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影月给我的盒子里面,装着的东西不多,只有一张已经泛黄的地图,以及一个制作十分精良的人偶,栩栩如生,绝代倾城。

         我拿起那张地图,觉得很眼熟,可又想不出是在哪里见到过,关于地图的记忆几乎为零,可是我却莫名地觉得它很熟悉,像是被我遗忘的某件很重要的东西。

         就在我准备仔细研究一下这张地图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瞟到盒子的纹路上有许多凹凸的花纹,好像是什么按钮,我放下地图,拿起盒子,按下其中的一个按钮……

         一瞬间,整个冰室都被盒子发出的耀眼白光笼罩着。待白光消失后,我已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

          从装饰上看,这是在皇宫之内,却没有一个人,没有一盏灯。空旷的大殿里,只有滴水的声音、一下、又一下。

         “我答应你。”一个苍老的女声从内殿里传来。我循声走了过去,听着那人道, “我会将陵寝按照你所说的位置修建成你所要的样子,待我死后,我也愿意将魂魄交给你。只要你让我再见他一面。”

         说着,那个女人顿了顿。似乎在等着谁说话。我一听是关于魂魄的。立刻警觉起来,疾步走了进去。然而我没看到其他人,也没有听到其他声音。只看见飘着的帷幔之后、凤榻之上,一个女子静静地躺在那里。

         我走过去,卷起了她的帘子,看见她的面容。

         她已经很老了,皱纹爬满了她的面容。身材消瘦如骨。她似乎已是垂死之际。完全看不到我一般,双目无神地瞧着上空。好像周边有人一般。说起一个故事来。

         她说:“元熙元年,皇后诞下皇子,但很少人知道,皇后当时诞下的,其实是双生子。双生乃不祥之兆,于是皇帝将体弱的那位皇子灌了毒药,让人悄无声息地处理掉。皇后不忍,偷偷让人将孩子送到了自己哥哥容擎宇的府中,让容擎宇为这个孩子换了身份,寻画皮师改了容貌,取名容羽尘,成为容家大公子。”

         而那时候,她尚还是丞相的女儿,住在青衣巷,与容府仅一墙之隔。

         因为住得近,她是京城世家圈里第一位见到容羽尘的姑娘。

         在容羽尘十二岁之前。他没出席过一场宴席。而到了他们那个年纪,同阶层的孩子差不多都接触了个遍,出于对于盛出美人的容家的大公子的好奇,凤倾卿被好友们怂恿着,以捡风筝之名,打算去容家一窥芳颜。

         当天是个好天气,凤倾卿被一干人撑着翻过墙之后,提着裙子,以一个猥琐的姿态绕进了容府。才走了没几步,她便听到一个少年清朗的声音,冷喝: “滚回去!”

         凤倾卿微微一愣,随后火气就上了来。转过身想瞧瞧是哪个人这么大胆敢这样吼她,于是她便看见了容羽尘。

         他穿着月华色的长衫,头发用白玉冠整整齐齐梳着。安稳地坐在一个木质轮椅上。他的眉目如画,鼻唇似琢,肤色仿如上等白玉,美得惊心动魄,让人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然而凤倾卿那时候还小,对美的痴迷程度还没达到一定高度。片刻之后,她立刻反应过来,刚才就是这个瘸子吼了她。她有自信打赢这个瘸子,便气势汹汹地冲了过去,一脚踢到对方轮椅上。怒道: “你再说一句试试,死瘸子!你知不知道本大小姐是谁?”

         大概由于这句话太欠抽,凤倾卿最后是被人扔出来的。

         那个少年将侍卫叫了过来,两个人抬着凤倾卿,打算将她扔过那堵墙去。

         凤倾卿对着少年咬牙切齿,怒道:“有种的留下名来!本大小姐早晚来打断你的腿!”

  T/酷y$匠网*h正《版首发)…

         少年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白晃晃的牙在阳光下闪瞎了凤倾卿的眼。

         “容羽尘。”他说得一本正经,“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容家大公子容羽尘,姑娘你大可放马过来。”

         “我叫凤倾卿。”凤倾卿捏紧了拳头。高声大喊. “死瘸子,你等着死吧!”

         “扔!”容羽尘立刻冷脸下令。凤倾卿瞬间享受了一次被高空抛物的过程,以脸朝下的姿势摔倒在一干友人面前。在空中时,凤倾卿甚至感觉到了什么叫大地迎面扑来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