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他便着手给林世卿准备换血。

         他自己去采摘悬崖上的药引,每次都弄得伤痕累累,然而秦羽裳却也从来不问他好不好,只是不断地询问进度。他每次都很认真地回答,次数多了,秦羽裳也会问问他的事情。

         他经常是午后在庭院里晒药,秦羽裳便站在他旁边,陪着他。

         有一次,秦羽裳突然问他:“你说我们曾有一世姻缘,那时候我们是怎样的?”

         沈长歌愣了,他已经很久很久不曾想起身为林世卿的时光了。

         于是他絮絮叨叨说起来,秦羽裳便痴痴地看着他说。说到末了,秦裳突然问他:“按你所说,你为了救我而来,可是最后我若没能爱上你,你后悔吗?”

         沈长歌没说话,秦羽裳转过头去,茫然道:“其实我也有做过梦,很早很早之前,我也梦见过你。只是我遇到了世卿,不过……”

         “到用药的时间了。”他再也听不下去,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当天晚上,他和林世卿换血。进房门之前,秦羽裳突然拉住了他,这是她第一次拉他的手,掌心冰凉,微微颤抖。

         她说:“沈长歌,治好他。只要他活下来,我就跟你走。”

         说完,她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什么未尽之语。沈长歌等了片刻,点了点头。

         他走了进去,将两根管子插入了自己和林世卿的血管之中。

         林世卿朦胧中醒了过来,他端详着他,许久,慢慢道:“我梦见过你。”

         血液在他们之间流窜,林世卿微眯了眼:“我梦见我曾经是你,有一位前世恋人,她会来找我,我猜她是来杀我的。所以我和你换了命,想躲过一劫。可是,我还是要死了。”

         “你不会死。”沈长歌淡淡开口,林世卿笑了,“不,我若活着,你便要和羽裳在一起了。”

         听到这话,沈长歌猛地变了脸色,这时候他才发现,林世卿已经暗中用不知道哪里来的匕首插入了自己的身侧。

         一刀一刀,他都未曾吭声。

         “林世卿!”沈长歌一把抢过刀来,也就是那刻,秦羽裳听到响动冲了进来。

         染血的匕首,奄奄一息的林世卿。秦羽裳愣了片刻,随后惊叫起来。

         “你做什么?你做了什么!”

         她扑过去,抱住林世卿。对方在她怀里闭上眼睛,嘱咐她小心。

         沈长歌呆呆地看着,片刻后,当秦羽裳猛地撞进他怀里,用染血的匕首再次捅入他的身体,高吼着我杀了你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杀了我吧!”他张开双臂,“羽裳,如果你要我死,那便杀了我吧。”

         女子愣住了,她颤抖着握着匕首,慢慢退开。

  酷f匠72网4首发!}

         “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眼里盈满了眼泪,“为什么要来,为什么要强拆散我和世卿,为什么要杀了我的孩子,为什么要杀了他?”

         “为什么你要来?”她号哭出声,“我宁愿死,也不要你来啊!”

         沈长歌浑身一震,他看着面前的女子,他为救她而来,但她却宁愿死,也不要这份活着的结果。

         他捂着伤口退开,狼狈而逃。然而临到门口,他还是忍不住停下来。

         “不管你信与不信,”他开口,“我没有杀他。”

         “是,”她笑了,“你没有杀他,他只是因你而死。”

         他没说话,他明白,她不信。

         在她心里,沈长歌已经被刻上了冷漠卑劣的标签,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她从来看不到他为她买下的牡丹,从来看不到他采药的累累伤痕。她总觉得他骗她,欺辱她,伤害她。沈长歌从来不曾给过秦羽裳温暖,他只是一直在破坏,一直在占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