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逐渐习惯了他在身边的生活。听惯了他的声音,有时候他去上朝了,她便在脑子里描绘他的容颜。细长的眉,似笑非笑的凤眼,微微勾起的薄唇,一笑之间,眼中波光流转,顾盼生辉。

         可当她开始习惯他的时候,他却越来越忙,每天下朝的时间越来越晚,陪她的时间越来越少。她开始慌乱,可面上是一点表示都没有。在那个熟悉的怀抱拥着她的时候,无论那个人有多欣喜,她都只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好像所有的事情都与她无关。

  酷匠网X》唯一%正(版,:其他都e是盗8h版wF

         她的模样终究是刺痛了君千彦。

         哪怕说着不在意,哪怕说抢来便好,可这个内心深处柔软得一如当年的男子,仍旧在小心翼翼地期盼着她对他有一丝温柔。

         只是她从来都吝啬给予。时间长了,他也就开始慌乱、痛苦、害怕。

         他开始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酗酒,甚至连圣上的旨意都罔顾一味追杀靖王。

         他想,他若无法让她爱自己,至少让她无人可爱。

         在这场爱情里,他早已输得输无可输。

         而那时候,逃出去的靖王却是组织了叛军,一步步逼近了京都。

         “其实那时候,我已经是深爱于他了。”看到这里,许华裳对我低笑,“是不是很没有出息?哪怕他这样对我,可我还是爱着他。只是我爱着又恨着。直到他将那封休书扔给我,我便疯了。”

         “休书?!”听她这样说,我颇有些诧异。以君千彦对许华裳的情谊,以及其心理变态的程度,他会给许华裳写休书?我根本无法想象。

         许华裳轻轻一叹:“我一直那样对他,他或许是累了。我本来就不是招人怜爱的女子,得到了,时日久了,便也就没有了意思。我还记得,那时候他每天早出晚归,回来的时候便是一身胭脂气。我想他是喜欢上了其他的女子。每一次想,我便想杀了他。可每一次听到他的声音,我便下不了手。只能一次又一次,折磨我自己。

         我听着许华裳的话,觉得颇有些奇怪。然而她既然这样说,我也不好多说什么。我们这次回来,本就是为了看清当年未曾看清的事情。

         转眼间就到了明宣十三年十二月初八。这一日,靖王的军队终于攻破了京都,史称明宣之乱。

         叛军于十二月初围城。君千彦当即下令,让人不分昼夜,沿着当年君家已经挖了大半的密道,一路挖通至京都郊外九华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