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秋来,转眼间就是三个年头。千影月成功地成长为一个巧舌如簧,演技出众,坑蒙拐骗无所不能的女汉子,而沈竹沥也将他半吊子的医术发展了一下,成为一位真正的医生。

         年初,在开封被再一次砸摊之后,沈竹沥将千影月藏在小巷子里就跑。他被人揍了一顿,一瘸一拐地回来找千影月的时候,看见千影月扶着墙在一旁作呕。他慌张跑过去给千影月诊脉,随后便楞了楞,抬起头来看她。

         那时候千影月已经不是小姑娘的样子,但看他的时候,一双眼还是干干净净,清澈见底。他愣了愣,随后便笑起来,欢喜道:“影月,咱们有孩子了。”

         回去的路上下了雪,千影月的鞋底薄,沈竹沥怕她受寒,就让她撑着伞,背着她往城外租的房子里走。雪下的很大,不一会儿就堆积起来,千影月却一点都不觉得冷,她趴在沈竹沥宽阔的背上,听着他踩在雪里嘎吱嘎吱的声音,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了上来。突然希望时光止步不前,她能就这样一直待在他身边。陪他终老。

         那天回来后,沈竹沥带着千影月又换了一个小镇,而后他在那里花了毕生积蓄买了一套小房子,开始认认真真地给人看病。他的医术不算好也不算坏,勉强也能糊口,千影月也不再怎么出门,安静地在家里等他回家。当时是冬天。千影月体寒,每天晚上沈竹沥就将她冰冷的脚放到心口焐着,捂热了就让她睡着,他便开始做一些白天接的帮人抄写文书的活儿。

         夏末的时候,千影月生下了一个男孩,母子平安。那时候,沈竹沥瞧着床上躺着的母子两人,突然觉得,他这一辈子,已经很是圆满。于是他给孩子取名叫幸生,沈幸生,希望他这一辈子能有幸福的一生。

         孩子满月那天,沈竹沥收了医摊,在回家路上给千影月买了一根木簪。他欢喜地回到家中,然而一进家门,他就愣住了。

        家里坐满了人,千影月抱着孩子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对面坐了一个女子,优雅地端着明显不属于他家所有的名贵茶器,抬头冲他妖娆一笑:“我来介绍一下。我是千影月的母亲,神啻宫的宫主,千影思。谢谢你照顾她这么久。”女子大手一挥,门外人立刻抬了两个巨大的箱子过来,箱子打开的瞬间,整个房间几乎被里面的黄金照亮。

         女子淡道:“和千影月告别,这些,都是你的。”

         一听这话,千影月猛地抬起头,死死盯住了沈竹沥。

         沈竹沥看向她,她穿着朴素的衣衫,抱着孩子,十指因长年劳累长了厚厚的茧子,和旁边女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看着他,眼里盈满了眼泪,而眼泪后面,则全是恳求。

         他看了千影思一眼,千影思瞧着他们二人,淡然道:”不是我要拆散你们,只是沈竹沥,你配不上我女儿。你资质凡庸,而我的女儿……”说到这里,千影思看向千影月,眼里充满了怜爱,“那可是用千虫百蛊,数万计名药养出来的根骨,百年难得一遇,若不是当年出了岔子跑出来,你这样的小瘪三,碰一下都可以折了你的性命!”

         沈竹沥没说话,千影月却是猛地大吼起来:“那又怎样!我不记得,我统统不记得!我现在就是要和他在一起,我就算死也要死在他身边!”

         “哦?”千影思笑起来,“那么沈竹沥,你呢?你也要我本该荣华富贵,衣食无忧,有着万金之躯的女儿,陪着穷困潦倒,买一根木簪就可以当礼物的你在这个小破屋子里,穿着粗布麻衣,一辈子洗衣做饭,然后碌碌无为不知是病死还是饿死地死在你身边?!”

         “还有你的儿子,跟着你们俩,再把这样的人生走一遍?!”

         “竹沥……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千影月在旁边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拉着沈竹沥的袖子:“我们在一起,什么都没关系。”

         沈竹沥不说话,他听着两种声音交杂在他耳边。

         他想起年少时,他想读书,只能在私塾门外听课,被老师发现了,就是一顿狠揍;他想吃米饭,在家里撒泼哭闹,最后娘亲煮了一碗米饭,自己吃了两天的糠。

  .酷\;匠+网唯!一P:正版c,7其他C}都j是盗LB版0

         他忍不住笑了起来,眼里也盈满了眼泪,然后看向千影月。

         千影月似乎明白了什么,拉着他,不再言语,他伸出手来,抚上她的面容,沙哑着声,慢慢道:“你回去,好好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