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要账的

  李君慢慢站了起来,冲那个光头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无缘无故的到我们家来打人,我们哪里得罪你们了”刚站起来,又被那个最年轻的手下一脚给踹倒了。光头就说:“你不是得罪我,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我们只是替人来要钱”。“我们不欠你的钱”

  光头拿出了一张纸,给了李君,上面是写着委托某某公司全权处理债务的问题。委托的公司正是刘元的公司,李君这才明白了。是刘元搞的鬼,是刘元.....

  光头把纸拿了回去,说:“还有什么说的,赶紧还钱吧”。李君说:“我们会还,但是现在还没钱,你就算打死我们现在也没有”。“不还钱是吧,那就给我打”又是一顿拳脚,打的李君晕了过去。这段时间他没日没夜的工作,再加上那么大的压力,本身就有点文弱的李君再也受不了了,一口气上不来,晕了过去。李君妈妈心都碎了,儿子被打成那个样子,自己却只能看着,什么都做不了。实际上李君妈妈也被打了,头也被打出血来。但是肉体的痛苦远比不上心理的摧残,肉体上疼一下就过去了,而心理上的阴影,却会留下很深很深的伤痕。

  一个大概是望风的喽啰跑上来:冲着光头说:“大哥警-察来了,我们是不是先走”。应该是邻居听到他们这边比较乱,就帮忙报了警。“慌什么,我们来要钱的,警-察还能不让人要钱吗”光头浑不在乎的样子,但还是带着人跑下了楼梯。过了一会警-察从电梯出来,看了看问了问:“谁报的警。你们两没事躺在地上干什么,你这个女人也是的,这么大的年纪了,还打架。这个是谁,躺着干什么,起来说话”。李君妈妈说:“那是我儿子,不是我们打架,是有人把我们打成这样的”警-察问:“那人呢,你们不要找借口,母子两还打架,像话吗,以后别打了知道吗,你这个做妈的怎么回事,有你这样的吗。”

  妈妈站起来冲到警-察面前歇斯底里的咆哮:“这是我儿子,我疼还疼不过来,怎么会打架。我们被人打成这样,你们不去抓人,还在这里这么说话,你们是什么样的警-察。你给我滚出去,你给我滚-出-去”。警察吃了一惊边往外走,说:“我可以告你袭警你知道吗,看你一个女人,我不和你计较,以后没事不要随便报警,我们很忙的知道吗?”说完就走了。

  李君醒过来的时候,自己躺在床上,妈妈坐在旁边流泪。李君张嘴叫了声妈妈,妈妈看到他醒过来,赶忙擦了擦眼泪,笑着说:“小君,你醒了,有没有不舒服,妈妈带你去医院看看”,李君看着妈妈笑中带着眼泪,是强忍着悲痛的那种装出来的笑,他虚弱的说:“妈,我没事,他们把你的头打破了”妈妈说:“我没事,就是皮破掉了”站起来又说,你饿了吧我去把粥拿过来你喝,说着就去拿粥去了。李君感到浑身酸痛,没有力气,这次是真的起不来了。李君没想到刘元会这样,上次见到风满楼和他在一起那样不清不楚,没说什么就是怕刺激刘元做出些什么来,没想到他还是不肯消停,做了个债务转移就可以不用自己出面的来折磨李君,心也够狠的,自己原以为刘元再怎么也是父亲的好朋友,不会太过分,可是他想错了。人心一旦恶起来,可以做出很多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远比能想到的可怕,非常的可怕。

