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嫁前一夜,她换上了年少时喜爱的黑色袍子,梳了年少的发髻,然后去了藏书阁。

         她在藏书阁中浏览书目,看到一本熟悉的书时,她伸手拿过,突然觉得有什么阻力,抬头一看,便见那荧荧火光间,一双恍如星辰的眼睛。

         他们静静对望,许久后,却是洛情欢先笑了起来。

         “我再也拿不起剑了。”她说,“但是我想再舞一次君氏剑,你来帮我,好不好?”

         他略显诧异,仍旧从书架后走了出来。

         时隔十三年,他终于像年少时那样,再从身后抱住她,握住了她的手。

         剑起,风动。掩了那么多年的爱恨。

         舞完了剑,君长弋却没放开她。他死死抱住了她,低哑着声音道:“我以后,会对你很好,比完颜枫好一千倍、一万倍。

         “所以,忘了他,再爱我,好不好?”

         她没说话,只是转过头,在霞光中静静看他。她那一双眼,恍如当年,黑白分明,沉静如水……

         第二日,她换上了嫁衣,然后嫁给了他。

         如外界所说,当天夜里,在他用秤杆挑起她盖头的那一刻,她不知哪里来的力量,从袖中抽出了剑。

         那是完颜枫给她的剑,他曾和她说,死也要死在人生最幸福的一刻。于是她就真的在这一刻,用这把剑,插入了自己的胸腔。

         她看到君长弋惊慌失措的眼神,看到他的眼泪。

         她想起那么多年来,她日日夜夜梦回的地方。

         那个藏书阁,那个紫袍白衫的少年。

         他抽出书来,然后一抬头,便看到了她。

         四目相对,盈盈烛火,漫漫时光。

         梦境轰隆隆震动起来,我这才反应过来,我已看完了这十三年。

         我转过头去,看见了洛情欢。她还穿着喜袍,和君长弋手拉手站在一起。

  e更N新:Y最$6快上酷Ra匠,z网)2

         “我死后,执念化作牢笼,将他一直拘在这个梦里。这个梦我出不去,他也出不去。”

         “可是,他注定是要走的。”我轻轻叹息,看着面前这个姑娘。她不再说话,转头看向了旁边的君长弋,那目光沉静而温柔,仿佛是在看他最后一眼。

          君长弋轻叹了一声,将她抱在怀里:“你以为这是你的执念,你又如何不知,这也是我的执念。”

         他这话一出,我和洛情欢都呆住了。我们一直以为,是洛情欢将他困在梦里,结果却是他自己,将洛情欢困在了梦里。

         可不管谁困住谁,我都容不得了:“无论君公子走不走,我都得求君公子醒来,帮我个忙。今日君公子不自己走,在下就只能强求了。”

         我要挟了君长弋,终于同他二人达成协议。君长弋随我走出梦境,而我答应用君家祖传的灵珠让洛情欢死而复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