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初生,漫天黄沙。

  更}新e最Lm快(K上{酷$匠网A…

         皇甫御在北朝待了十年。

         十年可以改变很多。皇后有了自己亲生的儿子,身为质子、却依旧是太子的他成了这对母子的眼中钉。暗杀阴谋接踵而来,他一日日成长,成为毒蛇一样的人。他一直带着那把剑,从未离过身片刻。一开始他想,她总会来接他。

         而皇甫御在北朝惶惶不安时,林太傅却拼着性命将固执的林长安带入朝堂。后来林太傅病逝,林长安依靠自己的能力,一步步成为宣国第一位女丞相,名满天下。北朝被击退后,她在议和时自请为使,千里迢迢来到北朝,迎他回国。

         入北朝那日,林长安身穿官袍在枣红马上逆光而来,万人瞩目,意气风发。

         皇甫御站在城门前,接受众人或鄙夷或嘲笑的眼神,静静等待林长安的到来。

         林长安远远看到了他,她驾马停在他身前,他走上前来,微笑着为她牵马。众人哄笑起来,他仍旧含着不卑不亢的笑容,淡然而立。

         这是一个下马威,他国太子在敌国为质,为自己国家的使者牵马引路,这是多大的笑话。

         林长安捏紧了拳头,片刻后,她翻身下马,跪在皇甫御面前。

         “臣林长安,见过太子殿下。”

         林长安提高声音,仰起头来,看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将手拢在袖中,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腰上的银剑微微闪光。林长安咬紧下唇,死死盯紧那把长剑。

         在林长安的带领下,宣国官员齐齐下马跪下,堵在城门前,同着林长安一同高喝出声。

         皇甫御目光微微涣散,他看着那一地的人,片刻后,轻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离了开去。

         有个面容清俊的男子走上来,月色的长袍,温和的眉目:“在下宁国宁久时,久闻林大人大名,前来拜会。”

         林长安对他点头 微笑,宁久时微微愣住。那是宁久时与林长安第一次相见,林长安不曾记得,宁久时,却刻骨铭心。

         当夜,林长安暗中去找皇甫御。

         “十年前我送给殿下一把剑,如今我来拿了。”

         皇甫御正在看书,翻书的手一顿,慢慢抬起头来,深如夜色的眼里落入林长安的倒影。

         “为什么来?”

         “哪有像我这样狼狈的太子,哪有这样不堪的君王?你这样风华绝代的女子,为什么要在我身边?”他开始低笑,“不要和我谈忠义这样的谎言,这世上的人,爱惜的都不过是权势。”

         林长安看着他。十年来,她无数次勾勒他的模样,明明仿佛还是十年前树下呆愣的少年,一转眼,他已经是如今这般模样。

         她深吸一口气:“殿下,林长安走到今日,为的都是殿下。殿下问为何,林长安只能说……”

         她退了一步,展袖,弯腰,俯身,清亮的声音,低喃出声。

         “真心。”

         皇甫御微微一愣,片刻后,却是低笑起来:“真心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