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男子看着我,良久,却是不肯定地叫了一声:“阿……阿荨?”

  我仔细想了想,这男子约莫是在叫我,可是这一生,我只有梦三生这一个名字,竟不知,我何时多了一个“阿荨”这样的名字。

  于是,我抬头望他,正准备说什么,却一下子愣住了。

  风徐徐吹着,空气中荡漾着一股清新的花香,不过,这香味儿并不是从花之中传来,而是在眼前之人身上传来,很好闻的花香,可是这花香之中却又隐隐透着丝丝冷意。

  人的身上有花香,我只在一些花妖和花神的身上见识过,不过,花妖身上的花香却是浓烈妖娆的,花神身上的也是那种热烈浓厚的,可是眼前之人身上的香气与花妖花神们皆不同,若有若无,刻意去闻却闻不到,不刻意却又觉得那香味儿萦绕在鼻中,清新脱俗到让人万念俱空。

  月光柔和地洒在眼前之人的身上,他身穿月白色长袍,出尘脱俗得如同从那月宫中走出来的人一般。

  我呆呆地望着他,甚至忘记了呼吸,他的身上仿佛有着魔力般,令人移不开眼。

  风吹不止,他的一身月白色长袍随风飘摇,衣袂翩然,顿时天地失色,万物都没有眼前这一人美,万物都成了眼前之人的陪衬。

  好美啊,我不禁想,为什么男子都可以美成这样。这般美的男子,我只见过宫铭玉一人,而且,与他相比,就连宫铭玉都要逊色几分。

  好不容易我回过神来,我含笑对他说:“这位仙君,你恐怕是认错了人罢,我并非什么阿荨,我叫梦三生,‘梦’是‘浮生若梦’的‘梦’,‘三生’便是忘川河旁三生石的‘三生’。”

  眼前之人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头,只一瞬,又松开了紧皱的眉头,只是轻笑,说:“浮生若梦三生石?这名字倒是颇有诗意。可能,是我认错了人吧。我叫君子商,方才冒犯姑娘了。”

  他说完,我才明白过来,他便是今日定亲宴的主角,战神君子商。

  曾经听过宫铭玉介绍这位战神,是这几十万年来,最厉害的,上黄泉下碧落,再也找不到一人与他匹敌,就算是我,身负一半父神之力,也只能勉强与他打成平手。

  听说,这位战神曾经凭神界三万兵马抵挡了魔界十万兵马入侵,当年那场战争,伤亡十分惨烈,此后,阴间的奈何桥都快要被战神剑下之魂踏破,三年之久,奈何桥魂来魂往,尽数都是那一战失了小命的妖魔。

  还听说,神界九公主白荨下界之时不幸堕入魔道,犯了杀戒,本应受一千道天雷,却只受了一百道,剩下九百,尽数被战神受了。

  一百道天雷,劈得九公主六万年法力没了个七七八八,可是战神受了九百道,只是闭关修养了五十年,便恢复了七成法力。

  这一件件传说,听得我是心生崇拜啊,怎么说,这位战神实在是太逆天了!九百道天雷,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可是战神他却这么硬生生地受了,着实令人佩服。

  得知他是战神,我不禁觉得奇怪,看了看他,说:“战神,你今日不是还要与公主参加定亲宴么,现在估摸着都开席了吧,你怎么不出席,却在这里?”

  君子商听见我的话,侧目看我,说:“你知道我是战神?”

  我点头,说:“战神名声遍布四海,小神岂有不知之理?听说战神今日与公主定下婚事,喜结良缘,小神特意前来祝贺,不巧却迷了路,没成想倒在这里遇见了战神您。”

  2更新X0最8快上6酷(匠网@

  其实,我从不会说什么客套话,可这一次,不知怎的就说出了如此文绉绉的一番话。我估摸着,是因为面前站着个如此风雅的神仙,而他说话,也是十分地风雅。我要是在他面前,说起话来直白得要死,显得我好像颇没品位。不过,我终究还是不适应这种客套话,一番话下来,连我自己都被自己恶心到了,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君子商十分礼貌地笑了笑,并没有打算告诉我为什么今日是他的定亲宴,他却不去参加,而是对我说:“你迷路了?”

