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始终只是一只精怪,始终不能懂得到底什么叫人心,她不明白她做的一切是如此轻浮,她只知道,自己喜欢一个人,想对他好,想要他喜欢自己,所以她可以做一切。

         她躲了许久,终于出手,猝不及防伤了他。毕竟是一只修行了千年的鲸鱼妖,他当时还是太年少。

         然后她把他抓了起来,将他绑起来的时候,她还是满脸惶恐,颤抖着手道:“你别害怕,我不是想对你做什么……我只是想让你想起来,给我一年,一年就好……”

         他没说话,反而是嘲讽地笑了起来,淡然道:“我不害怕,害怕的是你。”

         是她在害怕,一瞬之间,他便从她眼里看到了她太过易懂的内心。她愣了愣,却没被激怒,许久后,竟是莫名其妙说了句,“是,我在害怕。因为我有爱,但你没有,所以你何须害怕?”

         说着,她喃喃自语起来,不知是在说服谁:“你会想起来的……终究会想起来的。”

         他那时便知道,她一定是觉得他忘了什么,而且,她爱他。

         她的爱太坦然了,没有任何遮掩,只需一眼,这位洞察人心的祭司便了解透彻了。

  GA酷y匠Kr网正Ly版)“首发w

         那三个月,她搜罗尽一切好吃的给他,好像哄孩子一样把所有好玩的东西给他。他想要什么,她就想办法给他找什么,唯一的要求,只是让他喝她调制的各种奇怪的药。

         每次喝下去,她都会问他 一句:“你记得我吗?”

         他从来不回答,只是漠然看着她,她便苦笑起来,安慰自己道:“没关系,换下一个方子就好。”

         后来她配的药时间越配越长,以前是一天能配好几服,后来就变成了好几天,甚至一个多月。

         她身上受的伤越来越多,祭霂哲坦然喝着她给的药,因为他知道,里面到底加了多少许多人梦寐以求的至宝,这样送上门来的美事,他不喝才是傻子。

         一年后,在那些灵药的滋养下,祭霂哲终于三花聚顶,修为接近天人。沐灵璃拿着最后一个方子给他喝下,得到他否定的回答后,沐灵璃终于崩溃,蹲在地上,像一个小女孩一样号啕大哭起来。

         他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无悲无喜。

         许久后,他站起来,从她身边走过,淡道:“走吧!”

         沐灵璃微微一愣:“你叫我?”

         “你爱我,”青年顿住脚步,侧过脸来,“不是吗?”

         “是……”沐灵璃苦笑起来,“我爱你,再不会有人,像我这样爱你了。”

         沐灵璃跟着祭霂哲回来,让她仍旧当他的弟子,无论任何事,都不多发一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