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我带着宫铭玉和君子商偷偷潜入皇帝寝宫。他点了迷香,趁皇帝昏睡不醒,我赶忙将我们四人的血融在一起,冥思作法将我们带入皇帝皇甫御的回忆。

         皇甫御是嫡长子,出生就被立为太子。那时宣国内忧外患,北朝频频扰境,皇甫御十三岁时,北朝长驱直下,直逼都城。

         但皇甫御的记忆并不是开始于国破家亡、烽火狼烟,而是他八岁第一次见到林长安的时候。

         他生母去世得早,当今皇后并不喜欢他,皇帝对他也无多少感情,宫人仗着他年纪小欺负他,所以他总是一个人待着。每年他生日那天,他都会一个人躲进林子里。那天,当他坐在树下时,一个小姑娘的清亮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喂,我下不来了,接住我好吗?”

         他仰头,看见树上的小姑娘,圆圆的脸,大大的眼。

         小姑娘见他没反应,当他默认,真的一跃而下。他吓得一把接住她,被拽着一起滚落到地面。他当了垫背,小姑娘倒没事,抱住他的脖颈,呵呵笑起来。

         “小哥哥,你真好,我叫林长安。”她眼睛笑起来像月牙一般。

         后来皇甫御才知道,她是林太傅的独女。林太傅老年得女,分外骄纵她。

         她喜欢皇甫御,林太傅便求了皇帝,特许林长安进宫伴读。林长安打小聪慧,宫里人都治不了她,她却唯独听皇甫御的话。她常说:“殿下今日是太子,林长安是殿下的伴读;他日殿下成了君主,林长安便是殿下的妃子。”

         皇甫御不由得失笑:“你知道什么是妃子?”

         林长安认真地开口:“父亲说,那就是要伴你一生的人。我想和你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皇甫御愣住,没有说话,许久后,也只是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那一刻,他想,若这皇宫有真心,那这个女孩,对他一定是真心。

         后来宣国兵败,他如当今皇后所愿,前往北朝为质子。登上马车离开时,他远远看到林长安抱着长剑,不顾礼法,挤开层层人群向他跑了过来。

         皇甫御默默看着狼狈的她,哽咽着低喝:“你回去!”

  酷(G匠?网正版首5发?

         一向听他话的林长安倔强地走到他面前,弯腰跪下,将手中长剑高举至他身前,沙哑着嗓音,却十分清晰地开口:“我愿为殿下之剑,斩世间荆棘,乱世流离。殿下,请接过此剑。他年,我必前赴北朝,迎接殿下回国,成我宣国一国之主。”

         皇甫御静静看着她,许久后,粲然一笑,伸出手猛地拿起了那把长剑,点头道:“好,我等你。”

         说罢,他转过身,踏上马车。在号角声中,车队慢慢启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