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和容羽尘结下了梁子,凤倾卿开始天天去找容羽尘的麻烦。容羽尘一开始还会生气,后来就只会淡然而笑了。

         有一次她在墙边踩着凳子踮着脚对着庭院里坐在轮椅上看书的人破口大骂,结果对方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喝着酸梅汤。末了,抬头微微一笑,还问: “你喝吗?”

         当时是盛夏,她骂得嗓子眼都干了,一看那酸梅汤,立刻缴械投降,翻过墙去,咕噜咕噜就喝完了全部。

         喝完以后,凤倾卿忍不住指着那酸梅汤道: “你……你家这酸梅汤怎么做的?怎么和我平日喝的不一样,特别好喝……”说着,凤倾卿终于撇了撇嘴,一副自己很吃亏的样子道, “你今天讨好我了,我可以勉强当你是朋友,朋友是要分享好喝的,要不……我明天勉强来看看你?”

  酷匠o网“首J发

         “就这样决定了。”趁着容羽尘还没开口,凤倾卿转身就跑,身手利落地翻过了墙。容羽尘瞧着她的背影,忍不住笑弯了眉眼。

         隔天,凤倾卿挂念着酸梅汤,按时报到,却见酸梅汤旁边还放了一盘梅花糕。于是凤倾卿再也记不起他们之间的恩怨,彻底沦陷在容羽尘每天带来的美味糕点之中。容羽尘喜欢在她吃东西的时候看书,有一次他看着书的时候,突然伸手揉了揉凤倾卿的头。凤倾卿含着桂花糕微微一愣,正准备破口大骂,容羽尘突然开口: ”你要不要加一盘梅花糕?”

         凤倾卿立刻忘记了容羽尘的动作,而这个动作。也就成了习惯。有一次。当容羽尘审视着她,认真说“你胖了”的时候,凤倾卿终于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被他摸头有种奇异的感觉。

          “喂,你是不是把我当狗养啊?”

          “嗯?”容羽尘抬头, ”你以为呢?”

          “你……”

          “不过,”容羽尘打断她, ”我很喜欢狗。”

         说完,容羽尘就笑了。他的笑容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凤倾卿居然莫名其妙地觉得,他这么好看,好看得她的心跳都不正常了。

         因为那种不正常的心跳,凤倾卿一连几天都不愿意再出门见容羽尘。某天下午,凤倾卿父亲回家的时候,面上露出了担忧之色,同凤夫人谈论道: “皇后善妒,谋害沈贵妃,现在被打入了冷宫。圣上迁怒容大人,现在已连降三级,看来……容家是要倒了啊。”

         “后宫的事,怎么牵连到朝堂上?”凤夫人宽慰。凤父叹息一声: ”是朝堂的事牵连到后宫啊!”

         听了这话,凤倾卿悄悄退了下去,赶紧翻墙到了容羽尘家。然而她没看到容羽尘,也再没看到过。只听说容家局势不好,一日日没落下来。

         四月初,长公主举行了花会,邀适龄男女前来。众人皆知,这其实就是给适龄的男男女女相亲的时日。当天,凤倾卿被凤父催促着前往,刚入席中。便瞧见对面坐着容羽尘。

         他静静地坐在那里,周边除了侍卫空无一人。此时容家地位尴尬,没有人愿意去主动结交他,而容羽尘也不是擅长交际的人,只能被晾在那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