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她还是嫁给了他,谋划之内,意料之中。

  婚后的日子,犹如外界所传,他羞辱她,让她对着木槿年的牌位日日叩首请安,挑剔她做的一切。 而她却乖顺的做着一切,天长日久,他终究是软化了态度。

  毕竟不过是一时激愤,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

  辜景执让慕含樱住在偏院,每一日,辜景执与慕含樱除了在大堂吃饭,就未曾见过一面,他从来不去找她不去见她。但是慕含樱却是那样执着地爱着他,即使他那样冷落她,可她依旧经常为他缝制新衣,亲自下厨为他做饭,为他打理府中的大小事务。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不求回报地帮着他。

  身为武将,有仗可打才有威望,如今边境平定安宁,无论辜景执在战场上多么显赫,回到朝廷,却也不过是文臣手中的棋子。

  慕含樱深知这一切,她暗中为他打理着这些事情,她知道他知晓,却从来不说什么,只是陆陆续续,有些礼物送到了她房里。

  “他可以给我富贵荣华,可是他给不了我他的心。”慕含樱苦笑着摇头:“可我当时这样天真,我固执的以为,只要我这样好的对待他,他终归会爱上我。”

  “可后来我终于明白,我错了。”

  到了木槿年忌日的时候,辜景执总会前往堇阳去祭拜木槿年。

  辜景执与慕含樱成亲三年以来,他从未与她同房,可是每一年木槿年的忌日,他却是风雨无阻地去祭拜她。

  辜景执这一件事情做得如此张扬,他从不瞒着别人,这样做,就犹如当众打慕含樱的脸,让慕含樱颜面尽失。丞相府自然也是知道辜景执这番做派,慕丞相最疼慕含樱这个女儿,哪里又容得下辜景执这般欺负自己的女儿?

  可是慕含樱却一直拦着自己的父亲,她说:“我很好,他对我,真的很好。”

  “我以为我只要一心一意对他好,他终会惦念着我一点,他会爱上我。而且,我甚至想,就算辜景执对我这般不好,他也是爱我的,只是他不知道,木槿年其实一直是我罢了。”慕含樱对我说道,她的双目里面,含着浓浓的哀伤,她继续说:“可是直到那一天,我无法再自欺欺人了。”

  那一天,辜景执带了一个女子回府,他拉着那女子去找了慕含樱,告诉慕含樱,他要娶那女子。

  她忍了那么久,终于觉得忍无可忍,她笑着看了那女子一眼,冷冷地说道:“长得真像阿槿姐姐,若不是知道姐姐死了,还以为就是姐姐站在我眼前呢。”

  "&酷匠_网X:永$'久免费看‘Z小说z

  这一句话,让那女子与辜景执的脸色都变了,辜景执面色发青,握着女子的手,愤愤地甩袖离去。

  慕含樱看见,他们离去之时,辜景执身旁的女子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冷笑着做了个口型,是在说:“你看,将军他爱的是我。”

  慕含樱硬逼着自己撑到辜景执彻底离开,终于在看不见他背影的时候,她轰然倒地,昏迷不醒。

  自此,慕含樱大病,高烧不退。

  可是辜景执却不闻不问,他甚至都不知道慕含樱病了,那时临近木槿年忌日,辜景执一心都在打理着祭拜木槿年的事宜。

  从前慕丞相就不满辜景执年年祭拜木槿年,奈何慕含樱一直拦着,他才没有动作。直到这一次,慕含樱病重在家里,辜景执却去了堇阳,慕丞相终于是按捺不住,让人挖了木槿年的坟,一把火烧尽,尸骨无存,挫骨扬灰。

  辜景执从堇阳回来的时候,慕含樱依旧在高烧之中,昏迷不醒。

  迷糊间,慕含樱梦到自己还是木槿年,梦到她和辜景执正在北漠的夜晚一起看星星。

  她听见他对自己说,他要给她幸福,她相信了。

  梦境一转,又变成了辜景执回都复命的时刻,她带着家仆兴奋地登上茶馆的二楼厢房,满怀欣喜地从楼上看着他。

  只见他驾马走在军队最前方,银白的盔甲,墨色的发,面容清俊,带着军人的锐气。

  她站在茶馆上看着他,感觉心跳得飞快。

  她笑了,情不自禁地,用自己最温柔的声音,深情地念道:“景执……景执……”

  可是,迎接她的,却是愤怒的吼声以及肩上麻木的痛。

  她奋力睁开眼睛,却是看见了极其混乱的场面,辜景执手中拿着一把黑色的长剑,被众多人拉扯着。长剑末端刺在她肩上,晕开了大朵大朵血花……

  她病得糊涂了,不太能觉得疼,只能静静看着他,而他便像受了重伤的野兽一样,愤怒的吼着什么向她扑来,似乎真的要将她置之死地。

  “慕含樱,她都已经死了,你何必这样对她!”

  “慕含樱,我本打算与你好好过,你简直是欺人太甚!”

  “慕含樱,”他终于是挣脱了众人的束缚,从她肩头拔出剑来,用她从未见过的恶毒的目光看着她,慢慢道:“我真是从未见过你这样恶毒的女子,我也从未这样恨过一个人。”

  他握着剑的剑尖犹自滴着她的血。

  她沉默地看着,觉得心上空荡荡的疼。

  仰首望这四周,这般富丽堂皇,然而她却觉得,比不上漠北的一草一木。

  她看着他愤怒的眼,她终于知道,无论她做什么,他却是再也不会爱上她了。

  “你真的如此恨我,恨到想杀了我。”慕含樱看了看自己肩头的伤,再看向辜景执,用尽全身的力气,只说了这一句话。

  这不是一个疑问句,所以她也没想要他回答,她只是自顾自地说:“这样也好,你要恨我,就把我恨到骨子里去,恨到生生世世都记得我!”

  从此,一向关系就紧绷的二人终于成为陌路。

  他日日与长得酷似木槿年的女子腻在一起,朝堂上也同慕家多方为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