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她是因为难产死的,他不敢冒着让她再生一次孩子的风险,便暗自给她用了堕胎的药,等秦羽裳发觉后,她疯了一般打他,骂他,撕咬他。

         然而他却也只能紧紧抱住她。

         他用了所有换了她,绝不能失去她。

         可她的言语却还是像利刃一般,来回割在他心上。

         沉默已久的她,第一次同他说这么多话。她哭着问他怎么不去死;她说她宁愿死,都不会和他在一起。

         她说他卑劣,说他恶毒,说他不是人。

         他颤抖着什么都说不出来。他已经为她死过了,又为她重新活了一遍,他将人生都给了她,除了她,他一无所有。

         她在他怀里号啕大哭,直到最后,沙哑了嗓子,终于再也哭不出声来。

  f最Q新,章'节(上"酷4匠5网

         从那以后,秦羽裳一直郁郁寡欢,她对他更加冷漠,连一句话都懒得给予。他想讨她欢心,他为她将天命城挂满花灯,他为她做尽了他能做的一切。可是他知道,她始终恨他,讨厌他。

         厌恶他的强求,憎恨他的夺取。

         为了让她高兴,他带着她出游。只是走在路上的时候,一个千年古尸突然向他们冲了过来。

         那是太出乎意料的事情,他几乎来不及反应,慌忙之间,就迎着对方冲了上去。天命师怕瘴气,而古尸的瘴气最重,没有天命师敢迎着古尸上去,一般都要跑远了才打。可是当时他心心念念,只有秦羽裳在后面。

         所以他不能退,不能躲,只能扑过去,忍住皮开肉绽的痛苦,将利刃捅进了对方身体。也就是那一刻,他身后突然一凉,却见秦羽裳拿着他出门给她自卫的匕首,狠狠捅进他的身体里。

         他说不清那是怎样一种感觉,只是一瞬间,他突然感到那么绝望。

         被瘴气伤到的地方不痛,被利刃刺到的地方不痛,反而是胸腔那里,痛得无法言语。

         她颤抖着刺了他一刀,又一刀。直到他再也无力,倒在了地上。她看着他,明明那么惶恐,却还故作镇定。

         “这是你应得的,”她说,“你杀了我的孩子,带我远离我的爱人。这几刀,是你应得的,从此以后,你我两不相干。”

         说完,她便踉跄着逃跑开去。他躺在地上,感觉漫漫黄沙吹砸到面容之上。

         他忍不住叫住了她:“羽裳!”

         姑娘完全没有回头,反而跑得更快。他又忍不住笑了:“你爱我吗?爱过吗?”

         姑娘终于顿住了步子。她背对着他,慢慢道:“沈长歌,爱上谁,是上天定的,不是我。上天让我爱上世卿,我又怎能违背?沈长歌,我不爱你,从头到尾,从未爱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