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动声色,却是悄无声息地拉了拉她的袖子,又昏了过去。她便将他抱好,带到了水晶宫唯一没有水的房间里,将他放在床榻上,替他看伤。

         男孩子有强大的自愈能力,睡了两天后,有一日她出去,回来便见到他醒了过来,坐在床上,静静地看着她。

         他对他打了个手势,她不知道他的意思,男孩子就在地上端端正正写下三个字。沐灵璃睁大眼看了许久,男孩子就定定地看着她。许久,她终于有些不甘不愿道:“那个……我不识字。”

         沐灵璃不识字,祭霂哲的声带因为烫伤不能发声,所以一开始祭霂哲和沐灵璃的交流很困难。沐灵璃很认真地揣摩着祭霂哲的想法,同时找龟爷爷学着认字。

         不过龟爷爷只会认字,并不会写,于是沐灵璃跟着祭霂哲学写字。沐灵璃学的头三个字,就是祭霂哲的名字。他的名字太复杂,沐灵璃绘了一个下午,才终于画出他的名字。然后她赶紧到龟爷爷那里学会了怎么念这两个字,当天回来,在房间里又蹦又跳,高兴地喊:“祭霂哲,祭霂哲。”

         祭霂哲当时微微愣神,片刻后,微笑起来,静静瞧着她。

         那时候祭霂哲已经十二岁,小小少年,和她差不多的身高,但却不像她这么活泼,反而带了一种仿若林木一般的安静。若无风,则无声息。

         他伸出手来,拉住又蹦又跳的她,她回过头来,觉得有些奇怪。他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站在她身前,张着嘴,悄无声息地说着什么。

         他一面说,一面用另一只手做着繁杂的手势。她一直看着他,眼里全是好奇,他却也不解释,末了,便低下头去,将吻印在了她的额头。

         她一瞬间觉得心跳得飞快,却是什么都没说,任由他拉着。

         他也不说话,只是看着他笑,当时是在深海之中,周边一片黑暗,有带着荧光的鱼类在水晶宫外游来游去,时而明,时而暗。

         时间又过去四年,祭霂哲已经十六岁,长成了一个俊秀少年。他站着那里,只是温柔地看着沐灵璃,沐灵璃就觉得满心欢喜。

         他突然觉得,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哪怕一直活在海里,也是不错的。

         一天,祭霂哲突然变得沉默,他看向沐灵璃的眼神好哀伤。沐灵璃不知他怎么了,总觉得他随时会消失。

         她想着,也就说了。

         她说:“祭霂哲,你知道吗?海里有种花,叫梦鸢。听说它能让你做别人希望你做的梦,并且忘记过去的一切,将你梦到的当成的回忆。如果你以后要离开,就给我一朵梦鸢,让我梦你一辈子。让我以为,这一辈子,你都在我身边。”

         “霂哲”她抬头,说的那么郑重,“可是,我不想吃梦鸢,所以,不要离开我,永远不要,好不好?”

  》最d.新R章z节◇上2酷`匠Y网F

         祭霂哲没有开口,只是拉紧了她,很少郑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将他手上的一对手链,挂了一串在她手腕之间。

         “无论我在哪里”他打着手势,“只要我愿意,你都可以听到我和我周遭的声音。它就像我一样,一直在你身边。”

         她呆呆地看着他,不明白他的意图,祭霂哲却仿佛早已洞悉天命,笑得无可奈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