳点点头。然后对刘诗雯说:“我们去睡吧,好几天没有和你在一起,我都想你了..,一时间房间里面充满了莺歌软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