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大名城,李君在车上坐着,直到刘诗雯叫他,才不情愿地下了车。刘诗雯带着李君一路上到了18楼的一个房间里面,刚进屋,刘诗雯就和一个女的又搂又抱,那女的喊刘诗雯“亲爱的”还嘴对嘴的亲了一个,另一个女的冲卧室喊,瑶瑶,诗文来了,快出来吧。抱着过亲过刘诗雯,那个抱着刘诗雯的长发女孩对着李君说,这谁呀,你怎么带个臭男人来。“这是我专用跟班,不用管他”刘诗雯说完,对李君说,你自己找地方呆着。

  李君看着那长发女孩不太友善的样子,脸臭臭的就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看到桌上有水果,拿起一个苹果就吃。

  那四个女的也没人理他,叽叽喳喳的就打起了麻将来。要是谁胡了,就大呼小叫一连声的说给钱给钱。说是三个女人一台戏,真是一点也错不了的。特别是这些年轻的,说话又快,也不用考虑,本性就开始暴露出来了。打着,打着他们就开始议论起李君来。一个说:“雯姐这真是你跟班吗,不是你男朋友吗”刘诗雯赶忙否认,“不是不是”正在这时候,对面的叫瑶瑶女孩打张八万,又不想打,想拿回去,刘诗雯喊了一下“碰,打下来就算,不能拿回去'。瑶瑶说:”我还没报牌呢,不算打出来了”,刘诗雯说:“打到海里就算,不能拿回去的,不能赖皮”。瑶瑶只好把牌放进去。刘诗雯上手的那个女的的说:“雯姐,你的这个跟班看着还不错,能不能借我用两天”刘诗雯说:“你那么多男朋友,还忙得过来吗”。那女的说:“也不多这一个,我觉得挺上眼的”后来这些女的边打牌,边对李君评头论足,这一个说:“个子还不错,可惜有点瘦”一个说,鼻子还行,挺直的。就是坐在刘诗雯下手的这个长头发女孩不说话,自顾自的打牌,她们那几个光顾着说话,被这个长头发女孩,自摸了两把。

  大家都埋怨起那个刚提话头的女孩,打麻将就打麻将,说什么男人,都怪你。那女孩吐吐舌头,不说话了,专心打麻将。

  李君在旁边无聊,这个屋子里没有报纸,杂志都是些,瑞丽啊VOL啊什么的女性杂志,她们的聊天一句都不拉的听在耳朵里,但是又不好去插嘴,只好装作听不见,只听刘诗雯叫下手的这个长头发女孩叫小琳。

  他等她们安静了,就走了过去,想去看她们打麻将,看到李君走过来,刘诗雯没反应,刘诗雯上手的女孩就是那个要调教李君的那个冲李君笑了笑,表示了下好感,长头发的女的却是皱了皱眉。李君看在眼里,故意走到小琳的旁边,她每次一出牌,李君就哼一声,再打一张牌,李君句切一声。弄得小琳受不了了,冲刘诗雯说:“小文,你这个跟班这样,我怎么打牌”刘诗雯冲李君说你别这样。

  小琳是她要好的闺蜜,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经常胡闹,老公老婆的闹,她觉得小琳可能吃醋了,也就笑了笑,还摸了摸小琳的手,说:”亲爱的不要生气,一会我陪你逛街”。李君又换到瑶瑶后面看了看,便不再说话了,摇着头走回到沙发这边,一边摇头还一边说:“臭,真臭”,不知道是说牌打得臭还是谁身上臭,弄得瑶瑶去闻身上,明明喷的香水,一点也不臭啊。

  刘诗雯上家的那女孩输的最多,李君这句话被她听到了,就冲李君说:“水平高的,帮我打两把”李君说:“你们都是女人,我不和女人玩”弄得其他三个都有意见了“女人怎么了”“你看不起女人,你妈妈也是女人”“臭男人说不出好话”云云。李君也不反驳,还说打这么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他从来不玩这么小的。“你才是小孩子,你们全家都是小孩子,女孩子们七嘴八舌的像机关枪一样的言语冲李君扫射。最后还真要和李君打,不打都不行了,非要教训他,让他说大话,而且把输赢定在了自摸200,点炮100,比她们刚才玩的大了好多。

  李君就坐下来,第一把,抓好牌之后,也不开牌,就这么随摸随打,也没点炮,第二局和第三局也是这样,小琳就在嘀咕,装模作样,也没见水平高到哪里去。李君笑了笑,说这三把算是我让你们的,这回真的开始了。你打牌就打牌吧,他还打一张牌之前,故意的先拿在手上,把牌翻开了大家都看见,指指对面的小琳说,这五饼.....其实小琳是饼子的一条龙,就要五饼了,一条龙的捉五魁,想着这下可给抓住机会了,给他一个下马威,看到李君把牌现出来,就以为他要打,谁知他说了一半改了:“这五饼不能打”弄得小琳空欢喜一场。没有好气的说,不打你翻什么牌。刘诗雯手里也有五饼,被李君这么一说也就不打了。其实五饼他是一对,故意拿出来气人的。小琳的下家也用着一张,三四五饼一顺。所以小琳就胡不了了,只好干瞪眼,看着那放回去的五饼。李君打了一张两万都没人要,刘诗雯打了一张风,小琳随手打了一张,小琳的下家已经听牌了,没等看清楚小林打的是什么牌,伸手就去抓牌,哪知李君说了声碰,真是不解风情,不甘心的还看了看牌,谁知道这张牌正是自摸的牌,不由得叫了一声,瞪了李君一眼,:“好碰不碰这时候来碰,搞什么飞机嘛”刘诗雯抓到手里,刚好用上,也就打不出来了,随手打了一张。小琳听牌了但是已经没有了,刘诗雯用了被李俊鹏的那张也已经上听了,李君上家刚被碰走一张,抓了一张没用的,打出来,谁都没胡,李君摸了一张,自摸了。瞧他那德行,胡了就胡了吧,还把别人要的牌都爆出来,指指小琳说,你要五饼,指着刘诗雯说,你要三六条,指着他的上家说,你要北风和七条。那个样子,简直气死个人。

  刘诗雯说,:“你耍赖,你偷看我们牌了”李君最不怕的就是斗嘴,就说:“是不是怕了,不敢来了,你们两家我看得见,她的牌我怎么看得见,指指小琳”。“没准你在她后面藏了镜子,刚才你就在他后面来着”说着还去找,可哪有什么镜子,小琳后面是空的,再后面就是沙发了。

  ●看◎B正7版"G章W*节qj上酷匠网:

  只有那个叫李君帮她打的女人最高兴,这把本身是输的牌,结果被他自摸了,一家两百,给钱给钱。刘诗雯,甩出了两张一百的,说拿去输去,小琳说,拿去买药,李君的上家说,拿去看病去。

  李君也不说话,接下来几把都是李君自摸,只有小琳和刘诗雯赢了两把点炮的,剩下的几乎都是李君在自摸。输的她们龇牙咧嘴的,李君的上家输光了就说不来了,说:“哪有这样的,一把都不让胡”。李君站了起来,看看时间差不多,就对刘诗雯说:“时间到了,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让李君帮忙打的那个女孩说,你别走,咱们一家一半,也不数钱直接把一叠钱里面辟出一半来给李君。李君也不推辞,接过来就要走,刘诗雯说,赢了钱就走,没有风度。李君直到她也就是嘴上痛快一下,不理她就奔酒店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