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沐灵璃就知道了原因。

         从祭霂哲八岁被关进海底,到现在十六岁,八年来,神啻宫内部波涛暗涌,终于再次发动宫变。千影月作为神啻宫有史以来最强,也是第一位集法术与武艺于一身的宫主,决定让祭霂哲重新回去,出任大祭司。

         那天,祭霂哲仿佛早已知道,拉着沐灵璃等待在布满符咒的水晶宫中,而后千影月劈开深海而来,带着一大波人冲进水晶宫,海下翻天覆地,千影月刚到,祭霂哲便猛地伸手变幻一道道光芒袭向千影月。千影月只是轻蔑地看一下,便让人冲上去。

         沐灵璃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千影月用术法锁住,利刃抵在脖子上,本还反抗的祭霂哲住手停在那里。

         他用法术在天空中写下几个字,宣告着他的失败和不忍——“放开她,我和你们走。”

         仿佛是早已预知一切。

         千影月笑了笑,手中长钩寄出,瞬间锁住了他的琵琶骨。沐灵璃睁大了,感觉混着他血水的海水涌入眼中。

         千影月将沐灵璃一抛,拉着祭霂哲就冲出了水晶宫。

         沐灵璃看着他越来越远,想要努力对他伸出手去,浑身却无法动弹。祭霂哲冲她苦笑开来,张了张口,说了一句:“等我。”

         沐灵璃说着,突然就没了声音。我等待许久,见她也不出声,便下意识问:“然后?”

         “算了,天晚了,”她翻过身,“睡吧!”

         说完,她不再多言,我知道这是她不愿意说的意思,于是干脆不再多问。我梦三生想知道的事,总会有办法。

         第二天,等她出门后,我便开了水镜,看到了祭霂哲被带走之后的情形。

         祭霂哲被带回神啻宫后,被千影月医好了哑疾,终于能开口说话。但他并不愿意出任大祭司之位,千影月就将他关在祭司殿中,每日施以酷刑。

         他们给他灌药,企图让他忘掉沐灵璃。每次被灌药,他都紧咬牙关,死活不喝。

         那个时候,沐灵璃在水晶宫里,死死抓住祭霂哲留下的手链,手链传达出了另一头他的声音。

         听到另一头祭霂哲挣扎的声音,其他人的辱骂声,她什么都看不到,做不了,只能听着这些事情发生。

         祭霂哲的执念太深,药物对他起不了作用,灌完了,他就开始不断念着沐灵璃的名字。

        灵璃,灵璃。

        开始一次又一次重复他们的开始,相遇。

        一次又一次,千影月终于消磨了所有的耐心,最后一次见他的时候,千影月坐在金座上,冷冷看着他道:“我听说,你出世的时候曾星轨大亮;天命师预言说你将是神啻宫最强的祭司,将神啻宫发展为最强,你注定坐在神啻宫祭司的位子上,还挣扎什么 ?天命这种东西,你争得过吗?”

         说着,千影月转头对旁边一位戴着面具的白衣人道:“你想怎么做?”

         “我有一种药”白衣人对着祭霂哲打着手语,“剖开你的血肉,灌入你的骨血,只要你不挣扎,从此,你便再也不会记得她。”

        看着白衣人的手语,祭霂哲没有说话,千影月冷笑出声来:“你以为,你忘不掉那只灵妖,我就没有办法吗?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要么忘掉她,要么,杀了她。”

         听到这话,祭霂哲浑身猛地一颤,随后抬起了眼,看向高台上的千影月。

         千影月没说话,让人将他带回了祭司神殿。让他脱了上衣,跪在神像面前。

         他不再反抗,双手握着手链,低头瞧着它,目光又温柔,又悲伤。

         下人拿着冰冷的水上来,一桶又一桶,浇灌到他身上,他沉默了许久,终于说话。

         当时沐灵璃坐在与他相隔千里的水晶宫里,呆呆地看着天,然后她突然听见祭霂哲叫她——灵璃。

         他说:“灵璃,我其实早就知道,你我的爱情,不过奢望,然而我却仍旧以为,只要我努力,我们仍可以在一起。”

         “可是灵璃,我错了。我一生为他人所左右,拿什么来保护你,又拿什么来爱你?”

  Zc更新◎最M快上F酷匠网

         “灵璃”,下人终于停止了泼水,白衣人从旁边抽出刀来,祭霂哲闭上眼睛,感觉有什么顺着面颊落下来,“同我忘了你一样,忘了我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