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灵璃死后,我被宫铭玉和千影月带进了一个地宫。可是刚进了地宫,君子商就杀了进来,宫铭玉为了引开他,与他打斗,将他带出了地宫。

         我很弄不懂宫铭玉与君子商这种“相爱相杀”的关系,但是鉴于君子商之前阻挠我救沐灵璃这件事情,我很赞同宫铭玉去揍一揍君子商,最好揍得他连自己的亲妈都认不出他来才好。

         我环顾四周,这才发现了我们来到了一个冰室,冰室里挂满了奇奇怪怪的画,画中的事物有些模糊,该是因为年代久远,所以画中画了些什么我是看不真切的,只看得见每一幅画中都有一位白衣女子,气质如兰,婷婷立于画中。

         我再看过去,正中央放了一个冰棺,千影月拉着我走上前去,随后便让我站在原地,自己坐到了冰棺旁边,用手抚摸上冰棺里躺着的人的脸。

         那人并不年轻,看上去似是七八十岁的样子,消瘦的身材裹在湛蓝色华贵的长衫,倒显出几分贵气。但仅凭五官来看,年轻时候也不算什么美男子,长相最多不过清秀,所以千影月那么痴迷地看着他时,我不由得有些疑惑。但我不敢出声,只能站在一旁静静等着,许久,她方才道:“我想让你帮个忙,与之交换,我会告诉你一些你很感兴趣的事,比如说,君子商收集五魂,为的是什么?再或者,你是不是真的是三生剑剑灵,以及你一直在做的那个奇怪的梦。”

         听到这话,豁然抬头,诧异地看着她。千影月似是很满意我的反应,微笑起来,浓妆之下的容颜,竟有几分洒脱:“而你,就让我看看我这一生时光,然后杀了我吧!”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又为什么要死?”我有些诧异,她低头笑了笑:“我活得太长了,一般人杀不了我,连我自己都不能,但是……我想,他在下面,一定等了我太长时间了。告诉你,是作为给你的酬劳……”

         “这是,我唯一能给你的酬劳了。”

         我这个剑灵为了能活下去,千辛万苦地去收集五灵珠,然而此时此刻,这个人却告诉我,我其实并不是三生剑剑灵。

         那么,我为何收集五灵珠呢?宫铭玉又为何要欺骗我?而君子商,收集五魂,想做的又到底是什么呢?

         让千影月死并不是一件难事。她是神啻宫有史以来最强的一位宫主,早已练就不死之身,一般人杀她可能很难,但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能让她死的药我恰好放在了身上,便径直掏给了她。她吃下药丸后,我又给她开了水镜,陪她坐在冰棺边上,仰头看向水镜上的画面。

         水镜的开头是千影月十五岁那年春末,她从神啻宫逃出来。

         那时候的她没有记忆,只记得自己叫千影月。但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去哪儿,只觉得自己必须离开,于是跑得飞快。她不知自己跑了多久,只觉得天色渐晚,体力也越发不支,正想休息一下,便听到了一声尖叫,伴着踩到枯枝之声。

         她豁然抬头,看见跌落在树丛之间的人。那人穿着一身素色长衫,惊恐地看着她,浑身颤抖。

         他压住了小树,便可看见他身后隐隐的火光,伴随着火光一起过来的,还有一股诱人的肉香,让她的肚子咕咕作响。她同那人静静对视了片刻,突然向前迈了过去。

         那人紧张得赶紧捂住脸,拼命叫喊起来:“不要杀我!我什么都没看到!不要杀我!”

         她本来想去火堆那里找吃的,听到这话,便走到了男人面前,低哑着声音道:“你认识我?”

         “不认识!”男人回答得干脆利落。

         “别回答得这么快,你再好好看看!”她有些狐疑,不认识她,看见她反应那么大干吗?

         “不要”男人拒绝得很快,用手死死捂住脸道,“看见你。你肯定要杀我灭口,我又不傻。现在我什么都不知道,女侠,不管你是杀了人跑出来还是被人杀,求你放过我。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幼龄儿女,他们都靠我养活,女侠,我死不足惜,求求你可怜可怜我那老母小儿,做人要积德啊!”

         男人一口气说完了许多,随后便喘息着等待她的话。等了许久不见她回话,男人悄悄张开了一下手指,从指缝里看到,那个像鬼魅一般的红衣少女早已经坐在了火堆前,正在一脸认真地啃着他烤了许久的野兔。

         “女女女……女侠!”男人大着胆子,背对着她喊了一声,“我……我说的话,你听见了吗?”

         “唔……”她嚼着肉,含混不清道,“你说了很多……”说着,她将嘴里的肉咽了下去,然后抬起头来,一脸正经地道,“我统统都没听懂!”

  -酷匠网x唯一正版0,其%9他9都"K是☆U盗g@版

         男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