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深夜。凤倾卿尚还在睡觉。官兵突然冲了进来。他们抓走了她和家人。嘴里叫嚷着什么屯兵谋反。她来不及反应,只看见周边嘈杂的一片。她被抓走的时候,终于想起容羽尘来。

         她大声叫嚷他的名字,扒在门边不肯走。

         她想他会来救她,一定会来。

         官兵掰开她的手指,将她拖了出去,带进了天牢。当天夜里,她和母亲等凤家女眷被关在一起,守卫朝着她们说一些污言秽语,一会儿说这次凤家不保,她们会被卖到青楼里充当官妓;一会儿说他的父亲身为太子系,却还屯兵自重。

         所有女眷都在牢中哭哭啼啼,只有她抱紧了母亲,一言不发。因为她知道,容羽尘会来,一定会来。

         然而一天、两天、三天。

         直到太监带着圣旨来,通告凤家因屯兵犯谋逆罪,男丁斩首,女丁流放,他都没有来。

         她听着太监宣读圣旨,觉得世界一片黑暗。

         当天夜里,看守她们的士兵就将她和姐妹们分别带了出去。她挣扎,哭闹,他们按着她,调笑着告诉她,只要她愿意伺候他们,他们就可以同上面求情,为她林家保住几个男丁。

         她哭着大喊: “我不信,我是容家大公子容羽尘的妻子,他会来救我,救我们凤家!”

         众人哄笑起来。

         “办案的就是容大人。”有人说,“容大公子怎么还会为你求情?若真的求情,怎么还会让你到今日。我的大小姐啊,这世上,哪个人是你靠得住的?只有利益交换最为可靠,谁会冒险搭救一个什么都给不了的人?”

         “你看,你一直在等着容大公子,可是他来看过你吗?”

         “他喜欢你?林大小姐,我也喜欢你。情爱这种东西最不能信了,你这么聪明,怎么会信呢?”

         “除了你自己,大小姐你可是一无所有啊。”

         凤倾卿再说不出话来,那些人的话萦绕在耳边。她看着牢狱里漆黑的顶,许久许久,终于握住了一个男人油腻的衣衫。

         “求你……”她说,“求你,救救我的家人。”

         十八岁的她大声哭出来:“我把自己交换给你,求你……”

         她一面说,一面放声痛哭。

         在话音出来的瞬间,她知道。她这一生,已再等不来容羽尘。

         那个少年在那绝望的日日夜夜,死在她心里。

         “其实我知道,那些人不过是戏弄我……“躺在床上的苍老得女子说起来,声音中全是疲惫,“可是我不得不信。些人玩弄够了我,终于在我父兄斩首的那日,将我带到了刑场。我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在我面前,我想冲上去,和他们一起死。可是那些牢头按住了我。他们打我.拖着我和我的母亲们一起,然后带向了凉州。”

         “一路上,没有人把我们当人看。我的姐妹们有些因为忍受不了自杀了,而我母亲也染上了重病。”

         她照顾她的母亲,一路上,那是她唯一活下去的信念。有一天晚上,她母亲突然将她叫醒,靠在她肩上,和她说起父亲来。

         她说了许多,末了,突然问她: “你爱容羽尘吗?”

         那是有人第一次问她这个问题,也是她第一次如此深沉地去想这个问题。她让母亲靠着她。想起那个人来,想起他如画的眉目。想起他的笑容,终于回答: “ 爱的。”

         “因为爱他,所以我信了他,始终等着他来救我。我本来以为他真的能如他所说,只要他活着,便护我一世安泰。”

         她吸着鼻子:“真的,娘,我是这么想的。”

         凤母没说话,微笑起来,拍了拍她的手掌。

         片刻后,她沉沉睡了过去。临睡之前,母亲说: “倾卿,好好活着。以后记得,所有的东西,在你手里的才是你的。这样你这一生,才不会再像今日一样,走到绝路。”

         那是她母亲送给她最后的话,然后母亲靠着她,睡过去了。

         凤倾卿坐着不敢动,她感觉到了母亲的僵硬。大颗大颗眼泪落了下来。第二天清晨,她被押解上路,连为母亲立坟的时间都没有。

  t更新Uk最快…上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