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含樱死前托付我,让我将她的脸给云初遥换上,这是她死前遗愿,受人之托,便要忠人之事,尽管灵珠已然拿到手,可我对慕含樱抱有愧疚,自然不会再辜负她的嘱托。

  于是,我便带着宫铭玉一起去找云初遥。

  听木樱讲过,慕含樱所说的那位少时好友,云初遥,是广陵王苏子城的正妃。本来只是一个五品小官的庶女,却因在皇宫宴会上跳的一支“惊鸿舞”被苏子城看上,立为正妃。

  据说,这位王妃相貌其丑无比,但在宴会上献舞时以面纱遮面,倒也是个美人。而风流不羁的苏子城被其所骗,以为是绝世美女,便立刻当堂请婚。等成亲当日,揭开盖头发现是个母夜叉后,苏子城怒得当夜就将她迁出了王府,从此置于别院,不闻不问。因而我与宫铭玉见到她的时候,她并不在王府之中,而是在城郊的别院里。

  “我听说,你在找我。”她斜卧在我身前的卧榻上,声音恹恹。是她让人将我找来的,我估计这是木樱去通报的结果,便直接从袖子里拿出装了慕含樱面皮的木盒,躬身道:“在下秘术师梦三生,受人所托,特来为王妃换一张脸。”

  “换一张脸?”她愣了愣,慢慢抚上自己用纱巾蒙着的脸,有些不可思议道:“那张脸,好看么?”

  我没回答她,径直打开了木盒,露出了慕含樱的面容。

  慕含樱的皮相是极好的,清冷而美艳,只是一眼,便让云初遥凝住了目光。片刻后,她却是大笑起来,拍着手走下榻来:“好,好美的面皮,不错。”

  说着,她对我挥了挥手,一路领我走进卧室,一面走一面笑:“我云初遥果然可怜,可怜到便就是不相干的路人,也知道我需要一张好看的脸。你需要我怎么做?”她转过眼来,一双凤挑的眼,下面依稀可见一些粉红色的、扭曲的疤痕。美艳中带着可怖,倒是带了一种奇异的美感。

  我指了指床:“王妃还请躺上去,其他事儿,交由我来便好。”

  她不多说,径直躺了过去。我从背来的药箱中拿出器具,又准备好了药汁,让她服下,终于才拿着刀具站到了她身边。

  “你不会太疼,但会有轻微的痛。你不妨同我说说话,这样会好一点。”

  “说话么?”她轻声笑起来,想了想,却是道:“我无甚好说,人生唯一能说道一二的事情,只有他。”

  我听她说着话,用锋利的刀锋,划向了她的脸……

  她说,她初次遇到他,在她八岁那年,她和丞相之女慕含樱一同上街耍玩,半路突然冲出来了一个女人,高喊着慕含樱父亲的名字,将滚烫的热水泼向了她们。可那时候,站在前方的是她。热水全泼在她脸上,她当即尖叫起来,然后有一个白衣少年从身后猛地冲出来,将她迅速抱上马车,飞奔向了医馆。

  酷匠m网d正◎'版g首8E发'

  那时候她那么害怕,脸上的疼痛,心里的惶恐,让她痛哭出声,可眼泪落下来,都是一种钻心的痛,而那时在她身边的,就是那个少年。

  少年有姣好的容颜,华丽的衣衫。微微上挑的眼角,一眼望去,满是风流。而那时他却满是担心的望着她,带了安定人心的沉稳的语调,拉着她的手道:“别怕,小姑娘,没事儿的,别怕。”

  一声又一声,成为那片刻,她唯一的支撑。

  可终究不是没事。

  事后,她破了相,而慕含樱从此被禁了足。

  母亲来安慰她的时候,她呆愣了很久,终于才问了句:“那个白衣服的公子……是谁?”

  “他啊……”母亲叹息出声来:“是广陵王苏子城,倒的确是个心善的王爷啊。”

  苏子城。

  从此以后,她心里便留下了那个名字。可那时她已经知道,她破相了,再也配不起他。可她不甘心,她学书画,学舞蹈,学女红,学作诗……

  她想,她每一样都顶好,哪怕容貌不济,也应该能配的起他。

  然后她一日日长大,他也一日日成为名满京城的风流公子。晨起柳树巷,夜宿笙歌楼,今日是天香阁的花魁,明日是醉花楼的舞姬。她拥有一个女子想要的一切,除了容貌;而他不在意女子所有的一切,除了容貌。

  当她十六岁的时候,父亲想要将她许配给一位同僚的儿子。可她是这样不甘心,于是她求了父亲,带她去皇宫参加宴席。然后在席上,皇帝要求献艺时,她走了上去。

  “我跳了惊鸿舞,”她说。语调缓和,似乎是有了什么美好的回忆。我继续手上的工作,嗯了一声表示应答。

  “这支舞,我练了三年。”

  那是她为他准备的舞。她听说他喜欢惊鸿舞,可这支舞曲早已失传,她翻遍了古籍,才终于拼凑出来。

  纤细而柔软的腰肢,飞快的舞步,眼神微微一勾,便让人心神荡漾,如置云端。一舞名动天下,乃至后来多年,都再无人能跳,也无人敢跳的这一支惊鸿。

  舞毕时,她停在他身前,静静凝望他。

  她当时想,这大概是她这一生,最后一次看他了。

  可是在片刻后,他却是站了起来。

  他的眼里满是泪水,全是深情。然后从桌后疾步而出,当着众人的面,猛地抱紧了她,沙哑着声音说了句:“初遥,你终于回来了。”

  她浑身猛地一颤,也就是那片刻,他紧拽着她的手腕,突然对着天子跪了下去。

  “陛下,”他高喝出声,声音中犹带颤音:“臣等的人回来了,请陛下赐婚。”

  她不清楚一切,就这么浑浑噩噩,嫁给了他。

  嫁给他那天,她心里满是欣喜。坐在房间里等他的时候,她还在想,等一会儿,她要如何告诉他,她是怎样一个人,她是怎样喜欢他,能嫁给他,她是有多么欢喜。

  然而等他跌跌撞撞进入房门。大笑着用秤杆挑起盖头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他愣愣看着她,许久后,他颤着声问了句:“初遥?”

  “王爷。”她笑起来,眉眼盈盈。

  然而对方却是忽的苍白了脸,伸出手去,抚上她面上狰狞的疤痕,不可置信道:“你的脸,是怎么弄的?”。

  “臣妾八岁时遇到歹人……”

  话还未说完,云初遥便听到了一声巨响。竟是他将秤杆猛地砸到了一边。

  “滚出去!”他红着眼眶,喘着粗气,凶狠地看着她,仿佛她做了什么再可恨不过的事情。见所有人愣住,他抬手指向了大门,对众人再次高吼:“所有人,都给我滚出去!”

  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能按照苏子城的吩咐,推攘着她出门。

  她穿着喜袍,被跌跌撞撞推了出来。站在门外时,她听到了里面如同野兽一般呜咽的声音。

  他似乎哭了,还哭得很伤心。

  而她……

  她抹上脸,发现,她似乎也哭了。

  她不知道一切。

  不知道为何而来的爱,也不知道为何而来的恨。只是由得他摆布,他要娶她,她便义无反顾的来;而如今他要她滚,她也心甘情愿的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