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第二世的故事却没有继续显现在我的眼前,我觉得眼前的东西越来越模糊,渐渐的,四周不再是方才的那般景象,反而是到了一个茶馆里面。

         凤倾卿的第二世,我是在茶楼遇见的,当天下着大雨,我坐在茶楼里喝茶,一个女子身着绯衣,翩翩而来,然后她在我面前坐下,放下了素白的油纸伞,低声询问:“梦姑娘?”

         我看着凤倾卿的那一秒,一下子愣住了,心想这就是凤倾卿这一世的样子,少了些成熟妖娆,多了些清纯婉约。

         我有些好奇凤倾卿为什么会来找我,看着她不语。凤倾卿却是自顾自地在袖间拿出了一封君子商写的信。

         其实我看见那封信是君子商写的的时候,我很是疑惑。我很清楚我现在的所见所闻,是因为我触动了那个盒子的开关,盒子将我带到了曾经的一段时光里。而这里面所发生的一切,大概是盒子主人的一段记忆。

         既然是记忆,这里面会出现君子商的东西,就说明君子商同这盒子的主人是有联系的。我不禁开始对盒子的主人好奇了起来,猜想着她会不会就是君子商想要复活的那位女子。

         凤倾卿看我不说话,只是盯着信发愣,她也不恼,她坐下来,温柔地撩起耳边的发。

         正想着,凤倾卿忽然对我开口说道:“梦姑娘,我要一味药,”说着,她嘴角微扬,带了一丝寒冷的笑意,“一味能杀了天命师的药。”

         她给我说了这么一个故事,一个颇有实力的天命师,贪图一个富商妻子美色,将富商杀死,强抢了富商的妻子为妻,还逼迫那女子流掉了孩子。她就是那个富商妻子,而她要杀的人,就是那个杀了她丈夫的天命师。

         这样离奇曲折充满悬疑的故事,我许久没有听过了,凤倾卿话虽简短,却让我热血沸腾,于是我拍案而起,愤慨道:“放心吧,别说是君子商让我给你药的,就算不是,这种人人得而诛之的人渣,我也会帮你!”

         说着,我将药丸放进了她手里,还不忘叮嘱:“这是用你的感情做出来的药丸,你给他吃下去,他会死于你的恨。你有多恨他,他便会消失得多彻底。”

         她向我道谢,而后翩然离去。

         我看着凤倾卿离去的背影,很是一番叹惋,心想着凤倾卿这一世又是如此的曲折多难,看来她和容羽尘的这段姻缘,真是好事多磨。

         想到这,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接过却听见身后有人对我说:“荨荨,怎么着,有烦心事?”

         我吓得猛然一回头,发现身后居然是君子商,吓得我差点把桌子给掀了。

         君子商看着我这一副受到了沉重打击的样子,哭笑不得地说:“荨荨见到我,也不至于欢喜到这种程度吧。”

         我深深地瞟了君子商一眼,说:“就你一个人会认为我这是欢喜的。”说到这,我忽然想起什么,对君子商说:“你是怎么进来的,宫铭玉呢,你们不是打起来了么,现在怎么只见到你,没见到他啊?”

  x,酷。匠6y网首v、发}~

         君子商笑了笑,一副深不可测的样子,说:“你猜啊?”

         我白他一眼,说:“我才懒得猜呢,你不说就不说算了。”

         君子商看着我,莫名地笑得很开心,许久才说:“你还是那么可爱。我就不逗你了,宫铭玉那家伙他和我打到一半,被他的好师妹叫走了,我来寻你,就被那个奇怪的盒子吸了进来。”

         我想着君子商话里面宫铭玉的好师妹,许久才想起来,原是当今九公主,白荨。

         “走吧。”忽然,君子商对我说道。

         我疑惑地看着他,说:“走?去哪里啊?”

         “天命城,去见现任城主,沈长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