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他们两个煮了酒,做了菜,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像以往一般笑谈。

         皇甫染颜说她走过的地方,遇到的人,做过的事,温倚阑就静静听着,然后一杯接一杯,喝着灼胃的酒。

         等到他喝得视线都模糊了,他方才听到她幽幽叹息:“师父,经年不见,你终于懂事了。”

         他不由得苦笑起来。

         懂事……

  H酷g●匠网{首发-“

         可是……他却只想一辈子当那个从她身后放肆拥抱住她少年,那么皇甫染颜,他该怎么办呢?

         不过这些话他都没说出口,只是醉在桌上,慢慢笑着。他伸出手,想要触碰面前的人,然而面前的人却是举头望着天上的明月,明明近在眼前,却是远隔天涯。

         那一夜他也忘记了自己是如何回房的,也忘记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醒过来时她已经去了外面。村中有人求展画皮师各自手上的山河图,她也就去了。

         然而到了中午时分,就有人急急忙忙冲了进来,对着温倚阑高喊:“不好了!温前辈,染颜出事了!”

         一听这话,本在泡着茶的他豁然起身,冷道:“怎么了?”

         来的人告诉他,皇甫染颜画的《山河图》,和玄清之前画得那幅,有七成相似。而对于画皮师来说——相似,那便是大错。

         那一日他匆匆赶到现场,却就看见皇甫染颜站在人群中央,许多人围着她、指指点点:“抄袭了玄大人的画还不承认,真不要脸。”

         紧接着,旁边有画皮师叫骂起来,有人高笑着说:“借鉴就借鉴吧,何必如此遮掩呢?你虽画技不错,但还能同十师相比么?承认了又怎样?”

         那些话仿佛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贯平淡的皇甫染颜猛地转头,对着那人高吼:“我没有!”

         她这么一吼,那些人立刻激动起来,许许多多画皮师朝她涌来,温倚阑终于按耐不住,猛地冲上去,一把抓住她的手,冲着众人高喊:“退下!”

         皇甫染颜看到他,面上终于露出一丝惶恐。

         她怕他看到这么狼狈的自己,怕他看到这么不堪的自己。

         然而温倚阑来不及看她的表情,只能拉着她,艰难的往下走去,一遍又一遍的喊:“让开!退下!”

         没有人能听到他的声音。

         温倚阑第一次这么无力,这么狼狈。他们身边围满了群情激奋的画皮师,萦绕了辱骂的句子,他却一直死死抓着她,从没想过放弃她。

         这场闹剧终于在十师集体出现时结束。

         他们遣散了所有人,然后来到温倚阑面前,温倚阑却是拉着皇甫染颜,挡在她身前,以着保护的姿态,冷冷看着众人。

         玄清终于走了过来,看着温倚阑后面 的皇甫染颜,叹息道:“小妹妹,画皮师的规矩,于画技一事,是不能撒谎的。若你承认了,我不追究便是……”

         “我没有。”皇甫染颜沙哑着声音,再次重复。玄清不再多言,看向了温倚阑:“那你呢?她不懂事,你也不懂么?阿谰,你这样,害死的不是你自己,是她。你还想带着她,为了这点事,违抗一族不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