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酷{匠B网7m永》#久Q免rK费●看小{%说S

         后面似乎有谁追了过来,她转过身去,看到君长弋跑了过来。

         “你喜欢樱草花,我再买一盆给你便是。”他皱着眉头,“情欢,何必如此?”

         她没说话,静静看着那一池波澜的秋水。君长弋叹了口气,走上前来,立在她身前道:“如今我还不能完全掌权君家,等所有事完了,我来接你。”

         接她?

         听到这话,她轻笑起来。

         “不必了。”

         她已经,再也不想回来。

         君长弋突就来了怒气,怒吼出声:“你再说一次!”

         说着,他便上前。然而迎来的,却是那冰冷的剑尖。

         她用的是当年他教的君氏剑法,执的是他送来的名贵宝剑,站在霞光里,静静看着他道:“我不等你来接我,也不想你来接我。不必了。”

         说罢,她转身就走。

         这是,她少女时代与君长弋的最后一次谈话,无关风月,全是争执。

         第二日,君长弋启程回京叙职。不久后,洛情欢被人梳妆打扮,跟着和亲公主一起去了拓鞑。

         到达拓鞑之后,她便被送到了安放人质的地方。拓鞑人知道洛情欢武功高,到的第一天,便让人挑断了她的经脉,而后将她扔进了一个杂屋。那里没有暖被,没有锦衣玉食,受了伤的她躺在那里,日复一日,除了别人偶尔送来的馊饭,竟是什么都没有。

         有一天夜里,几个侍卫进了她的房。

         她早知有这样一天,只是这时候,她已经握不住剑,已经想不出任何办法。

         她被按在床上,被人撕破衣衫,那时候,她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想呼唤谁的名字,却是谁都不能。因为她所珍爱的人,她以为会珍爱她的人,早已抛弃了她。

         那是她人生中如此屈辱的一夜。之后的时光里,每次回首,都只让人心中,鲜血淋漓。

         冬天到了之后,她因为手脚上的伤口没有处理好,终于患上了病。冬至那天,她发了高烧,意识模糊不清。而那时候,那几个侍卫还在她身上……

         她远远听到了马蹄声,一时不知怎么,竟想起了当年。

         那时候,她还是少年将军,意气风发,哪怕是濒临死境,仍有那么一个人,领千万军马,从那山间俯冲而下。

         那马蹄声渐渐近了,然后有人一脚踹开了房门。

         接着是怒吼声、求饶声,她在恍惚间喊:“别杀他们……别杀……”

         有人冲过来,用被子遮住她的身体,抱紧了她。那人哭着说:“情欢,我回来晚了……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去征战,不该让哥哥留在王都,不该让他知道我喜欢你,因此折磨你……”

         他恍惚睁眼,看见了完颜枫。

         那个少年王子,紧抱着她,满眼疼惜。

         她突然明白,原来这世上,真的还有一个人在爱她。

         她颤颤伸出手,抱住了他。

         那一刻,她想,她对君长弋的爱恋,终于是死在了这一场又一场的绝望里。

         她成了王子妃。

         而那几个侍卫,被她用尽了刑罚,凌迟。

         三年后,君长弋帅二十万大兵攻城而来,势如破竹,不可抵挡。拓鞑战败,宣国拒降。不过一年,君长弋便已将拓鞑逼得无路可退。

         决战那天,完颜枫走的时候,洛情欢将自己的剑给他,然后将他的剑换到了手里。她说:“殿下若战死,情欢愿以命相随。”

         完颜枫却是笑了。他告诉她:“情欢,我给你剑,是要你好好儿保护自己。你就算是死,也该死在人生最幸福的时候。我从没给过你幸福,我知道。所以,你得去找到自己的幸福。”

         说完,他带着兵马好好儿出征。而她拿着他的剑,站上了城楼。

         那天她穿了血红的衣,赤着足,看着那个珍爱她的少年,与君长弋狭路相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