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股票市场,自从出生以来一直是一个怪胎。而这个怪胎的管理者还在制造更多的怪胎。就像是马季演的相声推销员那里边说的一样,“如何保持我们的销售量呢,就是不停的换换牌子”。上海开了第一个,然后是深圳,再后来是中小板,再后来是创业板,再后来是三板,再后来是新三板,还听说要搞国际板。这么多板,一直的在换牌子。

  这个市场一诞生,就被赋予了太多根本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东西。比如某位权倾一时的深受爱戴的贵人就说过:“证券市场是为国企改革服务的”,这个调子一定下来,注定了整个证券市场没有投资的功能,而只有投机的功能。而一般的证券市场,是为缺钱的高效率公司融资服务的,而投资者可以借助杠杆获得超额回报。这本身的意义就是经营最好的公司可以扩大规模,提升利润,而投资者可以获得分红。而国企,本身就是效率最为低下的公司,更不用说需要改革的国旗,既然需要改革,这说明国企本身的经营还是管理都是有很大的问题的。分红就不必提,非常多的公司的分红,交了税之后就没有什么了。盈利能力更是低得让人不可想象,但因为是国企所以就优先成了服务的对象。向京东方这样的公司,存在本身就是一个耻辱,年年亏损或者微利,年年从市场上融资。好多生产线还没有建设成功,还没有投产,就已经属于被淘汰的对象。而一些好的公司,盈利能力非常强的公司,得不到融资,只好去海外上市。

  看正(&版“、章节上9酷:匠W6网KS

  有了这种原罪之后,管理者对于市场的监管,比如造假作假账的行为没有办法监管。造成后来的一系列的问题,无解的问题。比如:操纵股价,黑箱操作。一个市场如果没有了投资功能,再没有了投机的功能,那这个市场就不会有人参与,而没有融资能力的股票市场,没有存在的必要。而散户,在这个市场里,变成了砧板上的鱼肉,成了被人操纵的提线木偶,这个是美国的财经评论说的。那些坐在高位的管理者,每一年都会做秀,说些要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每次都表演的很真实,你有时候都快相信他们了,可是到头来还是一样。无论换多少个人来管,都是换汤不换药。

  而在成熟的证券市场比如说美国对保护投资者利益的监管几乎到了变态的地步,操纵股价基本不可能而一旦被发现操纵股价,那么可能面临非常严厉的处罚,比如巨额的罚金,诉讼,等等。打个比方,如果一个机构大量买进某个公司的股票,这个公司的股价产生了大幅上涨,那么你就需要说明你之前大量买进的原因,而且必须要得到评审团的认可才可以,不是一句买看成卖了,误操作就可以的。这种不要脸的谎言借口只有在中国证券市场上不要脸的存在,而且在被更多不要脸的学习。那些管理者是猪吗,这样的借口你们也信?

  而要是你持有某公司的股票,然后你在某个时刻加了仓,在这个加仓之前你恰好同这个公司的高管同一架飞机,那么恭喜你,你会面临诉讼。而且是辩方举证,你自己觉出证据来说明你和上市公司的高管没有勾结。这种官司没法打,所以假如有这种不幸的侍事情碰上,投资机构职能是认输,赔掉一大笔钱来换取赦免。

  所以,在中国的证券市场上,新闻媒体上面,常出现的庄家,大家居然见惯不怪,而庄家,本身就是操纵股价的代名词。所以所有的人都知道,包括管理者,是有操纵股票的事情存在的,但是还不能抓,因为市场要靠它们来搞活,给他们投机的机会,要不然市场就是一潭死水。

  刘元就是这些庄家中的一个,既然要操纵股价,那就需要一个操纵股价的高手,那就是操盘手。操盘手水平的高低可以决定操作一只股票的成败,所以刘元需要找一个高水平的操盘手。麻烦的是,刘元和周建武做局害死李虎恩德事情在圈内有很多人知道,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圈内很多人都对刘元和周建武的行为不齿,不愿意和他合作。刘元只好自己单起炉灶,单干了。名誉这种东西,失去了之后就永远失去了,你不可能在捡的回来。

  好在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人,外面找不到好的,可以自己培养。这样做的好处是忠诚度比较高,但是最好别出事,一出事,就会很麻烦因为处理的好坏,对于成败的影响相当的大。

  刘元合计,弄一个盘子小的,自己在旁边盯着,问题应该不大。自己好歹有几十亿的资金,也算是不小的实力了,而一个盘子不大的股票,只要3000万就可以拉一个涨停。比那些大鳄是不能比,的那实力还是有的。之前刘元一直和李虎恩后面这些都不用管,只要照着吩咐去做就行了。现在自己单干了,麻烦是麻烦一些,事情是多一些,操心一些但好歹是自己当家做主了,不用被人说成是跟班或者是受人家的吩咐的鸟气。刘元之前跟在李虎恩后面,最让他受不了的就是李虎恩太把自己当回事,自己的建议李虎恩根本不听。日积月累的对李虎恩的怨气也就越来越大。和李虎恩的决裂是迟早的事情,因为这些年一起已经赚了不少了,所谓的羽翼渐丰,就要出头了。没想到李虎恩还给自己这么一机会,让自己不但出了恶气,还大捞了一笔。这个意外的收获,是刘元没有想到的。

  刘元为人谨慎,对待下属也是刻薄寡恩,所以公司里面也没有多少有能力的人来帮他,找的新人,过不多久学点本事,就看不惯他的为人,走的走,单干的单干,跟在他身边的,从财务到秘书二十几个人,居然有十八九个是女的,刘元也喜欢这样。至少潜规则就很方便了,这些女下属,除了几个刘元实在看不上的,其他的几乎都上了刘元的床。他觉得这样很划算,比出去玩要省钱不说,还安全,这些都是些良家啊,是另一个味道。

  刘元五短身材,大眼睛,大肚子,戴个眼镜,短发。人都说个子小的能量大,至少在竞争的时候可以不那么惹人注意,少招敌人。

  一般的公司多少讲究点场面,别如在5A级的写字楼或者是自己租一栋楼,这样别人来的时候也感受到公司的实力,刘元为了省钱,只租了两套商住两用的房子,把两套打通了做了办公室。这样倒可以省很多钱。就是实在是有些不方便,进出啊形象啊都是问题,包括停车都是问题。过去就经常有自己公司的车,占了别人的车位,那些人也倒霉,怎么说都没用,你说了人挪一下,你不说人就照样占着。反正无论你怎么说,人就是一张猴脸应对,弄得和邻里的关系特别的糟糕。

  照理说你这么大的老板,也不缺那几个钱,干嘛非得还要占人家的便宜,但是他就喜欢这样。所以,公司的员工出去都不和别人说自己在哪里上班,因为行里的人都知道这个公司是一个什么德行,一说了真被人看不起。别的投资公司的人出去办事,见到同行,大家都想相互的巴结一下,面子上都相互的给,刘元公司的人出去,大家都嫌弃不愿意理他们,都知道这个公司,你想占便宜没有,和他们打交道你不定什么时候就吃个亏,你跟他们理论也没用,反正人一张猴脸应对,你有什么脾气?

  从外面找了一个有过操盘经验的女的,看着模样还可以,刘元投资就准备上路了,去操作第一个股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