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风外的左苒笑出声来:“陛下好狠的心。可陛下不心疼,那么娇俏的姑娘,臣妾还心疼呢。陛下要不看看她吧,毕竟是一朝大臣,要在朝堂上闹起来,妾身怕得很。”

         左苒让人将她抬了出来。

         她瘦了许多,仍旧是进宫那件衣衫,却早就破烂得不成样子,沾染了血迹,看得人心惊。

         皇甫御的脸色猛地变得煞白,他看着地上的人,抬起头来,道:“活着就好。”

         左苒见状冷笑:“陛下放心,臣妾一定会好好照料林大人。”

         皇甫御没再说话,想要离开,临到门前时,林长安终于嘶哑出声:“陛下。”

         被滚水烫过的喉咙,每说一个字,都疼得钻心。皇甫御停住了步子,转过身去。

         他看到林长安用那样狼狈的姿态,一点一点,爬到了他的面前。

         她伸出肿得不成形、布满血污的手,颤颤握住他的衣摆。

         那双手用得一手好剑,写得一手好字,此刻却连抓住衣摆都这么艰难。

         她用全身力气开口:“带我走……”

         那似乎是她一生最大的一场豪赌。

         她这一生,从没有怕过。可唯独这次,怕得她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她堵上了她的所有,她的爱情、她的信仰、她的荣耀、她的尊严,她几乎快要哭出来,呼唤那人道:“御哥哥,带我走。”

         数十年未曾唤过的称呼。因为这个称呼,她从 一个小姑娘一步一步走到了王朝的顶端。因为这个称呼,她披荆斩棘,无所畏惧。因为她坚信,“御哥哥”一直在。

         她想他一定有那么点喜欢她,不然怎么会一直对她好,不然怎么会说喜欢她?

         她想他一定会在她恳求后,带她走。

         只要他肯答应,她一定不会任性,一定留在这里,今后哪怕是让她立刻为他去死,她都愿意。

         但,听到林长安的呼唤,皇甫御只是静静看着,放在袖子中的手松了又握成拳。片刻后,他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林长安心里有什么慢慢碎裂开。她慢慢笑出声来。

         皇甫御几乎是逃一般离开大殿,然而宫门刚关,他便停了步子。

         他听到林长安大笑。

         那笑声如此绝望不堪,如此撕心裂肺,皇甫御呆呆地站在宫门口,听着那笑声转变成了号哭。他站在凤仪殿门外,望向宫城尽头。

         他想走,却发现走不了。

         他想留,却发现满心惶恐。

         于是他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

         他想,他的长安居然哭了,她该有多疼。

         可是……他闭上眼睛,捏紧了拳。

         如果不站在最高点,他怎么守得住自己的所有。

         他的长安。

  #\酷匠¤!网_正Mo版@Y首发l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