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微笑等待着行刑,当月亮慢慢升起时,他闭上了眼睛,而就在那一刻,周边有人惊叫起来。

         他豁然睁眼,便看见周边景色迅速褪色,然后慢慢化作了一片漆黑。许多人还不适应,仓皇地叫着,突然便发现周边化作了崇山峻岭,一个紫衣少女头带斗笠,手执拄杖,慢慢走在前方,一看见那个人,温倚阑便愣住了。

         这是她十五岁的模样,那时候她还没现在那么高,笑起来的时候还温柔而腼腆,带了几许少女青涩。

         众人喧闹了一阵,便发现这是在大山之中,而他们所做的任何事,都影响不了那个少女。但他们可以触碰到那些山,那些水,那些树,而这个少女就做着自己的事情。

         她每到一个地方,就将那里的美景绘下,那些秀丽的景色,那些美好的时光。

         众人心中渐渐清明,这怕是皇甫染颜的记忆了。可是她是如何将众人带入她的记忆中呢?众人还在揣测,温倚阑却是颤抖了起来。

  lz酷-W匠☆‘网唯n一{*正版W,Lv其,X他…都;是{;盗h版is

         他知道有一种办法……可他不愿深想,他只能一遍一遍告诉自己,皇甫染颜一定是遇到了天命师,一定是。

         这个少女一路去了许多地方,然后一一绘下那些地方的模样。众人看着她在纸上展卷,如何换了许多种笔法,终于钻研出最后她展现出来那一种,绘下了那秀丽江山。

         她每日画完了山水,便会画人,但是她从不画其他人,只画温倚阑。每次画完,她便会将那画相贴到自己面前,仿佛是在贴近那人。

         如此小心翼翼,如此卑微渺小。

         这是她的爱情,她不敢说出来,只能放在心里。她怕的从来不是毁了自己,她怕的,是毁了他。

         她的师父,理当有大好前程,有锦绣人生。

         她不该耽误了他。

         于是她只能离开,只能为他游走四方,为他绘千里江山。她不是不会画皮,她能画皮,然而她画出的皮相……

         却满是他的影子。

         她将那面皮小心翼翼放进了盒子里,然后捂在心口,仿佛是拥住她自己那卑微的爱意,然后低唤出一句——倚阑。

         众人在那幻境中沉默下来,安静地看她从十五岁,长到十八岁。

         她画了许多地方,某日站在山间画下最后一幅时,一个女子从她身后路过,看着她的画作,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那女子便驻足在那里,直到皇甫染颜完成一幅画作。

         而后那女子将目光移到皇甫染颜身后的木匣上面,忽的伸出手去,趁着皇甫染颜措不及防,便打开了那木匣。

         皇甫染颜惊慌回头,那女子却是挑眉一笑,将木匣盖上,还给了皇甫染颜。

         “画的不错,”那女子开口:“皮不错,画也不错。”

         皇甫染颜没说话,她听过太多这样的赞美,只是摇了摇头,然后便抛诸脑后。

         然而那个女子却在回去之后,绘出了一幅惊绝的《山河图》,画出一张灵动的美人皮,接着在遇到那个与那张美人皮有着相近的灵动之气的男人时,微笑着走上去,说了那句:“在下玄清。”

         回忆到这里,所有人都不敢再说话。玄清苍白着脸色,下意识去看温倚阑。然而对方却是看也不看她,只是注视着那个背着画皮师长匣,一人走在阳关古道上的姑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