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已经换好了,她原本的脸被我用药水涂抹,放进了木盒里。

  然后我将她扶起来,将镜子放在了她面前。她愣愣看着面前这张绝美的脸,颤抖着手抚上了自己的面容。

  “能让它变 得年轻一点么?像十五岁的女孩子一样?”她不知是在想什么,突然提了这样一个要求。我虽然觉得奇怪,但我对顾客一向很体贴,仍旧是上前替她修了修,片刻后,镜子里便是慕含樱十五岁的模样。

  她轻轻笑了起来:“梦三生,你们秘术师,是不是有颠倒阴阳,倒转时空之能。”

  听到这话,我不由得眼皮一跳。她却是突然回头,死死抓住我,满脸期盼道:“送我回去好不好?送我回过去,在他还没遇到慕含樱之前。”

  “你……”我有些为难:“你可知,支撑这样的逆天之事的是什么?”

  我的确是可以颠倒阴阳,倒转时空,可是有些东西,都有它的规律,就如同人有生老病死,逆天改命,是要遭到反噬的。

  她不说话,愣愣看着我,片刻后,喃喃道:“有什么是我不能给的?有什么是我不舍得的?”

  “我从年少就一直想。我要变成世界上最美好的女子,在一个最美好的时刻遇见他,再让他爱上我,为我化一辈子的妆。”

  “可惜我一直不能成为一个貌美的女子。如今我可以了,那我去他还没遇到慕含樱的时候先与他相爱,这有什么不能的?”

  听到这样的话,我不由得叹息出声来:“支撑那个时空的,是你的命。我可以带你回去。但是你不能阻止他爱上慕含樱,或者说,你和他的爱情,不能影响他和慕含樱的,也不能影响你和他的婚姻。而你……可能因为消耗自己的生命过度,就死在过去。也可能回来时,已白发苍苍。而且,除此之外,你还须得支付我一样东西。

  “这样……”我看着她握紧的拳:“你还要去么?”

  “你要什么?”

  “我来之前听闻王府有一颗玉灵珠,我要这颗灵珠。”

  “好。”她笑起来:“这已经是,我这一生,唯一的愿望。不过一颗珠子而已,我便让人取来给你。”

  她在屋内,趁苏子城不在,她借王妃的名头,命人将玉灵珠取来给了我。而后我便准备好了一切,带她回了过去。

  这件事对我本身并无太大损耗,因为所有消耗,都是归于她的。

  我们回到了她十三岁的时光。那时候,苏子城十七岁,云初遥还没嫁给他,而慕含樱,还在丞相府中称病不出。

  回去那天,是早春,下着小雨。我为她选了漂亮的衣衫,梳了繁杂的发髻,然后让她等在一颗桃树下,接着我便伙同宫铭玉一起准备去偷了苏子城的符印,一路将他引过来。

  然而我这一番简单却略显粗暴的做法,让宫铭玉不敢苟同,他只是紧紧皱了皱眉头,然后说:“我觉得这样做好像不大合适。”

  我说:“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已经想好了万全之策,保管你不会被抓住的,不过我也不是一个不通情理的人,你要是实在不愿意,我亦不能强求,只好作罢。”

  他道:“哦,那就作……”

  天上细雨纷纷洒洒,以一种诗意扑向大地,我说:“这是第一场春雨吧,这个天,真是,对了,听说你身手很好的?那不用我带着也晓得该怎么走出这子午幻境了?嗨,其实走不出去也没什么,这个地方,你看,也挺好的。话说回来,你刚才想说什么来着?”

  )最Y新8章节上酷匠zJ网

  他看我良久,我坦然地将手中六十四骨节的桐油纸伞撑开。

  半晌,他不动声色道:“我是想说,这么一件小事,着实算不了什么,三生既已有了万全之策,就照三生的办法来罢。”

  我点头道:“好。”

  他补充道:“只是……”

  我好奇问他:“只是什么?”

  他想了想,却是没有说下去,而是点头说:“好,就陪你走一遭。”

  接下来,我和宫铭玉就按照计划行事,毫无例外的,我和宫铭玉二人被苏子城和他的侍卫追杀得狼狈,以着极快的速度冲过去将符印扔到了云初遥手里,然后等苏子城一干人等正气喘吁吁从小道里跑出来。

  然后他们就看见了云初遥。

  春雨,桃花,美人。云初遥撑着八十四骨节紫竹伞,笑得温柔而明朗。

  接着她摊开手中的符印,含笑问他:“公子可是在找这个?”

  苏子城愣愣看着她,许久后,展颜一笑:“原来是小姐相约,小王三生有幸。”

  说着,苏子城走上前去,目光落到云初遥腰上的香囊上。

  “好别致的香囊,赠给小王如何?”

  听到这话,我和云初遥都是一愣,片刻后,云初遥却是笑了起来,接下腰上的香囊,递给了苏子城:“拿了我的香囊,是不是该还我什么?”

  “法光寺桃花甚好,还姑娘一院桃花,可好?”苏子城笑眯了眼,折扇一开,倜傥风流。

  于是他们就这样相遇,至此,苏子城每天都会来约她。他们一起去踏花,去赏月,去爬山,去游水,而我就悄悄在后面跟着,看着他们,如胶似漆。

  正月初三那天夜里,她突然咳出血来。我不由得叹息:“回去吧,你的身子开始撑不住了。”

  然而她却是摇头 ,固执道:“我不回去了,我便是死,也要死在这里。”

  “三生姑娘,你知道么,他说他喜欢我。”她微笑起来,弯着眉眼,满是欣喜:“这是我一生再开心不过的时光,能死在这里,已是再好不过。”

  宫铭玉在一旁听着她的话,叹了一口气,念了一句我不大听得懂的话:“不疯魔,不成活。”

  我虽是个古物幻化出来的灵,可对这些文邹邹的古语一向没什么研究,只是宫铭玉说的这句话,我好像能够明白一些,听着他说的话,不知为何,我突然觉得眼眶发热。想要说的话,竟是一句都说不出来。我张了张口,终究是,无言相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