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许华裳带回来后,君千彦便将她关在一间宽大而精致的卧室里养伤。那个卧室似乎是准备了很久了,所有她需要的东西都准备了,一切应有尽有。君千彦每天下了朝之后就回府,从不在外逗留。每天回来后,除了处理公务,便是陪许华裳。

         他有许多话同许华裳说,然而许华裳从不回应他。大多数时候,许华裳都在昏睡。因为她看不到东西,听不到除君千彦之外的人的声音,脚不能行走,手不能出力。除了君千彦,她的人生已经没有其他色彩。然而君千彦,却是她人生中不能有的色彩。

         她努力告诉自己要恨他,因为他剥夺了她的未来,杀害了她的朋友。可是当君千彦像个孩子一样欣喜地抱着她说“华裳,我们明天就要成亲了。我等了十年,终于等到了”的时候,她突然发现,她再如何努力,都无法恨他。

         成亲那天她在袖中藏了一片瓷器碎片,在他挑起喜帕,凑身来抱她的瞬间,她顺着声响将碎片刺入了君千彦的身体。她不知道自己刺中了哪里,只听到一声闷响,随后便感觉到有甜腥的血液低落到脸上。

         她看不到面前人瞬间变得苍白的脸和哀伤的神情,犹自不管不顾地说着:“你把我娶进来,早晚有一天,我会杀了你。”

         “你喜欢我?”她狂笑起来,似是泄愤一般,“可是,我不喜欢你!我喜欢的是靖王殿下,是会给我自由让我选择的靖王殿下。你这样的喜欢,我不屑!”

  o:酷,匠+n网^永k%久V5免费q看M小说k/

         君千彦没说话。

         他捂着自己的伤口,鲜血汩汩地滴了下来。他低头轻笑,面上却浮现了仿佛孩子一样受伤的神情。笑着笑着,他就落下泪来,仿佛是那些阴暗的岁月里,他每天关上门抱着自己无声落泪的模样。

         他就这么沉默了很久,眼泪和血液都混在了一起。直到他觉得嗓音大概不会有变化后,他才开口,明明已经是难过到哭出来,声音却依旧放肆张扬:“哦,如果你能杀我,那便杀了我吧。”

         说完他便伸出手去,紧紧拥抱住了怀中的女子。成亲后,君千彦越发温柔地对待许华裳。他每天就守在她旁边,吃苹果帮她切成块,喝水要先替她试温,时不时他也会抱着她出去走走,低头在她脸边摩挲,低笑着轻唤:“华裳。”

         他常常说她不在他身边的时光,轻描淡写的口吻,却听得人胆战心惊。那些骇人的手段,令人意想不到、防不胜防的诡计……许华裳根本不能想象,当年从柳家村走出来的那个少年,在一场惨烈的家族斗争中,是如何胜出的。她无法在这个故事里忆起他当年的影子,唯一只在一句话里听出了他那么多年,一直的坚持。

         他说:“那时候我在井里,井水灌入我鼻口的一瞬,我却一点都不害怕。我不怕死,我怕的只是,我的华裳不在我身边。”

         “为什么呢……”听到这里,他怀中的许华裳哽咽出声,“为什么要变成这样?既然这样凶险,为什么要去争这些呢?”

         君千彦低低笑了起来。他将脸轻埋在她肩头,温柔道:“要是没有权势,我如何留住你?华裳,君千彦所有的卑劣、阴恨、肮脏,都只是因为你。”

         “许华裳,他爱你,胜过世间的一切。”

         君千彦的情话说得太动人。哪怕是我身边早已是五十多岁的许华裳,都忍不住微笑着湿了眼眶,更何况当年二十多岁的许华裳。

         她听着他的话语沉默,所有的恨在他一句又一句对过往的描绘里逐渐平息。可她走不出天机神宫灭门的心坎。于是她只能沉默,唯有沉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