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初七那天,密道完工,消失了十几天的君千彦终于出现在了许华裳面前。

         那时候许华裳已经瘦了很多。她一直不肯进食,吃什么吐什么。下人也未曾报告给君千彦,时日久一些,许华裳便瘦得只剩了骨架。

         他走上前去,轻轻拥住了她:“怎么这样瘦?”

         许华裳不说话。君千彦便轻叹了一声:“我这么久没来看你,你可有想我?”。

         许华裳还是不说话。君千彦 便笑了:“我知道你定是没有的。华裳,你是不是……一直很讨厌我?”

         说这话的时候,君千彦小心翼翼,面上的表情已经是难过到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然而他仍旧强撑着。叱诧风云的君丞相,这时候竟已是强弩之末,只等许华裳一句判决,便将溃不成军。

         当时的许华裳无法看到他的表情,于是强装着淡漠的样子,点了点头。

         君千彦终于是支撑不住,低笑起来。

         手中的小扇差点就不受控制地张开划过面前女子的脖颈。然而他终究是一把抓紧了小扇,故作镇定道:“既然这么讨厌,你就走吧。”

         “去哪里?”许华裳暗中捏紧了拳头。君千彦颤抖着将怀里的休书掏出来,放进了她的手心,然后在握住她手的一瞬间,便平息了这种颤抖。

         “去所有……你想去的地方。

         “华裳,是我对不起你。”他握住她的手,说着那违心的谎言,强撑着勾起嘴角,慢慢道:“我有了新的喜欢的人,我想娶她。华裳,这是休书,我会派人送你出去,从此天高海阔,你会有你的天地。”

         说到这里,君千彦哑了嗓子,愣愣地看着面前女子清丽的容颜,有什么模糊了视线。

         十三年前,那兵荒马乱之间,她驾马飞奔而来。月下容颜清理出尘,恍若仙人。

         十三年后,他在这乱世硝烟中又要与她别离。她淡然的姿态,清丽的容颜,一如当年相见。

         她如同高高在上的神祗,他只是凡尘芸芸众生。他匍匐在她脚下,她俯视他的深情。

         他颤抖着伸出手去,想要触碰她的容颜,却终究是失了勇气,站起身道:“我即刻送你离开。”

         许华裳没有说话。

         那一刻,她只觉得心中似乎有潮水翻滚奔涌,卷起轰鸣之声,淹没她所有神志。

         她想起天机神宫的满地鲜血,想起她眼睛最后能看到的瞬间,他染血含笑的容颜,想起天边无际的黑暗,想起十三年前,她驾马冲去,看到站在人群中,那颤抖着身体、却满脸无畏的少年。

         她已将一生奉献给他。他却要让她离开,说他要另娶他人。

         她不由得咯咯笑出声来,温柔道:“阿彦,你来抱抱我。”

  T最V新(、章Tq节b上酷t%匠)g网☆7

         君千彦不敢动弹,他愣愣地看着微笑着的许华裳。许华裳见他不动,便摸索着走上前去,然后温柔地抱住了他。

         “阿彦,”她轻声唤他,一如当年,“这世上,我最恨的人,就是你了。”

         言语刚落,她藏了那么久的匕首,终于捅进了他的身体。君千彦只觉腹间一痛,随后却是微笑起来:“可是,你的爱或恨,我都不在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