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到了春天,自从上次辜景执重伤了慕含樱之后,一直体弱多病的慕含樱更加体弱,活生生就成了一个药罐子,春天又是易得病的季节,慕含樱再一次高烧,昏迷了七天七夜。

  大病初愈的时候,正逢一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慕含樱的贴身婢女木樱便劝慕含樱出门走走,有助于身体恢复。

  慕含樱想,自己待在屋里太久,有些嫌闷,适逢这么个好天气,也就真的出了屋子,到了花园里面散步。

  可没走多久,就碰见了酷似木槿年的女子。慕含樱听木樱讲起过,此女叫柔儿,被辜景执收做了妾。

  慕含樱本来没想惹是非,看见柔儿后就想离开,奈何刚一迈步就被柔儿给唤住了。柔儿走到慕含樱跟前,笑得艳如桃花,她轻声说:“这么巧啊,姐姐你也来赏花。”

  慕含樱笑了笑,说:“只是来走走,如今走累了,我就先回去了,你继续赏花。”

  说罢,慕含樱就准备离去,可是柔儿却一把抓住了慕含樱,她笑着,说:“姐姐,听说将军可是好久都没去看你了。”

  慕含樱冷冷一笑,没有说话,转身真的要离开,谁知柔儿却在慕含樱离开之前,用力地扇了慕含樱一巴掌,嘴里还说道:“你真以为自己还是相府嫡女啊,嫁出去之后,没有夫君的宠爱,就什么也不是,少在我面前装高贵!”

  \“更新最4快D“上`B酷H0匠?网

  当时慕含樱被那一巴掌扇得有些愣神,她不想相信如今就连一个乡野出来的村妇也可以在她面前蹬鼻子上脸了,她想,这女人八成是不想活了。

  慕含樱恶狠狠地瞪了柔儿一眼,对木樱说:“将这女人给我废了,划花了脸丢出府去!”

  木樱是慕丞相精挑细选给慕含樱的婢女,武功高强,忠心耿耿。在听到慕含樱的命令时,二话不说就走向柔儿,准备划花她的脸。可是,辜景执却忽然到来,阻止了这一切。

  看到辜景执,惊魂未定的柔儿扑进辜景执的怀里,哭着对辜景执说道:“夫君,柔儿只是来和姐姐问好,谁知姐姐看见柔儿,二话不说就叫自己的婢女上前来划花柔儿的脸,姐姐怎得这样。”

  木樱愤愤不平地冲柔儿吼道:“你这女人怎么这样颠倒黑白……”

  木樱话还未说完,就被慕含樱打断,她冷冷地对木樱说:“我们走,何必在这里碍别人的眼!”

  可是慕含樱还未来得及转身,就听见辜景执对她说:“你已经将阿槿逼到挫骨扬灰的地步了,你还想害死柔儿吗?你这女人怎生得如此恶毒的心肠?”

  听着辜景执的话,慕含樱觉得心头好像被钝刀一下一下地划着,鲜血直流,藏在袖子下的一双玉手紧握成拳,几乎要将指甲嵌入骨头里去。

  最终,她却只是扯出一抹如花的笑颜,温婉答道:“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含樱不会再做任何让大人不开心的事情了。”

  说着说着,连慕含樱都觉得心酸。

  经过这一日,慕含樱便再也没离开过自己的那个小院子。

  他和她整整两年不曾见面,最后一次相见,却是在万福寺大门前。他要去彻查江北赈灾银款贪污案,她为他祈福,而他是为了给木槿年捐点香火钱。

  他们相遇,擦肩,仿如陌路人一般分别。

  那时她站得笔直,保持着她最后的骄傲与尊严,然而却在他离去的瞬间,终于忍不住回头,然后痛哭出声来。

  那日他穿着月白色的袍子,带着白玉高冠,好像一个风流华贵的公子。正是桃花盛开的时节,他离去时,肩头犹带着粉色桃花。

  她在万福寺哭得声嘶力竭,她想,她终于是忍不住了。

  她终归是后悔了,终归是绝望了,终归是……再也无法坚持下去了。

  然而她求不得,却也舍不了,木槿年也好,慕含樱也好,两世的记忆都关于这个男子,深深刻入了她的骨子里。

  “有人同我说,秘术师梦三生,能替人圆梦,只要付得起代价。我有一颗水灵珠,你能替我圆梦吗,我想忘记辜景执,我想重新活一回,为我自己活一回。”她清咳着,断断续续说出这句话来。我上前给她喂了一粒药,舒缓了她的气息后同她道:“忘了他,你会不会后悔?”

  她微微一愣,片刻后,她却是笑了起来:“到时候都忘了,还有什么后不后悔?”

  “我不过不想爱了,也不过……不想痛了。我不过想和他两清,从此以后,他过他的日子,我过我的日子……”她轻叹出气来,慢慢道:“如此而已。”

  “我爱极了当木槿年的时光,可我终究不能永远成为木槿年。而我对他,已别无所求。”

  慕含樱的话,在我的心里荡起涟漪,我在心里暗自下了决定,我一定会让她忘记辜景执,给她一个新生。她可以爱上新的人,拥有新的人生。

  而木槿年……就让辜景执去独自记她一辈子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