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君千彦的记忆里,过去的十几年里只有苦难和艰辛。因为他没有父母,依靠着乞丐长大。于是所有人都将他视为低,打骂他,折辱他。

         直到许华裳到来。

         车水马龙的小城,杨柳依依的湖畔,她在那万千人群中,悄无声息地拉住了他。

         冰凉的手握在一起。她似是漫不经心,又似是小心翼翼地同他开口:“阿彦,我是江湖女子,从不遮掩什么。我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

         怎么敢说不喜欢?怎么能说不喜欢?

         十六岁的君千彦拉着许华裳,点头道:“喜欢。怎么会不喜欢?”

         于是许华裳便笑起来:“那么,我们以后永远在一起好不好?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要在一起。”

         “好。”君千彦点头,“华裳,我发誓,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不然,就让我不得好死。”

         少年的誓言总是冲动而真挚。然后刚到京城,现实便打破了梦想。

         之后的十几年,许华裳一直记得。那天是日落,君千彦因为水土不服发了高烧,被送进了君府后院休养。她独自一人,站在前厅里,看着满脸倨傲的君老爷。

         他问她:“你什么身份,我儿什么身份,一介江湖女子,便妄想进我君家?”

         年少的她尚且傲气,便冷笑道:“你以为我真看上了那懦弱如斯的少年?不过玩笑而已。也就你们君家这群傻子当真。”

  Ij最y新C$章节上酷匠3d网

         说完,她便负手离开。只是在驾马的时候,仍旧忍不住落下泪来。

         那是她第一个喜欢上的少年,她真心想陪他一世,护他一世。可终抵不过少年意气,终抵不过门第悬殊。

         而那一刻,那个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的少年扶着门框站在门口,呆呆地看着她远去的身影。

         从背影看,当真翩然,当真意气风发。

         然后君千彦留了下来。当时君家家主还强撑着身子,给他安排学习。

         他同君千彦说,天机神宫的护法事务繁忙,君家一个小小的私生子怎能让她停住脚步?让他不要过于天真。

         君千彦没有说话,闷头读书。却是从不肯相信这样的言语。

         君千彦天资聪慧,过目不忘,不过半年,已经能同君家其他的子弟相提并论了。

         他越好,其他人越着急,阴谋、暗杀随即而来。他面上从来都是漠不关心,只是每天一遍又一遍问别人:“许华裳小姐有来信吗?许小姐什么时候回来?”在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他会回到房间,一个人环抱住自己,低喃着那个少女的名字。

         仔细聆听,他说的是:“华裳,你快回来,我害怕。”

         他害怕这个家族,害怕这些伤害。

         十七岁的时候,他遥遥听说,陛下最小的儿子靖王殿下前往天机神宫求亲。而那个叫许华裳的左护法,没有答应,却也没有拒绝。

         当天夜里,他便不慎被人推下井去。井水淹没了他,他在水中挣扎,高喊着她的名字。然而没有人来。唯有那井 水,寒冷彻骨。

         他在井中被困了三天, 三天后,他被救出来,在看过大夫后,他的父亲来看他。

         他父亲告诉他:“那么,你就变强一点。你想让她陪在身边,就打断她的腿,挖下她的眼,斩断她的经脉,一生一世禁锢她。你活着,她陪你活着;你死了,她同你一起死去。”

         于是他就笑了。

         十七岁的少年,生生笑出了血泪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