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王登基后,派人将君千彦的骨灰挖出来,当着京都大众喂了狗,并让史官将他记入了《佞臣传》,说要让他遗臭万年。然后派人将君家人迎了回来,重新选出家主。

         而许华裳,已无处可去。她只能留在君家,用她对他的爱替他守护君家,用她对他的恨漠视他的尸骨。

         她听说他的骨灰被狗吃下无动于衷,听说他被写入《佞臣传》无动于衷。

         因为她相信了那个谎言——君千彦要娶新的女子,君千彦要杀她,君千彦死在了乱军之中。

         可她未曾记得,那个少年,也曾有那样美好的时候。清澈的眼,稚嫩的笑,跟在她身后,一声一声叫她,华裳。

         他走到这个王朝的顶点是为她,他引得天下动荡是为她,他哪怕是死,还是为她。

         君千彦这一生,负尽天下人,却只是为求她一人对他,一心一意,予我长欢。

         许华裳的情绪很是激动。

         她号哭了一阵子,直到看见君千彦的最后一点骨灰都被风吹走,她终于沉默着,猛地跪倒在地,呆呆地看着那原本存放君千彦骨灰的罐子,一动不动。

         回忆开始崩塌,世界化作点点光斑,我和宫铭玉以及许华裳都回到了现实世界。许华裳回到了现实世界后,依旧是呆滞着坐在地上不说话,我准备去扶她,可她下一秒却不知从哪掏出了匕首,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我想救她,可是她动作太快,待我反应过来,已然来不及了。

  X更新:最快》n上◎●酷`,匠网p}

         咽气之前,许华裳只说了一句话,她说她苟延残喘地活了那么久,糊涂地活着,如今知道了真相,她也该随他而去了,虽然迟了那么多年。

         便就是那一刻,一阵锐利的剑声破空而来。我一回头,便看见了夜色中修长的人影。

         顷刻间,他的剑便停在了我的颈间。隔着轻纱帷幔,他清朗的声音慢慢传来:“阁下何人?”

         我不敢答话,对方便轻笑起来:“竟是个姑娘?”说罢,顿了顿,看向暗处,说:“还有一个从犯?”

         说着,他收回剑,拉起帷幔:“冒犯了。”

         宫铭玉自知自己的行踪已经被这个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发现,自觉地走了出来,冲那个方才冒出来的青衣公子说:“阁下好强的洞察力。”

         青衣公子没有说话,月色下,他扬起嘴角,若有若无地笑着,眉眼盈盈,对我说:“在下,君氏子商。敢问姑娘芳名。”

         我有些凌乱……

         凌乱之余,我恍然觉得君子商这个名字有一点耳熟,可就是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听到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