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施法用君长弋的阳气修复了洛情欢的灵魂后,君家认为是我谋杀了他们家族未来的继承人君长弋,于是,我和宫铭玉同时被这个百年家族通缉了。

  酷‘匠w}网正‘版)、首发

         我和宫铭玉原本是打算着跳墙跑出君家,结果,我在第十一次回到原地的时候,我和宫铭玉终于崩溃了。

         我一直弄不懂为什么所有富贵显赫的府邸都喜欢弄的对称一致,放眼望去,整座府邸里面都是一样的风景,一样的建筑外观。今日终于是明白了,原是为了让准备逃出府去的小偷盗贼等人迷失在府里的……

         宫铭玉和我扶着大树喘息,待缓过神来,宫铭玉忍不住问我:“你当时为什么会选择救洛情欢?”

         我累到了极致,近百年来,我都未曾像今日这般被人追杀了一天。我的脸色有些苍白,喘了好几声,才回答宫铭玉:“我只是觉得她可怜罢了,想帮她一把。如果在别人处于困境的时候我们不伸出援手,又怎么能奢望在我们失意的时候受到别人的帮助呢?”

         说完,我从袖中取出一个白底蓝釉的小瓷瓶,看着它,心里有一些哀伤,我想,我一定会帮助君长弋和洛情欢,让他们下一世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远远听着似乎有追兵的声音传了来,我赶紧将瓷瓶藏好,心中又焦急又愤怒。这时候,一个身着天青色广袖曲裙的女子慢慢出现在我的视野之中。

         她似乎患有眼疾,走路的时候,手中拿着一根青竹竿,敲打摸索着前行。她的背挺得很直,哪怕那黑白参半的头发已经明显表露了她的年龄,可她仍旧不显老态,仿若江湖上那些为人敬仰的侠女,自带风骨。

         我和宫铭玉屏住呼吸,努力藏在树干后面。她走了几步,突然就停下了脚步,仿若能看见我们似的,目光直直地定位在了我们的这个方向。

         “是谁?”这个女人的声音仿佛是被碾过一般,沙哑而低沉。我不敢说话,她便站在原地。追兵的声音越来越近,她仔细听了片刻后便笑起来:“可是秘术师,梦三生?”

         说着,她慢慢向我和宫铭玉走来,不缓不急道:“竟还有一人?”

         宫铭玉俯首作揖,道:“晚生宫铭玉,久仰天机宫左护法之名,今日得见许前辈,实乃幸事。”

         宫铭玉刚说完,谁知她却摇了摇头,说:“天机宫的左护法早已死了,我乃如今君家当家主母许华裳。”

         说完,许华裳朝我招了招手,说:“你出来,帮我一个忙,我便让君家放了你。”

         我想了想,终于从那大树后走了出来,小心翼翼地询问:“您想要什么?”

         她笑了笑:“我忘记了一个人的面容,我想再见他一面,再想起他来。”

         “哪怕……”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她的音调里,隐隐约约,竟带了呜咽之意,“他已经离开我很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