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国来犯,十天连破五城,就算拿回军事防布图,也无济于事。宁久时真是一个过目不忘的天才。

         同时,左氏不满皇甫御对于左苒的冷落,扣住手中所有军队,让皇甫御头疼不已。

         当天下朝,皇甫御召林长安过去。进门时,恰遇到走出来的左苒,那妆容华贵的女子冷冷看了她一眼,神色间,满是深意。

         林长安微微一愣,随后进屋。皇甫御揉着太阳穴同她说:“长安,你知道左氏为何不满吗?”

         林长安没说话,她知道,他是要她听着。他似是满意她的安静,继续道:“因为左苒觉得我喜欢你。”

         这话一出,林长安的心猛地跳快了一拍。皇甫御却皱起眉头:“左氏发兵可以,但是他们要你去交换,你要去吗?”

         “你想我去吗?”林长安反问出口。皇甫御静静看着她,许久,终于道:“长安,我喜欢你。我这一生没有什么太大的愿望,只是想同你在一起。”

         林长安愣住,片刻后,她却是苦涩地笑开来。

         “好,”她点头:“有陛下这一句话,长安还怕什么?”

         当晚,林长安通知家人自己外出公办后,便去了皇后的凤仪殿。

         她看到左苒坐在高高的金座上,凤冠华服,神色间全是冷漠。

         左苒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来吗?”

         林长安没有说话,左苒低低笑起来,她说:“林长安,我喜欢他,我怕他太喜欢你。一个帝王的太喜欢,足以让他处心积虑,隐忍着去毁掉我。”说着,她抬起头来,眼中竟是带了笑意,“我不在意他喜欢你,我只是想知道,他有多喜欢你。”

         林长安苦涩一笑:“正好……”她低声呢喃,“我也想知道。”

         左苒神色猛地一冷,高喝道:“拖进去,上刑!”

         林长安这一生从没被这般恶毒对待。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左苒懒懒地让人停止,她让人将林长安放在屏风后,低笑道:“林长安,我同你打个赌吧。今日你若是要他带你走,他会不会带你走?”

         说完,左苒转身坐到屏风外。

         林长安不能说话,喉咙被皇后用滚水烫伤,她躺在屏风后,听到众人行礼的声音。

         那人进来,左苒和他低语浅笑。林长安隔着屏风看到左苒依靠在他身边,撒着娇问:“陛下不看看林大人吗?”

         皇甫御微微一顿,片刻后,却是慢慢道:“看了作甚?”

         “陛下心疼了?”左苒笑着追问。皇甫御没有回答,左苒继续道,“我早说过,陛下若是心疼,便许我弟弟江州兵马大元帅一职。难道在陛下心中,林大人还不如一个职位?”

         “你敢让她死吗?”听到这话,皇甫御却是冷笑起来,“她若死了,我便先斩了你左家在京内八十口人。你们家关外那些将士反了就反了,反正我已走到穷途末路。可这样的后果,你承担得起吗?她只要不死,她就可以活着继续为我所用。我以她一个月换二十万大军,我为什么不换? ”

  S更¤z新,最快上`酷c匠网

         “她不过就是一颗棋子。”听着对方的话,林长安在屏风后,猛地睁大了眼睛,继续听着对方道,“只要她能四肢健全地给我活着回来,你想要怎样,悉听尊便!”

         林长安不敢说话,她咬紧了牙关,怕一张口,就抽泣出声。她死死抓紧了残破的衣袖,努力告诉自己,没关系,没关系。

         她从来不奢望他的回报,从来不奢望他的怜惜,有什么关系。

         他说他喜欢她。一句话已经够了,她无须奢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