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战持续了七天七夜,不曾停歇。城外尸体三丈高,血水千米长。尹梦安忘记了一切,只记得不停出剑、念咒、撒下符纸。

           有天命师不断血祭,一个个在她面前爆开,每个人走时,便将天命牌交给她,然后从容淡定,微笑着上前。

           这是天命师一族的骄傲,哪怕已知是必死之局,却仍旧毫无畏惧。

           到第七天清晨,尹梦安已成天命城中最后一位天命师,整座天命城已成空城。

  "酷匠cm网T◎永|;久s免-费看小iI说f

           她全身是伤,手里拿着装满了三万天命牌的乾坤袋,站在城门后,听着叶桦卿的声音。

           “安安,开门,我保你一世无忧。”

           尹梦安不说话,她看着那满是鲜血的城门,慢慢道:“叶桦卿,到底是什么,逼得你走到这一步呢?”

           说着,她仰起头来,看着城楼上写着的天命城三个字,悠悠想起六年前那个倔强的少年。他跪在城楼下,答应自己的父亲,一心向天命之术,至死不悔。

           “你答应过我忘记过去,也对我说过爱我,是假的吗?”

           尹梦安将手搭在城门上,听到身后整座城池的震动之声,终于忍耐不住,嘶吼出声:“我以天命师一族人的性命与你相赌!我为了你,扰乱星轨、违背婚约、忤逆父上、背弃族人。”

           “我为了你,与天争、与命争、与人争。”

           “你为何还要负我!”尹梦安仰起头来,眼中全是血泪,声音仿佛是被沙子狠狠碾压而过,嘶哑而绝望,“为何还要负我!”

           “我负你?”

           城门外,叶桦卿却是轻笑起来,回忆起少年时光,扬声道:“不,安安,叶桦卿从来不曾骗谁,也不曾负谁。从来没有人给过叶桦卿什么,所有的都是叶桦卿自己去争取。”

           “你说你的父亲教我天命之术,他是为了他自己,他太高傲,想同天争,不是为我。你说你因爱我扰乱星轨、违背婚约、忤逆父上、背弃族人,那也不是你爱我,只是你喝下了我给你的药,你以为你爱我。”

           “安安,”他站在外面,笑得苦涩,“叶桦卿一生不曾拥有过爱,没人爱我。唯一爱我的母亲,早在我八岁那年,一杯鸩酒,怀着她悲惨的爱情死去。安安,我也渴求过爱。可是当你把我的天命牌扔在地上时,我便明白,爱这种东西,于我而言,便是痴心妄想了。”

           “所以……”叶桦卿扬高了声音,“叶桦卿一生,当做大丈夫。求千秋功名,万古流芳!青史留书,供后人传唱!”

           “只是,安安,”叶桦卿的声音慢慢平和下来,“你若出来,我仍旧愿意保你,一世无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