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君回到家,妈妈还没有回来。他去自己的卧室换好了衣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客厅很大,有四十多平米,是父亲赚到第一个亿的时候买的。那时候房价还没现在这么贵,但是在上东这种地方也值不少钱,这是一片富人区,住着的不是精英就是老板,有自己的车库。可惜车库里面已经没有车了。

  李君看着墙上父亲的遗像,父亲相是很慈祥的看着他,父亲叫李虎恩。白手起家,在股市上面打拼了二十来年挣得了几十亿的身家,可惜遭奸人算计,所有财富都化为乌有不算,还欠下了很多钱,有些是有限责任的,公司破产清算之后就完结了,人死灯灭,不用再还钱,而有些是无限责任的,比如从朋友那里借的钱,这个必须要还,这些现在都在他和母亲的肩上,他现在还没有工作,本来是打算去美国继续念金融的。但是在遵从父命和自己爱好面前还不知道怎么选的时候,父亲出事了。

  他自己最喜欢的还是音乐,他天生对音乐有感觉,拉得一手小提琴据人评价有专业级的水准。所以当时,李君对是不是继续念金融有些犹豫,内心来说,他还是喜欢音乐,可是这个现在只能埋在心里了,因为他知道要想还清这些债务,靠拉小提琴来还,有些天方夜谭。不过学了也没有白费,他靠拉小提琴来挣点外快,多一点是一点,他装好小提琴,就准备出发了。

  李君在一家酒店兼职,那里提供工作餐,这个正好是李君需要的,一分钱难倒英雄汉,难的时候是真难。没有经历过这种大事的人是领会不到那种悲伤绝望的感觉的,他把这种悲伤用音乐表达了出来,一首哀怨的梁祝环绕着酒店的餐厅,似乎把这个餐厅拉进了几百年前的那个时代,梁山伯与祝英台相聚离散,悲欢离合,被李君演绎的淋漓尽致,感动了许多人。但是更多的人无动于衷,别人的悲伤是别人的事情,那是他们没有本事,所以好多只是礼节性的拍拍手,示意他们是有身份的人,对别人的劳动成果表示尊敬是他们有修养的表现。而更多的人根本就没有反应,不是在窃窃私语,就是在高谈阔论。这同样表示,它们也是有身份的,这种音乐他们还看不上,够不上他们的标准,他们听过更好的,比如英国皇家音乐厅里面的演唱会,悉尼歌剧院里面的歌剧,所以,他们不为所动。

  其实,李君心想,自己要不是特别喜欢音乐,在这种餐厅吃饭的时候也不会放太多的精力去听,玩手机聊天的时候更多。有时候,别人需要的是一点鼓励,可是,好多人都不明白这一点,有时候拍拍手,或者示意一下,就会给别人以莫大的鼓励。这种鼓励,有时候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有时候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心态,可以给人一种希望,而这只需要拍拍手就能够,或者写几个字表扬一下,不费什么力气就可以做到。

  在餐厅这种哀怨的音乐可以有,但是不能一直拉这个,因为别人是来吃饭的,你老拉这些悲伤的,把别人都整哭了,那就不好,非常不好,有些暴发户会表达不满,比如冲你小声的嚷嚷,你妈的刚死了家人啊,哭哭啼啼的这种死人音,再拉我抽你。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李君换成了致爱丽丝。

  王彤是这家酒店的餐厅经理,其实她完全不需要一直盯在这里,可她就喜欢看着李君的表演,听着他的音乐如痴如醉,她身边的服务员叫她的时候她都没听见。她已经关注李君一段时间了,李君每次拉小提琴的时候那种投入,包括脸上的神情都让王彤着迷,恨不得抱在怀里让她对自己诉说心中的哀怨,对,哀怨就是这个东西,她知道那不是表演。李君和其他只为钱来的艺术家不一样,有哪些不一样,她又说不上来。是他的长相,他的气质,他的技艺,是什么让这个年轻人有和他年龄不一样的成熟?他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王彤有很多的问题需要回答。他到底有什么样的故事呢,她非常想知道。她曾经暗示过李君,希望他可以约自己,而且厚着脸皮的把自己的号码输进了李君的手机里面,但是很失望,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接到过电话。

  身边的服务员拉了王彤一下,王彤才醒过来:“啊,小王怎么了”

  小王告诉她,那个土豪又来了,指明要王彤过去。王彤很不喜欢那个人,喝酒就喝酒吧,你还老占人便宜,不是摸一下我的屁股,就是用肘子蹭一下我的胸,真是烦人的不行。可是不去又不行,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无奈,要是换成李君,李君要是这样对自己,自己会怎么样呢。那个小王看着王彤一脸花痴的模样,就取笑她,王姐,哈喇子快掉下来了。王彤正行的对小王说:“别这么没正经,人在哪里,前面带路,带好了这月奖金不扣。

  李君表演的时间到了,10点半,这时候大多数人已经吃完了,所以他也收拾好准备回家。路上碰到了王彤,像是喝了不少酒的样子,他就走过去,随口问了一句,怎么了王姐,喝酒了吗,少喝一点。李君就这么说一句,王彤就扑在了李君的怀里,嘴里不知道说什么,李君只能让她抱着,可是要是有人路过看到就不好了,于是就和王彤说:“李总怎么来了”王彤赶忙放开他,整理一下衣衫,低头问李君:“李总呢,在哪里”你们李总刚从前面过去,李君奸计得售,走了开去。

  李君想着已经好几天没有和女朋友联系了,就想顺道去看看。李君女朋友叫风满楼,是李君的大学同学。李君大学的时候很低调,加上身上有的艺术气息使得他衣着很随意,基本都是牛仔裤加T恤衫,也从不炫耀家里的钱,他觉得那很无聊。但是风满楼就是喜欢他这个好像又没背景又没钱的一个有点颓废的样子,他以为风满楼什么都不知道,其实风满楼有一次在街上看到李君,李君刚好从他父亲的车里面出来,但是没有看见风满楼,风满楼跟着他父亲的车到了公司,才知道李君是个有钱的富少。风满楼装作不知道,处处找机会接近李君。李君不反感风满楼,他只是觉得这个长得很耐看的女同学很维护他,兴趣爱好都比较相似,而且经常能够在一些地方碰上,觉得很有缘分就不知不觉得和风满楼在一起了,父亲去世的时候,她还来忙前忙后的,这么长时间没见了。只怨自己这段时间太忙了忙着赚钱,而忽略了她,就准备到风满楼的住处去看看,想到比较晚了就不打电话,要是风满楼睡了,自己就回家,反正自己也有钥匙。

  打开门之后,李君真希望自己没来过。在屋里有两个人,除了风满楼还有另外一个,那个人自己认识,是父亲的合作伙伴,自己经常叫刘叔叔的刘元,两个人衣衫不整,风满楼惊慌失措的把刘元的手从两腿中间拉出来。刘元倒是一点都不惊讶,说:“大侄子,你怎么来了”神态冷冷的,好像还嫌李君来的不是时候。李君转过身,没有答话,关上门走了。风满楼在他走的时候说了一句,:“李君,你听我说....不过并没有追出来,而是被刘元拉住了。李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一个晚上没睡好,地上满地的烟屁股。

  k最新。章7:节上酷匠lJ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