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君就这么走了,到让刘元很意外,不过没关系,这种事情总要慢慢来的,总有一天那小子会忍不住,做点什么傻事,自己就有机会了。

  看正B@版章*节5上酷2}匠网,

  刘元和李虎恩还有周建武一起做一只股票,底仓532,就是李虎恩50%,刘元30%,周建武20%,吸货的时候成本大家都差不多,大概是六块钱左右,说好的是,周建武拉到10块钱,李虎恩拉到25块钱,然后再是刘元拉到35块钱,一起出货。以前合作过很多次,但这一次刘元和周建武在20多块钱的时候,都慢慢的出货了,李虎恩感觉拉起来比较费劲,怎么盘面上老有大笔的抛盘出来,照理说和上市公司说好了,他们拿10%的老鼠仓,到30左右才出。这四方加起来控制了东方科技的65%左右的流通盘,属于高度控盘了,这么大的量怎么出来的弄得李虎恩很吃力,不得不一比五的比例融进了20几个亿,把股票好不容易的拉到了25块钱,本来应该是刘元接手继续拉高到35块钱,没想到刘元和周建武在25块钱的时候全部把股票抛出来,加上老鼠仓,一下子把股票砸了几个跌停,然后恐慌盘涌了出来,李虎恩本来已经很费力的筹资才做起来的,到这时候已经没有多余的钱来托盘了,也不能往下砸,因为或导致多杀多的局面,20几个亿的融资,很快就支撑不住了,融资方要求李虎恩增加抵押,李虎恩拿不出来,融资方强制平仓,盘面更是雪上加霜,一路往下走低,李虎恩血本无归。

  刘元怕李虎恩发现他不遵守协议,李虎嗯要是发现是刘元搞的鬼,一定会收拾刘元,而且刘元在业内会没有一点信誉,而在这一行,信誉非常重要。刘元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串通上市公司出了一个大利空,并向官方告密,说李虎恩操纵股价,刘元和周建武作为污点证人不予起诉,李虎恩被关进了大牢,在监狱里面得知被最信任的里两个朋友出卖,觉得对不起老婆儿子,就在监狱中自杀了,以为这样可以不用连累儿子和老婆。

  那知刘元要李家不得翻身,伪造了一个借款协议,伙同周建武说李家还欠他们人民币四个多亿。李虎恩已死,死无对证。但借款协议上面确实有李虎恩的亲笔签名,于是李君作为第二责任人,必须要还清他们这笔钱。刘元用这么大一笔钱当做压死李君的石头,他觉得有这么一大笔钱的压力,就算压不垮李君,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这辈子基本也就完了,不可能有站起来的机会。

  其实,当时要是李君表现的像个小孩子,冲动一些的话,刘元反而放心一些,但是李君看着自己当面的玩弄他的女朋友,尽管也有些冲动的意思,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表现出来,刘元觉得有必要给李君一些压力了。

  对于这些,李君是不可能知道的,他只觉一连串的打击有些承受不了,本来已经家破人亡自己还欠下巨债,连女朋友都离开自己。风满楼曾经是那么爱自己,一直对自己百依百顺,自己曾经想过,要是有一天,真有那么一天有机会翻身的话,一定风风光光的把风满楼娶进门,给她最好的婚礼,好好地爱她一辈子。而现在,这些都成了泡影。要是风满楼找的别的人,李君可能还会好过一些,可风满楼偏偏找的是一个李君身边的人,一个做风满楼父亲都差不多的人,这刺激实在太大了。

  可是,这个世界不会因为你失去了一些什么,你不开心就会按照你的意思转,该去送外卖还是去送外卖,该去当跟班的还得去当跟班,该去酒店还得去酒店。李君眼里面带着血丝,出了房间,看见妈妈做好了粥,就着咸菜吃。看到李君眼睛红红的样子,就很心疼的说:“小君,你要注意身体,是不是工作太累了”李军说:“我没事,妈,什么事也没有,我不累”对着母亲笑了一下,他怕母亲担心他。喝完了粥,李君就和母亲打了声招呼出去工作了。

  中午送完外卖之后,就到刘诗雯的住处。刘诗雯见到李君就说,:“你迟到了”,今天李君心情不好,也就没有和刘诗雯拌嘴:“我看过时间的,到门口刚好两点半”。刘诗雯说:“明明超过了半秒钟”李君嘴角带着讥诮的说:“你带着的是秒表吗”刘诗雯:“你自己看,有没有”“据我看来,你这个表,可以卖个三五十块钱”李君故意刺激刘诗雯。开一百多万的车的人,怎么可能只带三五十块钱的表,刘诗雯张大了嘴,像是见到外星人的样子:“这样的表,无论谁说都不可能三五十块,除非他眼瞎”。

  “你说的啊,拿来”李君说,“什么拿来”刘诗雯说,“要是有人说这个值三五十块,那怎么办”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刘诗雯根本不相信,有谁会这么不开眼。

  李君就带着刘诗雯出了房子,在路边等着,一会过来了一个收破烂的。李君拿着手表去问那个收破烂的:“这个表多少钱”那个收破烂的拿过去看了看,说:“30块钱吧”一副爱卖不卖的样子,李君说:“那30块钱就...没等李君说完,刘诗雯赶紧喊不要,李君接着说,:“30万就卖给你”。那个收破烂的感觉到被调戏了,说了一句:“神经病”就骑着三轮车走了。

  李君顺手把手表带在自己的手上,全然不顾刘诗雯向他伸出的手,还很奇怪的看着刘诗雯,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钢镚,给了她。“拿来”刘诗雯说。“已经给过了,我们那里的叫花子一天只要给一次就行”“你说谁叫花子,你才是叫花子呢,把我的手表还给我”,“这是我的手表,怎么会是你的手表,你自己说的,要是有人说这表值30块钱,就随我怎么办的,现在这个是我的了,你是不是看到我带着好手表,就要来巧取豪夺?”

  李君当然不会要刘诗雯的手表,他只是逗刘诗雯而已,当下就把手表还给了刘诗雯。“走吧”刘诗雯戴上手表,刘诗雯本来是个蛮横任性的小公主,一向是被宠惯了的,可是李君就是她的克星,她在李君面前就蛮横不起来,还老是被打击。“去哪里?”“大名城”刘诗雯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