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岁岁,岁岁年年,她也忘记是哪一日,她去看沈幸生的时候,发现有一个男人,他穿着宫仆的衣服,拿着扫帚,看着正在玩耍的少年。

         那时候她儿子刚满十岁,正是贪玩的年纪,不小心摔进了湖里,那男人竟是毫不犹豫,扔了扫帚就跳了下去。等跳下去后,那男人立刻惊叫起来,似乎根本不识水性,反倒是沈幸生,一路游到岸边上来,站在岸边看那男人苦苦挣扎,冷哼了一声:“不自量力。”

         那男人扑腾了片刻,似乎是要沉下去,千影月终于看不下去,手中长绫蓦地滑出,将那男人从湖里拖了出来,随后便命身后人将人救醒过来。

         男人醒过来后,慢慢翻过身来,颤抖着跪在了地上,遮住了自己的脸。

         然而她已经看到了,三十多岁的男人,头上却已经有了些许白发,双手粗糙,似乎就只是一个普通奴仆。

         她静静看着他,感觉心上刀割一般地疼。他沉默了许久,终于道:“少宫主身上衣服还湿着……”

         “放肆!”话还没说完,沈幸生脾气却是大得不行,一脚踹到沈竹沥身上,恼怒道,“本少宫的事是你管的!”

         “小人知罪,小人知罪!”一听这话,沈竹沥立刻磕起头来。沈幸生见千影月不说话,不由得有些担忧地看了过去,千影月看着跪在地上的沈竹沥,不由自主地恼怒起来,却是笑了,慢慢道:“踢得好……这样下作卑贱的人,也敢过问少宫主的事?拖下去打……”

         千影月冷笑起来:“拖下去,给我用心打!”

         当天夜里,沈竹沥就在千影月门外被杖责了四十下。她听着外面男人闷哼的声音,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突然想,他为什么不叫出声来呢?

  懦弱如他,为什么,不求饶叫出来呢?

         打完之后,她走出门来,当时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他被人拖下去,拖出门口时,他睁眼看她,却见她站在长廊之上,红衣墨发,美得令人心惊。

         他不由得笑了起来,看见他的笑容,她愣了愣,然而只是一瞬之间,她便转出了院门,再没了踪迹。

         因为出了这桩子事,沈竹沥再也不能靠近内院,于是很久很久,千影月都没再见过他。因为神啻宫除了宫仆之外,大多修习术法,所以岁月对他们来说,早已没有了太大的意义,千影月也就忘了,到底是多久没再见过沈竹沥。等她突然想起来时,发现沈幸生已经长大成人,而她的母亲千影思,也到了大限之期。

        千影思将死那夜,她将千影月叫到了蛊池边上,然后猛地出手。

         对于这一天,千影月早已知晓。

         她自小被当作药人养大,如果此时此刻,千影思能吞噬了她的力量,她的命便能全部转到千影思身上。这一点,她早已从典籍中得知。

         母女俩缠斗起来,打斗到最后,两人皆是伤痕累累,抬一下手,都觉得费力。千影思病重,落了下风,只等千影月最后一刀,便能杀了她。然而就在那时,千影思却是猛地一拍地板,千影月突然觉得地面一空,猛地坠了下去。

         坠下之时,她便知是自己的死期,那一瞬间她脑中千回百转,最后却是叫出了一个多年未曾叫出的名字,竹沥。

         而后便感觉身上一疼,狠狠砸在了地上,骨头似乎都碎了开来。她的眼泪全被砸了出来,转头往旁边看去,不远处,就是冒着泡的蛊池,而蛊池的对岸,就是一层一层的台阶。她只要能迈过蛊池走过去,就能出去,然而她知道,蛊池里装的,一定是那种叫“续命”的蛊虫,只要她一踏足,她的命便会由蛊虫续给千影思;然而她不过去,以她现在的伤势,不久之后,亦是死。

         “竹沥……”不知为何,她闭上眼,让眼泪滑落下来,叫的却仍旧是那人的名字,一声一声。

         她想,竹沥,如果知道今日,你是否还会让我来?

         沈竹沥,你让我来,到底是因为爱着,还是从未爱过?

         蛊池中发生的一切,外面都不知道。然而沈竹沥却在半夜惊醒,只觉得心跳得飞快。

         他突然想见见她,那么想,似乎再不见,就永远见不到了……

         他轻轻起身,从门外偷溜了出去。在神啻宫几十年,他早已熟悉了所有的道路,假装晚上值夜的宫仆,直奔向千影月的院子。他本只是想偷偷望她一眼,然而走到一半,却听到外面的喧闹 之声,沈幸生在外面大喊着:“本少宫要去见我母亲,你们拦着干什么?”

  酷4匠网{A永;W久%免l费R2看}。小0说P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