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此行,并不是漫无目的地漫步,前些日子我来到长安,在长安街头市集逛街玩耍的时候,看见了一张悬赏榜,说是广募天下能人,只要有人能医好江左君氏的继承人君长弋的病,便可得到君家世代相传的灵珠。既然有人悬赏灵珠,我自然是要去凑凑热闹。

           江左君氏,宣国百年世家,是与琅琊王氏,陈郡谢氏齐名的宣国三大贵族之一。这一辈里,君氏风流人物不少,君长弋便就是个中翘楚。

           君长弋从十五岁起便一直镇守在边关。三年前,他与边关青城城主之女洛情婉完婚。却不想,成婚当日,洛情婉自杀于房中,而君长弋从此一觉不醒。

           我收下悬赏榜,按约准时来到君府,然后看到了君长弋。只一眼我便明白为什么悬赏如此丰厚却无人来医治君长弋,因为君长弋吸气绵长面色红润,根本不是生病了,他只是一直活在梦里。

           我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梦里将他带出来。

           这本不是难事,和君家解释了一下后,我便带宫铭玉进入了君长弋的梦中。

           君长弋的梦,是他同洛情欢成亲那一日。我在梦中待了三天,这三天从早上开始,都是重复着一摸一样的场景。第四日的时候,我终于下定决心去找君长弋,强行带他走。只是清晨醒来的时候,店小二便敲响了我的门。

           那是个完全陌生的店小二,他给了我一张纸条,纸条上只有一句话——“欲知此事原委,望君移步青城洛家。”

           我将这个纸条摊在宫铭玉眼前,对宫铭玉说:“你觉得,我们该不该去看一看?”

           宫铭玉当时正在品茶,悠悠然地抿了一口新茶,不紧不慢地说:“你不是只用将君长弋拉出梦境就行了吗,何必多管这些闲事?”

           我眨了眨眼,说:“人之本性,我好奇嘛,君家继承人君长弋的妻子在大婚那日自杀于房中,这肯定蕴含着天大的八卦。”

  。酷x+匠e网首A发●k

           宫铭玉依旧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剑眉微挑,笑着说:“你可知道好奇害死猫?”

           我撅着嘴巴,一连迷茫地说:“不知道,而且我又不是猫。”

           宫铭玉笑得越发欢乐,轻声说道:“当年的那只猫也不知道。”

           我一时没听懂宫铭玉话里面的意思,沉思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又气又恼地瞪了宫铭玉一眼,别过头去不跟他说话。

           宫铭玉笑得不可开支,缓过来以后对我说:“怎么?生气了?”

           我“哼”了一声,依旧是特别有骨气地不理他,誓要与他冷战到底。

           谁知宫铭玉从袖中掏出一盒桂花酥,似有意又无意地说:“看来这一盒桂花酥只有我一个人享用了。”

           听着宫铭玉说话,我依旧是很有骨气,颇有风骨地“哼”了一声,直到宫铭玉将桂花酥的包装打开,里面桂花的香味充斥在房间里的时候,我朝着宫铭玉伸出手来,说:“给我来一块。”

           宫铭玉很识相地把桂花酥给我递过来,而我吃完桂花酥以后,已经不知道骨气是何物了。

           对于那张纸条上写着的东西,我想了一个下午,还是决定凑个热闹去看看。

           青城只有一家洛姓,那便是青城城主一家。我去的时候,洛府内外正在忙,似乎在准备什么,有两个小姑娘站在大堂上,陪同衣着华丽的妇人在说着话。

           这两个小姑娘长得一模一样,不同之处只在于,一个天真烂漫,一个略为沉稳。妇人抱着笑得灿烂的那个,拉着面容沉静的那个,低声吩咐:“今日君家公子要来,你们放乖巧些。”

           我想了想,君长弋是在十五岁时到青城镇守边关的,也就是,这个梦境回到了十六年前,君长弋十五岁的时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