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送走了慕含樱,并且告诉她,三日后,我将会去找她,带上我为她制的药,让她忘记辜景执。从此以后,她会找到属于她自己的幸福,纵使忘了所爱,却也可以保得半生无忧。

  慕含樱这一生爱得太过执着,执着到已经将这些爱恨深深地刻入了骨血,伤人又伤己。她是那么一个让人心疼的姑娘,她的爱真挚而浓烈,可惜她喜欢的人,将她弃之如敝屐。

  想要消除慕含樱的记忆的药里面,要用到忘忧草。所以我打算去找孟婆要一棵忘忧草,这样才可以制出药。 因着我识路的本事不大好,就带着之前墨言上神给我的迷桠枝上路。迷桠枝这玩意,是个识路的好宝贝,之前就是因为墨言上神看出我是个路痴,才送我一支。

  迷桠枝将我带到忘川河岸边上,忘川忘情,河岸边永远生长着妖冶热烈的彼岸花,花叶双生不相见。

  忘川之中充斥着阴冷的气息,这冥界里藏匿着太多鬼魂的怨气,耳畔仿佛总有一个女子魅惑的声音,我知道,这声音是魑魅幻化出的迷音,若没有定力的人,就会迷失掉自我。

  冥界我很少来,唯一一次来也是为了欣赏冥界的彼岸花,那时我醉心于花草,得知彼岸花后,十分神往,就求了宫铭玉带我来冥界。

  冥界于我来说,实在算不上是个好地方,我是三生剑化的灵,不喜极阴之所在,所以这也是我不常来冥界的一大缘由。

  我听从迷桠枝的指向行走在冥界,许久后,我听见婴儿嘤嘤的啼哭声,我知晓这是渡船人来了,果不其然,远处便有一女子渡船缓缓向我划来……

  我上了船,渡船的女子一直望着前方,她背后的婴儿也是一直啼哭不止。小船漂泊在河中,河上氤氲着一股黑气,一阵阴风拂过,掀起渡船女子及腰的长发,在乌发下,女子的面容白得惊人,甚至有交错狰狞的裂纹,我别过头去,不再看她,耳畔依旧是婴儿啼哭的声音,尖锐刺耳。

  船在河中漂泊许久,我隐隐能看见河对岸亮着许许多多的灯盏,那虽然是为亡魂引路的灯,此刻看来却也是十分美丽。我看着那些灯盏离我越来越近,灯光也越来越亮,知晓是快要到岸了。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船就靠了岸。渡船女子拿船桨敲了敲船身,用她尖锐如同锯木的嗓音对我说道:“姑娘,到岸了。”

  我回她一个微笑,抬起脚上了岸。冥界阴冷,我走在冥界的陆上,每一步都如同行走在寒冰上。迷桠枝指着前方,我顺着迷桠枝往前行走,过了许久,方才到了奈何桥。

  我在远处看着,许久,才走到奈何桥头。孟婆发现有人走近,微微仰头,看到我时温和地笑了笑,说:“姑娘不是过路亡魂,找老身是干什么?”

  我看了一眼孟婆,说道:“我想要忘忧草。”

  孟婆听到我的话,怔了怔,说:“忘忧草,那不是人人都能给的,你若是想要,可是要付出代价。姑娘气质非凡,仙气缭绕,必是上界仙人,又有何忧要忘?”

  我答道:“不是我,我是替人要的。只是不知,这所谓的代价,是什么?”

  最☆新$q章节zG上酷|u匠网

  孟婆看着我,说:“代价因人而异,这要让你自己亲自去取,若是有缘,无需耗费一分一毫就可以拿到忘忧草,若是无缘,倾尽天下也只是徒劳。忘忧草,它就生长在这忘川之中,在忘川河的正中央,是忘川河的心脏,若姑娘有本事,就自己亲自去取。”

  听完孟婆的话,我只觉得这件事情有些棘手。虽然潜入河中取忘忧草并不是一件难事,但是忘川河过于阴冷,是十分损耗我灵力的。我的灵力本就快不够了,若再没有收齐五灵珠,我就可能如父神一般,消失在这天地间,魂飞魄散,不复存在。

  这可以说是一个豪赌,我有些犹豫。孟婆在一旁看着,良久,忽然对我说:“姑娘有些面熟,老身好像在几千年前见过姑娘。”

  孟婆的话,我并未放在心里,只当是孟婆老眼昏花,认错了人,孟婆看出我不相信她的话,固执地跟我说:“老身虽然老了,可是识人的本事却是极好,断不会将姑娘认错。那时,姑娘好像是应劫下凡,要陪一位尊神历完三世情劫方可归天复位。”

  听了孟婆这番话,我更加确定是孟婆记错了,几千年前我尚未修成灵,更别说陪尊神下凡应情劫一说,但是孟婆非要说看见了我,我也不好意思反驳她些什么。只得听着,但笑不语。

  孟婆知晓我这般依旧是不信她,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不知道到底该不该下去取忘忧草,思前想后,决定还是试一试。

  我捻了一个诀跳入忘川河中,一下子,冰冷的河水涌上来,湮没了我,我屏住呼吸,往深处游去。

  忘川并没有我所想象的那么恐怖,虽然说它性属寒,会侵蚀我的灵力,但此时此刻,除了觉得周身冰冷,我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

  于是,我越发无忌惮起来,直往忘川深处而去,游了一会儿,终于看见了传说中的忘忧草。

  忘忧草在忘川河底生长着,它周身是柔和的光芒,微弱却是这忘川之中唯一的光明。

  我上前去,看着忘忧草,它长得犹若优昙,却是浅紫色,比优昙多了些华贵高雅。

  我伸手准备取下忘忧草,刚碰到忘忧草的时候,它四周的光晕慢慢却染开,点亮了整个冥界。

  这个我曾在古书上看到过,忘忧草非常排异,若感觉到有入侵者,会释放出一种光晕和香气迷惑人心,杀人于无形之中。

  想到这,我猜想忘忧草这是开始排异了。我赶紧闭上眼睛,一边施法一边在心里念着定心咒,怕自己会因失了心智而堕魔。

  念咒的同时,我用力一扯,就将忘忧草采了下来。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就在我以为我可以带着忘忧草回去,让慕含樱脱离苦海的时候,眼前的东西却陡然一变,四周不再是一片黑暗,而是另一番风景。

  眼前是我从未见过的花,纷纷扬扬,洒落在整个天地,花雨下,似有一个人背对着我站着,墨发白衣,不染纤尘。一阵风拂过,吹起他的衣袖,衣袂翩飞间,他回眸一笑,我想要看清楚他,却怎么也看不清楚。

  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可是我总觉得,我的心像是缺了一块,我努力地想要触碰那个人,想要看清楚他的脸,可是他却离我越来越远……

  我执着地想要看清他,可是这个想法越强烈,我的脑袋就越疼,像是要炸开一样,嗡嗡作响。耳畔好像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叫我,可是又不像是在叫我,这种感觉很模糊,就仿佛我不是我……

  渐渐的,意识开始模糊,我明白我肯定是着了忘忧草的道了,之前我就防着它的幻境,但我却没曾想到,它的幻境,居然如此难以逃出。

  我终究是困在了心魔之中,心智已经被磨损,我再也看不清眼前有什么,只是觉得迷迷糊糊的,像是做了一个梦,可能再也不会醒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