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终于不堪于她的眼神,转过头去,匆匆告别,然后赶去了十师商议之地。

         众人明显是想避开他与玄清,他一家一家找过去,却只在天明时分,接到了传自十师传音亭的传音。

         “今画皮师皇甫染颜,由十师所验,其所绘之画、所描之皮皆与画皮师玄清所似,判斩其双手,废画皮师之名。”

         音落,温倚阑脑中一片纷杂。

         他想起她每日早起练笔,想起她每日晚睡作画,想起她十三岁那年踏着夜雨放弃了公主之名来到他身边,俯身跪在他面前,尚带童音的声音,如此坚定而执着的开口:“一心向画,至死不悔。”

         他颤颤抬起自己的手来,想象她失去十指的模样,内心突得绞痛起来。

         他不能让她毁了……

          “对于一个画皮师、或者一个画师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手中那支笔。如果连握笔的能力都没有了,那他就丧失了生命的意义。”

         温倚阑抬头看我的时候,嘴角勾了勾,仿佛是在苦笑:“可是在那一刻,我却突然觉得,我可以不画画、不绘皮。但我不能……让染颜失去她想要的。”

  看x正kL版;;章N节、?上"酷。匠C=网‘

         “你做了什么呢?”我已听得入神。他笑了笑:“我去认罪,我和人家说……《山河图》的画法是我教她的,美人皮也是我修的。染颜为了保护我……所以才不告诉大家。”

        “有人信么?”我挑眉。温倚阑轻笑:“姑娘,你知道人心吗?你越高贵,越完美,当你摔下一点时,他们就会拼了命把你拉入深渊,然后狠狠践踏。”

         “我年少成名,十师之一,我居然剽窃了自己未婚妻的作品……”

         “哪怕是个漏洞百出的谎言,可是,有无数的人,却都愿意相信。”

         可是他不后悔。

         当他跪在画皮师的刑堂之上,坦然承认这些谎言的时候。他感觉心中有无限欣喜涌了出来。

         他想,他的染颜,终于可以好好的了。

         他承认得干脆利落,连翻盘的机会都不给众人。按照族例,他被绑在马车上,一路拖到了刑坛之上,等月上中天,他就会被斩下十指。

         整个过程里,皇甫染颜都没来。他 想她不会来,因为她是那么理智的姑娘,又是那么心软的姑娘。

         她和他不一样。

         她能在绘下他的容颜和他相拥的第二天,冷冷看着他说:“不要拿感情毁了你,更不要拿感情毁了我。”

         而他做不到,她一生的执着是画道,而他的执着,是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