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她转过身,重新回到了宴席上。她从未这样放肆地喝过酒,一杯接一杯。她看着他们一起进来,看着洛情婉坐在他旁边和他说着话。然后她看着他站起来,走向自己,似乎想说什么,只是他还没走到她身边,一声惊呼便响彻了大厅。

         “报——拓鞑来袭!”

         一时间,满座皆惊。

         拓鞑来袭,由君长弋领了十万精兵与其一战。洛情欢任副将,与君长弋共上战场。那一战由拓鞑王子完颜枫挂帅,双方对决不过三次,君长弋便逼得对方退兵千里。而后,拓鞑送上了降书。

         送上降书那天,洛情欢换上了女装,守在营帐之外,等候君长弋。她远远见到拓鞑王子携人而来,便明白,这场战争,终于是结束了。于是她便站在那里,对他们展颜一笑。

         那一笑眉目含春,如春水映梨,让人心神荡漾。交完降书后,完颜枫走时问她:“你跟不跟我走?”

         洛情欢却摇了头:“我为何跟你走?”

         “你可知,按规矩,宣国不但会让一个公主来和亲,为了牵制城主,还会让一个城主之子来做人质?”

         “如何呢?”洛情欢仍旧含着笑,“我是青城唯一的将帅之才,我为青城出生入死,劳苦功高,这种事,怎还会让我去?王子多虑了。”

         听到这话,对方却是哈哈大笑起来,只留了一句:“能者多劳。我等你来拓鞑。”

         说完,他便驾马而去。然而回去之后,果真如完颜枫所说,她的父母,都让她去当人质。

         她犹记得,那是入秋夜,她的父母抱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妹妹同她说:“情欢,你是姐姐,你比情婉懂得多,见得多,武艺比她好,人也比她   好,比她聪慧,送你去拓鞑,我们放心。但如果送情婉过去,她怕只有一死了。”

         她看着那抱在一起的三人, 依稀觉得,自己心里插了千万把利刃。

         其实不过只是早出生了片刻,怎的就是这样大的差异?她忍不住弯起嘴角,笑出声来。

         “人质……哈哈——敌国的人质,你们难道不清楚是什么待遇吗?送我过去,情婉不能活着回来,我就能?”

         她笑着笑着,就流出泪来。父母满脸不可思议道:“情欢,你怎么可能死。”

         洛情欢不再说话,她已经明白,父母是铁了心,放弃了她。她在夜色里看那拥抱着的三人,许久,终于道:“我要君公子选。他让我去,我就去。”

         洛家送了君长弋一盆樱草花,而后告诉他,他家小女儿喜爱它,希望君长弋能在离开前,亲手送她一盆樱草花,完成她小小的愿望。

         但这是谎言。

         洛情欢同家里说好的是,这一盆樱草花属于谁,就证明君长弋留下了谁。

  .u酷Rw匠;(网…!首}f发r

         于是在那个清朗的午后,洛情欢看着他将樱草花递给了洛情婉。

         洛情婉眼中顿时盈满了眼泪,欢天喜地地伸手,想要接下樱草花。便就是这一刻,洛情欢的长剑猛地劈出,将樱草花劈成了两半。

         剑气凌冽,杀气袭人。君长弋皱紧了眉头,看着手掌间那碎开的樱草花,还有那一道横劈而过的伤痕。

         “我也喜欢樱草花。”洛情欢开口,声音沙哑,“我也喜欢漂亮的裙子,我也喜欢精美的首饰,我也喜欢跟在父母身边每天欢声笑语,我也喜欢扑蝶玩耍……”

         她说着,抬起眼,扫向了四周一直沉默着的众人。

         “只是我是姐姐,所以从小我理当忍让。于是所有不堪的、痛苦的、妹妹不愿的事,都是我来做。只是唯一让我任性这一次。我喜欢这樱草花,得不到,便让我毁掉吧。”

         说完,她转身离开。踏着那一地金色的阳光,她想,她终究还是被抛弃了。

         被所有人,哪怕是她深爱的人,抛弃了。

         她的故土、她的家人、她的爱人,没有一个愿意留她。那么她还站在这片土地上,便已是毫无意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