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影月看着他,似乎不明白他说什么,他便再重复了一遍,“你跟你母亲回去,好好带着孩子,以后荣华富贵,我拿着这些钱,也会过得很好,我……”

         “懦夫!”千影月终于再也无法忍耐,一巴掌扇到了沈竹沥脸上。沈竹沥一个踉跄,撞到桌子上,摔了下去。千影月猛地从旁边人腰间抽出剑来,指向沈竹沥,模糊着眼,颤着手,大喊了一声:“大丈夫懦弱如斯,你还不如去死!”

         沈竹沥不说话,他看着剑尖,许久后,却是笑了。

         “我懦弱……”他惨白着脸,牙齿打着战,“你不是,早就明白吗?我只是个普通人,我不聪明,赚不到钱;也没有武功,不能保护谁。我打小没怎么读过书,也没什么骨气。我这辈子,欺软怕硬,畏惧强权,和所有小市民一样,心胸狭隘,斤斤计较,这些,你不是都知道吗?”

         千影月没说话,她看着他,许久,她猛地闭上眼睛,眼泪顺着脸颊滑落而下,她沙哑着声道:“沈竹沥,你记好,今天这个选择是你做的,以后,不要后悔。”

         说完,她收了剑,猛地回身,抱着孩子,大步向外走去。沈竹沥痴痴地看着她的背影,直到旁边所有人都散尽,只留室内一片冷清,他将手探入怀中,摸着那根木簪,含着眼泪,低喃了一声:“我这傻媳妇儿哦……”

         把这人世想得太简单,把这世间想得温柔。

         这世界,不是有爱就可以的。

         爱情这东西,本来就是建立在衣食无忧后的奢侈品,他沈竹沥太穷了,怎么给的起呢?

         有了钱之后,沈竹沥开了家医馆,而后又开了家客栈。医馆生意不太好,没两年就倒闭了,于是沈竹沥老老实实开起了客栈。他过上了他年少时期盼的日子,衣食无忧。他才二十五岁,媒婆们也开始上门说亲,每一次他想张口答应,然而不知为何,却又开不了口。

  o7酷O2匠?)网h首{z发

         有一日,他听说神啻宫要招宫仆,那天夜里,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想了一晚上,第二日,竟就背了包,去了神啻宫。

         他给管事的塞了钱,很容易就混了 进去,然后就开始做了杂役。

         神啻宫在高山顶端,除了盘山台阶,其他三面都是悬崖峭壁,根本不能出去。宫仆的生活很简单,也就容易八卦,他常常听别人说起千影月,说那是宫主的女儿,长得美,天资聪慧,寻来不过四年,就已经是武艺术法双修,宫里少有敌手。

         每次听他们说她过得好,他就觉得开心,忍不住躲在被子里闷声笑出来。

         但他不知道,回去后的千影月,其实过得一点都不好。

         她还是婴儿之时,她母亲便将她作为药人来养,当年她提前清醒,回来之后便要将当年没做完的补回来。

         回到神啻宫,她母亲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她扔进了一个充满了虫子和浓腻药汤的池子,许多虫子来咬她,她在里面尖叫、哭泣、躲藏,然而却都没有任何人会来救她。

         她一开始会叫着沈竹沥的名字,每每听到,千影思便会露出嘲讽的笑容。一次又一次,她慢慢理解了千影思脸上的嘲讽,逐渐也就不喊了。

         喊他做什么呢?他早就放弃了她,那个懦弱的男人,连妻儿都守不住,拿她换了万两黄金,如果见到这样的景象,还不吓晕了过去?

         久而久之,她开始习惯这样的生活,习惯了冷着脸看人,习惯了一个月一次跳进蛊池,习惯了随意杀人,也习惯了……有一日、她可能会随意被他人杀。

         她成了众人眼中越发合格的少宫主,只有在偶尔去看看儿子的时候,会遥想起来,有那么一个男人,会在冬天为她焐脚,背她回家。

         然而那人的面容,却是随着时光的流逝,越发模糊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