  }最◇…新D^章节3上NB酷匠网

  刘诗雯一直在等着李君的电话,但是李俊一直没打,她本来想打个电话问一下,又怕打扰到李君。最后终于忍不住的给李君打了个电话,李君又没接。她预感到李君可能出事了,但是身边又没车,只好等到云心忙完才和云心一起回城。这时候刘诗雯的心理发生了变化,其实最闲的时候李君蹭到了刘诗雯的车,刘诗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情才会让李君当她跟班来换取不赔钱,那种心情这么说呢,似乎是内心被触动一下的那种感觉,然后相处的这一段时间,刘诗雯和李君打打闹闹的,尽管李君对他冷风热嘲,自己基本没有占过上风,但是居然能够忍受过来,莫名其妙的感觉。以前自己一直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老师自己欺负别人,什么时候也不会吃亏。但是自从剪了这个李君自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后来又听云心说李君那么卖力的干活,自己还那么对他,又有种很内疚的感觉或者说是怜爱,自己内心的那种母爱被激发出来。然后是李君的表演那种天赋,琴声中的那种忧郁哀伤彻底的把刘诗雯的心给征服了。她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要和妈妈说要找男朋友,其实就是为了刺激李君而已。

  刘诗雯现在的心情又是高兴,又是紧张,又是担心,这些心情的背后,就是想尽快的见到李君,见到李君之后干什么,自己根本不知道。

  就在刘诗雯回城的路上,李君已经醒了过来,看到妈妈去了厨房,就拿出手机看见了刘诗雯的未接电话,他回拨了过去,刘诗雯很快的接了电话:“李君你没事吧”李君说:“我没事,你可能要过来自己开一下车,我现在有点事情走不开”。刘诗雯说:“你告诉我地址,我自己过去,到底什么事情,你告诉我。李君却不肯说了,告诉了刘诗雯自己家的地址之后,他就挂了电话。

  云心和刘诗雯到了李君家的楼下,云心本来想和刘诗雯一起上去,毕竟李君帮了大忙,但是那边招待会完了之后还有还多事情需要回公司处理,这次差点捅出篓子,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刘诗雯就劝云心不要上去了,云心也不勉强,让刘诗雯帮着她谢谢李君,等她忙完了再请刘诗雯和李君吃饭。

  刘诗雯坐电梯上了楼,看到楼梯见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字就感觉心理乱糟糟的。按了门铃,过了一会,出来一个女的包着头巾,大概四五十岁的样子,看着她低声问:“你找谁”刘诗雯就把来意说了一下,那女的就把她让进去,然后很快的关上门,好像要是关慢了就会有什么东西跑进来一样。带着刘诗雯进了李俊德卧室,李君躺在那里,看到刘诗雯进来,他就想起来,被那个女的按住了,他就抱歉的冲着刘诗雯笑了笑,跟那个女的说:“妈,这是我的朋友刘诗雯”和刘诗雯说:“这是我妈,女的勉强的冲着刘诗雯笑了笑,就出去给刘诗雯倒水。刘诗雯赶紧说:”阿姨不要麻烦了,我坐一会就好“。

  妈妈出去之后,刘诗雯感觉到这这个屋子里面有一种很奇怪的气氛,一种沉默到令人受不了,带着哀伤和无奈的气氛。刘诗雯感到有些快窒息了,她不知道这个到底是从哪里来让她感到很不安得东西。总感觉到一种哀愁包围着她,为了打破这让她不安的沉默,刘诗雯问李君:“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或许我可以帮一点忙”,李君看看她,摇了摇头。这时候的刘诗雯变得和平时很不一样,要是之前,看到这种抢矿,可能就站来走了,可是她现在根本就不想走,她要留下来,不管他们遭遇了什么,自己都愿意和他们一起,站在一起,共同来分担他们承受的一切。看着李君摇头,她说:“你知道我的脾气的,我要想知道的事情,就一定要知道,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知道”。李君不想告诉刘诗雯,这种事情就算别人知道也帮不上什么忙,多一个人担心,不如自己承受好一些。李君看着她绝美的脸上带着严肃,像是告诉李君她是认真的,这次是认真地不是胡闹。微微皱起的眉头告诉他她在思考,洁白的门牙咬着嘴唇的半边。刘诗雯又说:“是钱的问题吗,多少钱可以解决你的问题”。李君摇摇头:“很多,多到恐怕你不相信”,但是李君还是没有告诉刘诗雯,到底是什么事情,还有多少钱可以解决。于是刘诗雯站了起来:“你不说也行,我回家拿衣服,这就搬过来住,直到你说为止,反正本姑娘决定了,不论你遭遇什么事情,我都会和你一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