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她走远的身影,脑子里一片混乱。我觉得,这世间太过复杂,早已不是我所学所知能够理解。

           如我曾经以为我是三生剑剑灵,我收集五灵珠是为了活下去,结果不是。

           再如我原以为秦羽裳恨着沈长歌,我给她的药是救了她,结果不是。

           那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呢?

           如果我真的不是三生剑剑灵,如果我真的是神界九公主,那么如今的九公主白荨又是谁,而九公主与战神那一段痴缠的爱恨情仇,真相又是如何?

           如果我真的不是三生剑剑灵,那么,为什么我的灵魂会附在三生剑之上,又为什么,宫铭玉要骗我呢?

           为什么我最开始有意识的时候见到的会是宫铭玉;为什么战神见到我的第一面会叫我“阿荨”;为什么君子商会贱贱地叫我“荨荨”;为什么我会一直做着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有一位白衣女子,和一个素衣墨发的男子,我看不清他们的容颜,只看得到他们在桃树下相遇,一眼,便是万年。

           我想不出答案,这些东西,我参不透,可若我真的不是我,我又是谁呢?

           我如是想着,门外突然传来了动静,我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看见了站在门外一身紫衣的君子商。

           “荨荨,”他微微笑开,“这一次你再没有当年的聪慧,迟钝成这样,大概活得很是开心。”

  ……

           就在我们准备离开盒子里的世界时,我们发现,秦羽裳死了,她饮了毒药,自尽于房中。曾经,秦羽裳也尝试过饮毒自尽,可每一回沈长歌都会救她,可这一回,沈长歌他死了。

           凤倾卿和容羽尘的这二世,依旧与上一世一样,并不圆满,他们在一起,相互爱着,却是相互折磨着。

           我给了凤倾卿一颗丹药,原以为我这是帮她,结果却害苦了她。沈长歌临死前让我告诉现实中的他,不要再去当天命师,不要再逆天改命。

           我答应了他。

           君子商带着我离开了盒子中的世界,离开之时,他用聚魂灯收集了沈长歌和秦羽裳的魂魄,那时我才知道,原来沈长歌和秦羽裳分别是辛魂和丑魂。

           我们回到了冰室,我将盒子以及那张地图和人偶一起收了起来,终于离开了冰室。

           我和君子商去找沈长歌,或许应该说是林世卿的那一天,君子商站在窗边,面上不带一丝情绪,我依稀听到他身后的雨声,不由得开口问:“外面下雨了吗?”

           “嗯。”他点了点头,看着我,目光千回百转。而后,他走了进来,我直觉有什么可怕的东西随着他而来,不由得站了起来。他往前一步,我就后退一步。被他逼到墙边时,我才察觉退无可退,而他就驻足在我身前,静静凝望着我。

  %酷*匠_3网v首u!发C\

           那目光太深沉,太忧伤。合着面前这位清俊公子的面容,想必任何一个姑娘看了,都会觉得心疼。

           我也一样。

           他看了我许久,却是慢慢笑起来:“我们走吧。”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他方才那般的眼神,只是我的错觉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