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长安被追了三天后,在宁国与宣国的国界处看见了宁久时。他看着狼狈如斯的她,翩然一笑:“我早说,我会来娶你。”

         “那你知不知道,娶了我是什么结果?”林长安冷静地问。宁久时目光看向远方:“再坏不过,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如是而已。”

         到了宁国后,她第一次知道,被人喜欢是什么滋味。

         宁久时给了林长安年少时所梦想的一切,温暖的言语、宽厚的怀抱。

         礼部向天下宣布她要成为宁国皇后的那天晚上,宁久时拉着她站在城楼上,在夜风里和她说:“长安,我爱你。”

         那一分钟,她想,她是要和宁久时过一生了。

         然而成婚前一晚,皇甫御却来了。

         他夜里潜入皇宫,守候在她床前。她感觉有人在用指尖描绘她的眉眼,猛地睁开眼睛。然后她看见了皇甫御。

         他们在夜里对视,她从未看见皇甫御眼中会有这样痛苦的神色。

         他开口,音调沙哑:“回去吧,傻姑娘。”

         话音出口,林长安猛地一愣。回忆千回百转,汹涌而来。当年信誓旦旦的少女,当年温和高傲的少年。

         那声“好”几乎就要破口而出,她却看见对方的眼睛。那双她早已看不懂,看不透的眼。

         他要太多了,要权,要欲。她看不透他的真心,看不穿他的假意,她能做的,只是越走越远。

         于是她摇头:“陛下,看在你我君臣一场的分上,放过我吧。”

         听到这话,皇甫御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猛地退了一步,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这时,大门被推开,皇甫御猛地回身,仗剑劈向拔剑而来的宁久时。房中刀光剑影,宁久时逼近皇甫御道:“皇甫御,有些事不必强求。”

         “强求的是你!”皇甫御猛地抬头,头一次失了仪态,怒吼道,“抢了她的是你。她原本是我的!是我的!”

         皇甫御慢慢沙哑了嗓音,将目光凝视在林长安身上,看着她落在两人身上慌张的目光,皇甫御想起十四年前那个小姑娘,跪在他面前,双手奉上长剑的模样。

         她说,我愿为殿下之剑,斩世间荆棘,乱世流离。

  酷匠o网jf首$\发

         于是他许她同生共死,此生不离。

         可终究只是他一人……

         皇甫御痛苦地闭眼,扬剑,猛地砍了下去。宁久时的剑当即折断,眼见那剑锋要落到宁久时身上,另一柄剑却忽地破空而来。皇甫御可以躲,但那一刻,他想知道,如果他不躲,那剑是否会停。

         于是他定定地站在那里,看着长剑直直刺入他的身体。

         所有人都愣住。皇甫御转头看着林长安惊愣的表情,慢慢微笑起来。他仿佛看到了当年跟在他身后的那个小姑娘。昔年他从不懂得那份温柔的珍贵,可如今……

         “你别害怕。”他微笑着,许是那一剑太疼,他眼中压抑许久的泪流了下来,“傻姑娘,你别害怕。”

         林长安看着他艰难地将手中的剑抬起来,交入她手里。

         “这是你的。”他的眼泪大颗大颗落下来,“你要留着,一直留着。”

         那是林长安第一次看到皇甫御哭,也是唯一一次。眼泪落下来,仿佛烫在了她心上,疼得她握剑的手,再没了力气。

         那晚,林长安将皇甫御放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