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君子商走在阡陌上,看着旁边小孩子欢快的跑过。君子商面上还是一脸淡定的模样,我思及几天前在皇宫里的约定,不由得苦了脸色。

         三天前,我和宫铭玉、君子商在皇宫从皇甫御的回忆里走出来,结果被惊醒的皇甫御抓了个正着。说来其实要是打起来,我绝对打得过皇甫御,可是他居然唤来了羽林军,看着数百人站在我面前,我咽了咽口水……

         若是拼起来,这些人压根不是我的对手,可是徒造杀孽,这是会遭天谴的,我想了想,决定还是智取比较好。

         但是智取,我着实是想不到办法,左右为难之时,君子商居然忽悠皇甫御说我可以让林长安活过来。 接着还不惜与我和宫铭玉一起吞了皇甫御给的毒药。

         然后,君子商拉着我从皇宫出来,说是要找材料复活林长安。而宫铭玉则独自一人离开,说是要配置解药,以便不时之需。

         相比而言,我对宫铭玉配置成功解药抱的希望还是要大一点的。毕竟林长安已经死了那么久了,想要复活她,何其不易。若宫铭玉真配的成解药,那也算是好事一件。

         我已经陪着君子商赶了三天的路。

         “你要去哪儿?”我擦着热汗,跟在他身后。他走在前面,玩弄着手里的折扇,慵懒地说道:“去找一个人,”说着,君子商眼中露出了一丝凝重——“一个画骨师。”

         画皮师画人皮相,画骨师画血肉人躯。

         画骨师画出躯体,若能找秘术师聚得三魂六魄,天命师逆天改命,倒也是个复活人的法子。

         看君子商的样子,我估计他肯定是认识哪位画骨师,便干脆闭口老老实实跟着他往前走。待到黄昏时分,我同他终于走进一座村子,君子商领着我走进一家酒店之中, 径直找到了那个老板。

         老板正拨弄着算盘,清俊的容颜上没有一丝表情,君子商走到他身前去,恭敬的行了个礼,随后道:“温前辈,子商如约而来。”

         对方拨着算盘的手顿了顿,片刻后,那人他转头看我:“你是秘术师?”

         “呃……”

         “我答应你一件事,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我看了一眼君子商,君子商轻咳一声,解释道:“画骨师画出来的躯体,完成之后,他本身是看不到那具躯体的。”

         “我知道。”

         “但是秘术师有一味药,可以让画骨师看到自己画的人,对吧?”

         “的确,”我皱起眉头来,心里了然了几分,转头问向温倚阑:“你要见到自己画的人?”

  \l看正4版m@章(v节'上Q酷匠b网

         “对,”温倚阑点头,纠正道:“她不仅是我画的人,她还是我的心上人。”

         温倚阑说,他画的那具躯体有了魂魄,也成为了一位画骨师,每天半夜,她便会出现在村里。此刻离半夜还有些时辰,温倚阑便给我说起同那人的过往来。

         温倚阑所在的村子,是许多画皮师长大的地方。他十四岁成名,十七岁便站在了画皮师的巅峰。

         画皮师是从普通的画师开始学起,任何一个画皮师放出去,都是足以名动天下的画师。温倚阑除了画皮,平日也会画一些画流出去,那些画常常在放出去的第一时间就被抢购一空,而帮他卖画的珍宝阁的人说,不知是从何开始,买他画的人,就变成了一个人。那人挥金如土,无论他的画的价位被抬到多高,那人都能加到更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