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李君想的一样,刘诗雯果然要带着他去招待会,而且不让推辞。没有办法,只好找老板请假,那老板觉得李君上次请假,就有些不高兴,因为临时找人特别难找,而且这行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到送餐高峰期真是忙不过来,这次见他又请假,脸上就显示出不快来了。对李君说:“你这还能不能干了,你要是不能干早说,我这好请高明,你这老这样可受不了”。李君想想也确实是自己的不对,人家也是做生意的,老这样真不好。就和老板说了声对不起,以后尽量不出现这种情况,这次实在没办法。

  李君从心底来说也不愿干这样的活,赚不了多少钱不说,有时候客人还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可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做这个与其说是赚钱,还不如说是逃避现实的一种方法。他父亲倒了以后,那些老朋友基本都不来往了,都知道他身上背着天量的债务,谁也不愿顶那个雷。就是他着急找工作,这一行的都要求有工作经验,他没有,一时也不好找,让他闲在家里,想想都害怕,他怎么可能坐得住,所以那天王安说可以给他介绍一份工作他就有些动心,毕竟有人介绍,而且是一个比较有分量人的介绍待遇什么的就会好很多。

  李君挨了说,加上女朋友背叛他本身就憋着气,骑着自行车来到刘诗雯住的地方,就有些不太高兴的样子。心想你大小姐自己去不行吗还非拉着我,你以为都和你一样的闲吗?刘诗雯看见他来的晚了,也就不太高兴,看他黑这个脸,好像是谁欠她钱似的,女人有时候就别不住事情,加上她一向嚣张惯了。看见李君就说:“怎么又晚了,还黑着个脸,你给谁脸色看呢?”李君火就上来了:“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闲吗,什么时间都有空,想去哪里就那里,都和你一样好命”。刘诗雯就冷笑:“我就是命好,我就是悠闲,怎么着不服气啊,你咬我啊!”。李君说:“老的把我们家老的害了也就算了,小的也还来欺负我”话一出口,君就后悔了,李虎恩不是刘诗雯的老子直接害的,当然在那里当官的肯定都有份,但是和刘诗雯没有关系,自己有货也不能随便的冲这刘诗雯发,要说刘诗文还算不错的,要是那辆车拿去修,几万块少不了的,因为是原装进口的车,零件都是从国外直接进的,能够通融让自己去跑几天腿,也是在不过分。刘诗雯的眼泪就在眼眶里转:“你给我说清楚,谁害的你,你说,你说啊”长这么大了还没有受过这种委屈呢。一直都是被人捧着,顺着。就是这个李君,老是给自己难堪,可是要是不顺眼,你让他离开不就完了吗,到底是为什么还一直让他气自己,刘诗雯自己不知道。

  李君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也不管刘诗雯,两个人就这么一直的僵着,最后李君忍不住了,说:“你到底走不走,不走我可走了”。刘诗雯说:“你走,你要不走你就是小狗”没想到,李君真的发动了车子,就要走,这下刘诗文急了:“李君你个流氓,你就把我放在这里,你这个混蛋。”,没想到李君开出去二三十米远,又掉头回来了,把车开到她身边,说:“还不上车,我认不得路,快点上车”刘诗雯自己也没想到,说出的居然是一个字:“哦”就上了车,她自己都有点不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应该狠狠地骂他一顿的吗,这么久说了一个这么掉价的“哦”呢?

  最C◎新章!节上Wd酷#/匠网

  他们的招待会是放在了一个山庄里面,这次招待会请了很多人,很隆重,特意请了一个有名的外国的音乐家来助兴,有一个多小时的表演,作为开场的,据说就这一个多小时,就要花两百万美金,人家才肯来的。云心见到刘诗雯很不开心的样子就问刘诗雯是怎么回事,然后刘诗雯就说:“让他请个假把我送过来,他就冲我吼”李君觉得这个确实也是自己做错了,不管怎么样,对女人那么说话都是掉价的表现。云心把刘诗雯拉到一边,问刘诗雯:“你知道他的事情吗,你了不了解他”说的指了指李君。李君装作没看见,自顾自的走到花坛边装作看花的样子。

  刘诗雯一位云心知道些李君的什么坏事,就有些紧张的说:“怎么了,他是坏人吗,你知道?”云心摇摇头,说:“你知道他一天要干多长时间的活?云心就把自己在酒店看到李君拉琴的事情和刘诗雯说了。刘诗雯很惊讶,那等于是从上午到晚上12点,差不多要干18个小时的活,我的天呐,现在这么还有这种事情。他干嘛这么拼命?

  刘诗雯自小就在蜜罐里面泡大的,以为别人都和她一样,什么都不用愁,原来李君还有这样的故事。正说着事情呢,旁边的一位工作人员匆匆的走过来冲着云心说:“云心,你能不能过来一下有点急事”云心是负责这家公司的公关工作的,这次招待会也是她的重要任务,不由得紧张起来,急忙说:“你不要吓我,到底是什么事这么匆忙。

  ”工作人员告诉云心,那个请来的外国人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公安机关带走了,大概是说身上带着毒品。这个量在美国来说可能不是什么事情,但是在中国这就够上判刑的了。这不是单单由于毒品的问题被抓的,好像是刚好抓一个犯罪分子,结果顺带的就把那个明星也给抓了。云心这一惊可非同小可,招待会就快开始了,这可怎么办。听工作人员说,老板已经在发火了。也是,这丢脸就丢到家啊,你说的好好的,宣传都迎出去了,说什么大师的表演,结果什么都没有,这面子公司可真丢不起。大家都急得像热窝上的蚂蚁,坐立不安了。临时请人肯定来不及了,那些大腕也不是说来就能来的,光合同就够谈半天的,再说从城里到这山庄少说也得一个小时,等到了黄花菜也凉了。离开招待会开始也就不到二十分钟了,这可怎么办,云心觉得冷汗从后背一直往下溜,一边踱步一边想对策,一边告诉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这是他看见还在看蜜蜂的李君,就同工作人员说:“你赶紧去山庄找一把小提琴备着,顺便找一身西装,给他穿,指了指李君,要快,还有通知主持人,情况有变,先不着急报,等我进去再和他说。

  然后走到李君身边,拉着李君就往宴会厅后面走。李君有些莫名其妙,觉得自己也就和刘诗雯拌了两句嘴,难不成这就给刘诗文报仇来了?没想到云心一个劲的求他,:“李君,这次无论如何你要帮我的忙,要不我就死定了”。一边急急忙忙的拉着李君往后台走,一边把发生的事情和李君说,等到李君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西服衬衣都给她换好了,瞧他们那意思,分明的要来脱李君的裤子,总算是男女有别,再泼辣,强脱男人的裤子总还是不好意思的,可这事实在是迫在眉睫,说不得强脱也得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