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羽裳,他闭上眼睛,无论结果如何,沈长歌都像林世卿一样爱你。

         甚至比他更爱,爱到哪怕这份爱情只存在于他一个人的心里,他也要坚守下去。

         他心底里那个在月光下踢毽子的小姑娘,一直在他心上,从未褪色半分。

         她的毽子在月光下被高高抛起,又落下,就像他起起伏伏的心。

         他半生荣华,半生漂泊,都只是为了跟随她,永不分离。

  ,{酷匠》网正XA版首。O发Eb

         他将她再一次带回了天命城。她每天都在自杀或尝试杀他,不久后,大家都知道了,她是他强抢回来的人。他逼迫她流掉了孩子,杀死了她的丈夫,禁锢了她的自由。所有人都对他的行为义愤填膺,他却从来置之不理。

         他早已心如死灰,只等着什么时候,她能真的杀了他。

         前些天,她终于从我的手里,拿到了杀他的药。

         那药是仇情,用凶手的恨意所化,恨有多深,他就消失得多彻底。吃下的时候,他就明白了。他暗自吃下了延长性命的药物,然后在她诧异的目光里,温柔地问她:“我们去江南,好不好。”

         秦羽裳答应了,他们一起回到江南。他买下了整个秦府,让她带他参观她年少时的房间,逛园子的时候,他慢慢说起她的人生,她出生,她成长,她的喜好。秦羽裳十分诧异,却又不敢多问什么,来到花园的时候,沈长歌抬手指向了墙头,告诉她:“我十七岁的时候,就是趴在那里看你的。”

         “你踢毽子的时候特别好看,笑起来的时候,好像是这世界上最开心的人。”

         “我那时候就想,我得保护你一辈子。”

         他说着,再一次重复了他对她的爱情。

         他在七夕节遇到她,他救了她,他在成亲时许诺她一生一世一双人,他与她承诺永不分离。

         他越往后说,秦羽裳目光越怪异,仿佛是看到了一个疯子。

         他不由得笑了,眼中一片模糊,他那么认真地说:“我没骗你,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可对方不敢说话,只是怯怯地看他。

         最后,他终于放弃。

         “羽裳,”他说,“今晚月上高头时,你穿上我为你挑的那身衣衫,去墙边踢毽子吧。”

         “你做完这件事,我就放你走。”

         “从此,你就自由了。”

         “当真?”秦羽裳眼中露出狐疑。

         他笑了:“当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