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倾杯序.半阙画情缭于枕

         温倚阑就这么站在那里,静静看着她走来。等她临近了,他才开口:“染颜……”

         然而那人却听不到她说什么,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他温柔的笑开来,仿佛八年前那个将她接回家中的白衣少年。

         “我喜欢你。”

  看正h版章节-G上酷:匠网

         他开口,温柔而缠绵。那个本该继续前行的女子却是突然一顿,皱了皱眉头,往他的方向看来,似是看到了他,然而片刻后,却又苦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前行。

         仿佛是昭示着什么,如此一步一步,走出了他的人生。

         温倚阑苍白着脸笑开,艳若桃花。而后我便听到了脚步声,顺着脚步声的方向看过去,是一条小道,那里有一个男子,素衣墨发,提灯而来。

         男子是多日未曾谋面的宫铭玉,他点了点手旁青灯,温倚阑的魂魄便被吸入了灯盏中,而温倚阑的躯体,却是随风消散了。

         而就是此刻,皇甫染颜却突然顿住步子,转过脸来,看向了我和君子商的方向。

         她将目光凝在君子商身上,许久,竟是翘起了嘴角:“君公子这副躯体,画得不错。”

         皇甫染颜的话,让我受到了沉重的惊吓。而生活的确是充满着惊吓的,宫铭玉走过来,第一件事情不是和我嘘寒问暖,而是将手中青灯递给我身旁的君子商,道了一句:“午魂,给你。”

         我看着宫铭玉,一脸迷茫……

         我想了想,对宫铭玉说:“你是怎么知道他要收集午魂的?难道,你们认识?”

         君子商笑了笑,手中折扇轻摇,自成风流,望着我,眼角眉梢都透着笑意,说:“看来,荨荨是真的不记得我了。”

         我愣了一愣,听着君子商的话,望着他,指着自己说:“你那声‘荨荨’可是在叫我?”

         他依旧是拿着折扇轻扇了两下,笑得邪魅优雅,说:“不然,你以为呢?”

         我一脸懵逼地看着君子商,说:“君子商,你怎么这么贱啊……”

         君子商俯首作揖,一副知礼少年的模样,风流儒雅,剑眉微挑,道一句:“荨荨谬赞。”

          我:“……”

          我弄不懂君子商为何要叫我荨荨,也弄不懂为何君子商的这副身子是画骨师画出来的。我只知道宫铭玉这些日子并没有把解药配出来,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要把林长安的魂魄引入她新的躯体中,再用林长安交换解药。

         我们帮了温倚阑,按照约定,他已帮我们画好了林长安的躯体,我们带着躯体和林长安的魂魄,来到天命城,让天命城城主叶桦卿逆天改命,复活了林长安。

         接下来我们便快马加鞭,赶回了皇宫,将活生生的林长安带到了皇甫御面前。

         我们告诉皇甫御,我们虽然救活了林长安,可是,她已经忘了曾经所发生的一切,这是逆天转命必有的反噬,谁也无法幸免。

         皇甫御听到我这么说,愣了一愣,却是笑了,他说:“不记得也好,她虽然会忘记对我的爱,可也不会记得对我的恨。”

         “我会用一生的时间,再让她爱上我。”皇甫御说着,眼底笼上了一层雾色,看得人心酸。

         我想,或许林长安不记得过去了,也是一件好事情,抱着过往念念不忘的人,才活得最伤情,最伤心。

         皇甫御依约给了我三粒解药,我、君子商以及宫铭玉来到了君府,君子商对君府上下皆道我是他的救命恩人,还替我解释了君长弋的死与我无关,君家上下都向我致歉,说是之前误会了我,实在是不好意思。而我,也欣欣然地受着这一切,君子商给我还有宫铭玉安排了客房暂住,我们也便住下了。

         但是,我尚还有一事要办,我从怀里掏出那个白底蓝釉的小瓷瓶,想着也是时候去冥界一趟了。

         这白底蓝釉的小瓷瓶里面装着的,是君长弋和洛情欢的魂魄。君长弋虽用阳气修复洛情欢的魂魄致死,但是君长弋的魂魄是没有任何损伤的。我想给他们下一世安排一段好姻缘,一段从头到尾都是甜甜蜜蜜,如胶似漆的好姻缘。这一世,他们会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再不会有前世这样那样的人和事阻断他们的爱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