  我点了点头,尴尬地笑笑,说:“让战神见笑了,小神的确是……迷路了,不知战神可否带小神前去赴宴?”

  君子商点头,说:“可以,不过,三生姑娘不必一口一个战神地叫我,叫我子商即可。”

  有人为我带路,我自然是乐意的。但是,战神他让我直呼他的名字,我却是十分地惶恐,他可是战神,如今,还是天君的准女婿,毕竟尊卑有别,虽然我不算是身份低微,却也不是什么大头目,直呼其名,终归是显得我没有礼数。但是,战神既然开口,我也不好驳他面子,于是,我强扯出一抹笑,开口说道:“好,子商……”

  其实,我着实没有料到,君子商身为战神,不仅打架的本事了得,识路的本事也是极好的,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弯弯绕绕走过几十圈后,终于出了园子。

  刚离开园子,还没有走几步,我便猛然想起,我与战神同时出现在战神的定亲宴上,而且同样都是姗姗来迟,终归说出去不大好听。想清楚这一层,我便干笑两声,对君子商说:“战神,小神忽然想起还有一些琐事未了,就先走了罢,等会儿小神便去赴宴。这是小神的贺礼,万望战神能够收下。”说罢,刚准备从怀里掏出那颗碗口大的夜明珠赠于君子商,君子商便开口说道:“三生姑娘莫非是觉得与我一同入席不妥,怕会惹出什么闲言碎语来,才借故先走吧?”

  被说中了心事,我微微有些心虚,却还是强自笑道:“战神乃是多虑,小神着实是有要事需做,就不陪战神一起赴宴了。”说着,我从袖中取出那颗夜明珠,递给君子商,说:“此乃小神的一点心意,这颗夜明珠乃是小神从家师那里要来的,如今,便借花献佛,送给战神罢,还望战神莫要嫌弃。”

  这番客套话说得极好,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竟有如此这般的好口才。话说,这颗夜明珠可是个好货,我好不容易才从师父墨言上神那里求来,如今给了战神和九公主,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有些舍不得。不过,既然是天君嫁女,礼物就不能给的太寒碜。

  可是君子商好似没有想放我的意思,剑眉微挑,似是极力在压制着笑意,不过,这笑意还是从嘴角溢出。顿了顿,君子商对我说:“你我二人清清白白,有何好避嫌的?”

  我觉得这位战神肯定是和我过不去,他身为战神,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清清楚楚,此时此刻,明显是要跟我杠上了。可是我要是躲躲藏藏的,反而显得我小家子气。我没有办法,思来想去,忽然灵机一动,施了个仙术,化作男儿身,对君子商说:“罢了罢了,既然战神执意如此,小神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虽说清者自清,但是难免有些嘴碎的人,话说出去到底是伤了战神和九公主的名声,这让小神如何担待得起,还是避嫌为好,避嫌为好……”

  此话说的,我自认为是滴水不漏,让人挑不到错处。事实上,君子商也并没有挑到我这句话的错处,而是看着我,笑了起来,说:“没想到,三生姑娘扮起男人来,还挺像模像样的!”

  我重重扶额,默默无语中……

  既然事情解决了,我转身欲走,还未走三步,就差点撞上了一名女子。

  这名女子长得真真是极美,眉清目秀,有一双如清潭般的星眸,幽蓝闪耀,鼻梁高挺,朱唇如一点桃瓣,分外优雅灵动。身着一身红裙,像是彼岸花一般,美丽高贵,长裙红似鲜血却并不妖媚,此等姿容,实乃世间尤物。

  我不禁失声叹道:“我勒个乖乖,长得好看的有些逆天了吧?”

  而我身后的君子商,看见了我眼前的女子之后,似是有些吃惊,皱了皱眉头,说:“卿……九公主?”

  我这才明白过来,眼前之人,是今日定亲宴的女主角,九重天上天君的女儿白荨。

  意识到这一点,我赶紧对着九公主白荨行了个礼,口中念道:“小神参见公主殿下。”

  白荨挥了挥手,示意我不用继续行礼了,接收到她的命令,我便站起,还未来的及让我说什么,白荨已经急不可耐地走近了战神君子商,深深凝望着他,说:“怎么宴会举行了这么久,也不见你来?如果你真不想办这场婚事,我亦不会逼你,只是有些人,你这辈子都不要想再遇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