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浔回来了,老城主要求如约举行婚礼。

         全城上下张灯结彩之时,叶桦卿却和尹梦安在喝着酒。

         尹梦安喝得多,叶桦卿就在旁边给她倒着酒,苦涩地笑着:“安安,他回来了,你开心吗?”

         听到这话,尹梦安微微一愣,竟是抬起头来,看着他清俊的容颜,许久却是问他:“你开心吗?”

         叶桦卿被她问得有几分诧异,却还是笑了起来,他说:“安安,你开心,就是我开心。”

  更新$最◇快{上酷.2匠网

         听到他的回答,尹梦安没有说话,她点了点头,又胡乱喝起酒来。酒一杯接一杯,叶桦卿看她喝得有些迷糊了,终于下定了决心,将一小点白沫放入了酒中。

         这是一种药,它会让人忘记自己对上一个爱人的爱恋,转而爱上下药之人。

         尹梦安教他制这种药的时候,曾对他说:“这个药虽能让你爱之人爱上你,不过阿卿,若有一日,你爱上一个人,千万不要对她用这个。因为你将一生活在担忧之中,你永远不会知道,她到底爱不爱你。”

         他答应了她,然而此时此刻,他却还是对她用了这种药。

         因为他已走投无路,而他不能眼睁睁瞧着她离开。

         尹梦安拿着酒杯,方才抿了一口,便就愣住了。叶桦卿在一旁故作淡定地看她错愕的表情,随后尹梦安苦笑起来,竟是问道:“阿卿,你喜欢我吗?”

         叶桦卿没说话,许久以后,他抬起头来,那么认真地看着她,一字一句道:“喜欢。”

         “尹梦安,”他如此郑重地唤着她的名字,仿佛用尽了所有勇气,方才道,“我喜欢你。喜欢到你无法想象。”

         说着,他侧过头去,眼中全是苦涩:“尹梦安,我出身名门世家,却从未被人在意。我的母亲早逝,父亲软弱,继母喜欢把我往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方向培养,朝廷因为天命师不敢重用我。我曾以为我这一生注定孤苦,哪怕来到天命城,我也不过是求一个安身之所。可是尹梦安,我遇到你。”

         他看向面前的姑娘:“梦安,再没有人会像你一样对我了。我叶桦卿一生不曾拥有过什么,除了你。”

         尹梦安不说话,她呆呆地看着他,终于是低下头,哦了一声,随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